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这么重视叶袅袅?
重视到哪怕毫无根据,也可以断定是她的出现刺激了叶袅袅。
秦严,他真的只把叶袅袅当妹妹吗……
手无力地垂下,舒苒几乎一夜未眠。
而他也没有回来。
那股失落难受的心情霸占了舒苒的心,让她根本平静不下来,为了不让自己乱想,她索性出发去了姜母居住的地方。
一回娘家,舒苒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抱着姜母不肯松手。
姜母的眼睛早年在一场救火行动力被熏瞎了,看不见,但心却是最明亮的,总是能最快发觉舒苒的心事。
“然然,你是不是不高兴,跟阿勋有矛盾吗?”
第六章
舒苒神色一暗,“没有,我就是来看看您。”
姜母知道这个女儿跟自己一样倔,也不再问,只是抱着她,“夫妻俩之间有问题一定要沟通,我当年做搜救员比你还忙,也经常跟你爸沟通啊。”
“我知道,我就是心有点乱。”
姜母拍拍她的手:“那就更要沟通了,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相互支撑,相互信任。”
听到“信任”两个字,舒苒愣了愣,忍不住心里一空。
也许,她真的应该更信任秦严一点。
半晌,她笑了笑,抱着母亲撒娇道:“知道了知道了。”
没待多久,舒苒就提着母亲给他们准备的饼干离开了。
在娘家待了一会儿,她觉得心情开朗了很多,在路上又想起了秦严还爱吃中心路的一家干果,反正休假也没事,她下车后,打算绕过去买点回家。
走到一个红绿灯前,她一抬头,却看见了马路对面的便利店前,一只手拿着冰激凌的秦严。
他旁边站着的正是昨天晕过去的叶袅袅。
舒苒瞬间愣住。
接着,她看到秦严拿着小勺舀了一点冰激凌,小心翼翼的喂给叶袅袅,他似是不想让叶袅袅多吃,总是只喂一点,但架不住叶袅袅撒娇,只能一勺接一勺的给她。
绿灯到了,舒苒仿佛没看见,只僵在原地看着前面,眼睛一眨不眨。
不知怎么,她想起了刚结婚时,有一次姜天,她生理期来了,但因为天气实在太热,趁着秦严不在家偷偷拆了一袋雪糕。
谁知道晚上他一回家,就从垃圾桶里找出了包装纸,舒苒被抓了个现行,窘迫的不行。
但秦严向来寡言,他并没有说什么,只不过脸色冷到任谁看到都知道他在生气。
第二天,冰箱里的冰淇淋全部离奇失踪。
但是现在,别说她在生理期吃冰激凌了,就算受了伤,他也能冷漠的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自己。
冷酷的现实有过往的回忆作对比,更显得惨烈。
她静静地看着对秦严喂了叶袅袅七八口,就再也不肯让她吃了,不管叶袅袅怎么求都没用。
最后,舒苒有些狼狈地转身离开。
她忽然开始怀疑,秦严是不是从一开始喜欢的就是叶袅袅?只不过迫于跟自己两家的约定才娶了她。
毕竟,即便是刚结婚时的那一年,两人虽然和睦,她也并没有过多的体会到他的喜欢过。
更多的,也许只是他把她当成妻子,在适应丈夫这个角色。
但是显然,比起丈夫这个角色,他更加适应照顾叶袅袅的角色。
舒苒脚步凌乱,回到家,她努力平静下来想了许久,在姜母家做好的心理建设因为刚才的画面被彻底打碎!
三年夫妻生活的点点滴滴在她眼前放映,可大部分能回想起来的,都是秦严对她的冷淡,和对叶袅袅的偏爱。
她又想起了叶袅袅在医院说的话。
别再自欺欺人了。
舒苒闭了闭眼,她想,她不能再一个人胡思乱想了,妈妈说得对,她应该跟秦严好好沟通一下。
晚上九点,秦严回来了。
他看上去有些疲惫,大约是科室太忙了,还没等舒苒开口,就拿着衣服越过她去了浴室。
秦严洗完澡出来,看见舒苒坐在床侧,他怔了怔。
舒苒站起来看向他,深呼了口气,开口道。
“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你和叶袅袅了,你,是喜欢她吗?”
被迫参加酒局,她被阴鸷金主搂住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舒苒秦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街上?
