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好像很森*晚*整*理吵,很多人在跟她说话,也有不少人着急忙慌跟贺牧尘走了,但薛惜寒耳边嗡鸣一片,似乎什么都离她很远了去。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的屋里。
丫鬟春玉替她委屈至极:“小姐,世子怎么能这样对你,订婚日抛下你去找其他女人,这会让你被全天下耻笑的!。”
“不怪他。”
薛惜寒望着梳妆台上被拼凑放置的那枚碎玉,心尖泛着苦涩。
不怪他,只怪自己蠢笨。
前世教训不够,非要今生又撞一次南墙。
如今不过是自讨苦吃。
贺牧尘这一去,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来。
他是带着杨嫣儿回来的。
杨嫣儿的身上甚至还亲密地披着贺牧尘的外衣。
孤男寡女,共度一夜,这样姿态归来,登时引起一片轩然大波。
薛惜寒就这么看着贺牧尘对杨嫣儿关怀备至,叫人送回。
待安顿完杨嫣儿。
贺牧尘似乎才记起她这个未婚妻,到她面前准备解释。
然薛惜寒已经不想再多听他一个字。
她先开了口:“世子,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
“你我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再不相干。”

第9章
贺牧尘怔然。
没想到薛惜寒会这般决绝。
薛惜寒也不给贺牧尘再多说什么的机会,转身离开。
春玉不知去了何处。
薛惜寒从柜中拿出包袱。
姑姑迟迟未归,对贺牧尘也已死心。
这侯府如今已无她留恋之处,更无她容身之所。
她决定离开侯府。
薛惜寒简单收拾了些贴身行李。
可她才踏出门,却被贺老夫人领人拦下。
“把她给我捆起来!”
“小小年纪就如此放荡,果真跟你姑姑一脉相承!”
薛惜寒被押着,但听见老夫人提及姑姑,脸色煞白:“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夫人没回答,冷冷将人压到水塘。
岸上早已绑着一男子。
老夫人问:“你可认得他?”
薛惜寒看着陌生男人,摇头:“不识。”
这架势惊动了全府。
这时贺牧尘匆匆赶来,护在薛惜寒身前:“祖母,你这是做什么?”
老夫人神色冷厉,对薛惜寒厉声呵斥:“你这小蹄子以前想尽法子要嫁世子,怎么昨日放手得这般轻快,原是早有了奸夫!”
薛惜寒当即否认:“我根本就不认得他!”
谁料那男人却对薛惜寒很熟悉的样子,喟叹。
“你我都到如此关头了,也算是生同衾死同穴,就不必再偷偷摸摸了,只怪我不够谨慎,在你要与我私奔这日被抓。”
“胡言乱语!”7
薛惜寒苍白脸驳斥,紧盯着那男人:“我从未见过你!”
这个男人的脸,前世今生,她都没见过!
见状,贺牧尘还是站出来阻止:“祖母,这事该调查仔细,不能轻易断定,我信寒儿不是这样的人。”
薛惜寒心口一时发酸。
而老夫人冷哼:“你糊涂!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就是太善良了!这事乃是她贴身丫鬟春玉作证,说她与这奸夫苟且已久,今日约好要私奔,才果真叫我抓个正着!”
贺牧尘脸色骤然一怔,皱眉看薛惜寒。
薛惜寒心头猛然震颤,不可置信看向春玉:“我自幼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如此诬陷于我?”
春玉则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她。
却哽声坚持:“小姐,你莫怪,我不过是实话实说。”
薛惜寒通红眼眶,挣扎着想冲过去,却被人死死按下。
她否认坚持:“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老夫人却严令:“这等腌臜事出现在侯府,简直败坏门风!以家法打上三十大板后,直接沉塘!”
“是!”
板子即将落下时,贺牧尘冲上前拦住,他眸色冷凝。
“祖母,何必到沉塘地步,不如就放她离开吧。”
见状。
老夫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狠下心:“来人,把世子拉开。”
“世子,世代祖规如此,你如今要偏袒她,就是放任侯府未婚与人通奸的世风,将来传出去,你让我们侯府其他女子如何自处?你想过你的妹妹们日后会被外人怎样猜测?”
字字句句下来。
贺牧尘护着薛惜寒的手终究还是松了下来。
全身血液仿佛一瞬凝结。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