一个时辰之后,整个将军府立马白装素裹,一副大办丧事的样子。
整个昭国国都城内掀起欣然大波,百姓议论纷纷,众说纷纭。
有说羌国长公主突患恶疾去世,有说昭国将军突然悔婚,故意为之,也有百姓担心这又会引起两国大丽嘉战LJ等等,一时间流言蜚语满城。
然而渺风院内,顾衍之孤身一人坐在桌前,桌上原本的红枣,桂圆,花生等纷纷掉落一地,无人敢上前清扫。
原本的桌子上静静的放着一个盒子,旁边紧挨着放着一块半环形的游鱼玉佩。
夜幕来临,整个将军府弥漫着一股悲凉的气氛。
苏尧一进来就看到整个府里触目惊心的惨白。心中一惊。
她从一早就在驿馆等着顾衍之来接她,满心欢喜。
然而直到下午也没有等到接亲队伍,身边随从禀报说顾衍之早就掉头回府,她还不敢置信。
于是自己只身前来,一进府,就看到原本对她恭敬异常的下人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着她。
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手在袖子中紧紧拽起,手中手帕好像下一刻就要身死他乡。
以后再要你们好看!
苏尧想着,不去管那些下人,慢慢往渺风院走去……
一走进就看到顾衍之整个人被笼罩在黑暗中,她不明所以。
“墨卿,你怎么了?今天不是我们成婚的日子吗?”
苏尧眼眶带泪,委屈的说着。
“你不是说要等良辰吉日迎我进门,此身不负吗?”
顾衍之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一般看向她,眼里闪过一丝莫名情绪。
“夏初筝死了,你知道吗?”他紧盯着苏尧一字一句开口。
苏尧心中一跳,感觉身体出现一丝凉意。
“我不知道,墨卿,你为什么要这么问我?”
难不成是发现了什么,应该不会的,他们都已经被我处理了,这件事世上再无第二人知晓。
定了定神,苏尧强装镇定说道。
“无事,随口一问,我让人送你回去,婚礼推迟,今日不吉,等算好日子,我就迎你进门。”
“放心,要不是一年前你在两国边境救我,我早就死了,我答应过你,此生不负。”
顾衍之看着桌前的盒子,低头淡淡说道。
听他说起一年前的事,苏尧心里有些害怕。
一年前,她只是在边境发现了顾衍之躺在一个一颗树下,虽然他周身有伤,但显然已经被人处理过了,不会再危急生命。
但是当顾衍之睁开眼看到她询问她是否救了他时,苏尧默认了。
她早就在之前一个偶然的场合见过顾衍之,对他一见倾心,所以顾衍之误会的时候,她没有解释,直接担下了顾衍之救命恩人的身份。
两人也逐渐暗生情愫。
一定不能让他知道真相,否则……
苏尧不敢往下想去,听他的话跟着下人回到驿站。
一到驿站,苏尧立马叫来贴身丫鬟环佩。
“夏初筝之事,有没有处理干净?”
环佩闻言,心里闪过一丝慌乱,又立马掩盖下去没被发现。
难不成公主知道了自己的事?不然为何要如此询问。
“回公主,已经处理干净了,都已经灭口”环佩低头恭敬回答。
“那就好。”
苏尧松了一口气,随即想到今天之事,心中发恨。
“你活着挡我的路,死了还要碍我的事,早知道就该将你挫骨扬灰!”
神情在黑暗中逐渐扭曲起来,像个恶鬼一样。
……
这边顾衍之看着苏尧走出去后,抬手摩挲着玉佩,开口说道:“影子,把夏初筝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调查清楚,不得遗漏丝毫!”
下一刻空无一人的房间传来声音,“是,将军。”
夜晚,万籁寂静,世间所有藏污纳垢之事由此发生,光明希望也由此产生。

第十二章 大雪纷飞

十六年前。
冬季,大雪纷飞。
这天,连下了多日的雪终于停了。
昭国都城外城隍庙内。
“吱”的一声,庙外大门被打开,走进来几个衣着不凡之人。
这些人簇拥着一个看起来七八岁左右身穿狐皮的孩童,对他颇为紧张。
这时,旁边一人看着这个孩童说道:“公子,回城还有一段距离,我们需要在这里暂时休息片刻。”
“嗯,那就在此休息片刻吧,不要耽搁太久了,本公子还得带新鲜的鹿血给父亲呢?”孩童转了转眼珠,人小鬼大的说着。
“是。”旁边之人恭敬回答。
说着几人往外面走去,把一些受伤的动物抬进来,放在一旁。
孩童看着放在旁边的动物,露出满意的笑容:“父亲说的没错,冬季果然是打猎的好时候,动物没有吃的,纷纷从深林深处走了出来。”
此时,城隍庙内突然传来一声动静。
这些人立马警觉起来,拔起手中的剑朝周围看去。
一人站在城隍庙香案前,一把揭开遮挡的布,往下看去……
“公子,这里面藏了一个人。”
孩童听完跑来一看,果然看见案桌里面躲着一人,瘦瘦小小,浑身颤抖的蹲在角落。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孩童说道。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