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心晴话说到一半就猛地捂住心脏,当场晕了过去。
抢救室外。
沈父沈母无比焦急。
沈母回头看着宁曦倪面无表情的脸,当即怒气直冲脑顶,扬手就对宁曦倪落下狠狠一巴掌!
“你故意的!你是故意来晴晴面前炫耀!你心肠怎么如此歹毒?!”
“歹毒……”
宁曦倪摸着脸颊,看着眼前这个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女人,一颗心终于冷透。
她缓缓开口:“我和我丈夫做了正常夫妻间该做的事,作为我的妹妹,牧尘的好朋友,沈心晴为什么会因此受到刺激?”
话落,走廊安静异常。
沈母怔在原地,身为一个女人,她也意识到什么。
这时,身后传来牧尘的声音:“怎么回事?”
这个时间点,他原本该在工作,也只有沈心晴能让他抛下一切迅速赶到。
宁曦倪自嘲的扯了下嘴角。
沈母刚被宁曦倪的话震惊到,就乍然见到牧尘,不免心头复杂,一时无法言语。
牧尘目光从宁曦倪身上掠过,见到她丝毫未加掩饰的脖颈处时,脸色瞬间冷沉。
“你跟我出来!”他一把拽过宁曦倪的手腕朝外走去。
走出一段距离后,他将人死死压在墙壁上,眼底涌上怒意——
“你就这么恨不得跟全世界炫耀你的战绩吗?”
医院的墙壁又冰又硬。
宁曦倪感到身后撞上的地方生疼。
她咬牙抬眼看去。
四目相对,看清牧尘眼底的厌恶,宁曦倪呼吸一窒。
永远是这样,只要是碰上沈心晴。
他永远都能失去理智,不论是非对错,永远偏向沈心晴。
哪怕他已经成为她实际的丈夫。
最后一丝爱被搅得粉碎,宁曦倪冷冷开口:“你的痕迹我还没必要炫耀。”
牧尘一愣,心口莫名一堵。
这时,抢救室传来沈母的喊声:“吟寒!晴晴醒了!她想见你!”
闻言,牧尘毫不犹豫松开宁曦倪,转身快速离去。
他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宁曦倪无力地顺着墙壁滑落。
等她回过神来时,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布满泪水。
她匆忙抬手狼狈擦去。
这时,一张纸巾递到她面前。
抬眸看去,是穿着白大褂的齐景旭。
“起来吗?”齐景旭什么都没问,只是向她伸出手。
这熟悉的一幕,好似在前世也曾发生。
曾经,宁曦倪握住了这只手,然后又被这只手抛向深渊。
现在,她明白了一个女配不该去奢求属于女主的温柔。
“不用,我自己可以。”
宁曦倪兀自起身,可下一秒,她眼前一黑整个人往前栽去!
“妍妍!”
齐景旭心下登时一慌,忙伸手将她接住,将其打横抱起离开。
回头找宁曦倪的牧尘正好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神色骤然变得冰冷。
第9章
牧尘定定站在门口,周遭气压低得可怕。
后方却传来沈心晴的呼声:“姐姐怎么还在和齐医生……”
话说到一半,她猛地捂住嘴。
牧尘转过身:“什么意思?”
沈心晴神色惶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