秦严这才想起来,今天袅袅死活不肯做检查,最后是同事找到了他,让他去劝劝。
得知她想出去透透风,秦严才带她去街上。
又注意到她的后半句,他眼神沉下来:“你什么意思?”
舒苒心里微堵:“如果你喜欢的是叶袅袅,我可以选择退出。”
秦严眼神一僵,正要说话,却忽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高速公路发生连环车祸,有数十个人受伤送到了医院,他需要马上回医院做手术。
人命大于天,挂断电话后,他没有再回答舒苒的问题,急匆匆换了身衣服便再次踏进黑夜。
卧室再次回归寂静,舒苒站在原地,止不住的心酸。
当夜,秦严没有再回来。
而第二天,舒苒的休假也已结束,回到基地,正好到了搜救员们集训的日子,他们需要封闭训练一周。
舒苒换上训练服,思来想去,还是在更衣室给秦严发了条短信。
【封闭训练七天,暂不回家。昨天说的事,你有答案了吗?】
发出去后,她默默等待了十分钟,却毫无回应,等到外面的集结哨响起,她才终于死心,将手机放进衣柜里,转身出去。
另一头,秦严忙了整整一晚,直到天亮才终于有空隙时间。
他在医院的休息室小憩了一会儿补充精神,醒来时将手机开机,舒苒发的消息便弹了出来,他盯着后面那句话,眸色渐渐加深。
刚点进对话框,外面却传来同事喊他的声音。
“周医生,有个病人伤口裂了!”
他一顿,答应了一声,将手机再次放进兜里走出去。
六天后,舒苒率先结束了这次训练。
因为,一向体能优秀的她,在训练的时候居然晕了过去,队员们把她送去检查,结果……
直到把怀孕报告拿到手上,舒苒都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领导当时就准了她提前结束训练,回去休息。
可是舒苒看着“确认怀孕”的字样,心里却一片茫然,她居然在这种时候怀了秦严的孩子?
自从那个孩子意外流产,她一直期待着能再次生下两人的孩子,好弥补失去上一个孩子的钻心之痛。
但因为他们工作都太忙了,便一直耽误。
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
她不确定,两人还有没有必要走下去的时候。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孩子的爸爸,舒苒思索良久,最终决定还是回去和秦严好好谈谈。
晚上,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家里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他的踪影。
那冷清的样子,让舒苒觉得,可能他这几天都没有回来。
医院的工作很忙,这舒苒是知道的,放在以前,她根本不会想要打扰他,可是这次,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她心里既期待又害怕,只想和秦严之间赶紧有个结果。
于是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但他却始终没接。
也许是孕妇总是容易不安,她锲而不舍的打了很多个,直到手机没电关机,她才终于放弃。
也终于冷静了下来。
算了,也许是医院太忙了,舒苒先去洗了澡,强迫自己睡下。
第二天,她早早就起来,去买了菜回来做了几个秦严爱吃的菜,装好盒后,便提着去了医院。
走到大厅,她问护士站的护士:“你好,请问秦严医生在吗?”ṋ ḿ ẑ ḽ
护士抬头看她,以为又是哪个周医生的爱慕者,不耐烦的道:“周医生的女朋友昨天手术,他请了假,今天不问诊!”
舒苒霎时一僵。
女朋友?
护士想让她知难而退:“对啊,周医生对女朋友可好了,虽然她有先天性心脏病,但周医生不离不弃,还宠的很呢。”
舒苒脸瞬间苍白一片,先天性心脏病……
她知道是谁了。
医院里的人并不知道秦严已婚,见他对叶袅袅那么关心,叶袅袅也十分依赖他,自然而然就认为两人是情侣关系。
舒苒脚步凌乱的走到住院部。
所以,他昨天没有接她的电话,不是因为工作忙,而是因为,陪在叶袅袅身边?
很快,她找到了叶袅袅的病房,她提着食盒站在窗边,看到秦严和婆婆都陪在叶袅袅身边。
“袅袅,做了手术,以后身体就好了,再也不用担心了。”婆婆热切的握着叶袅袅的手,关切的样子是舒苒没看到过的。
秦严也坐在床边,为她拨开一个橘子,温柔地递到她嘴边。
三个人其乐融融的氛围,让舒苒觉得自己多余。
接着,婆婆松开了叶袅袅的手,转身给她倒水,舒苒的目光却倏然一滞,死死盯着叶袅袅的脖子。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