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有些问题,已经没有再问的必要了。

她已经得到答案了。

舒苒深呼吸一口气,心如死灰的转身离开。

而她走后,秦严有感应般抬起头,往窗边望去,他刚刚,好像看见那里有个人影?

但那里已经空无一物,秦严皱着眉,又想起什么,转头看向周母:“妈,我的手机呢,昨晚一直放在您那儿,有人找我吗?”

周母一顿,脸上有些心虚,从口袋里掏出他的手机递给他:“没人找你。”

秦严接过,看见来电记录那里果然空荡荡的。

舒苒回到家时,一行冷冷的泪水终于划过脸颊,她向来不喜欢哭,但终究还是忍不住流了泪。

她没再联系秦严,只一个人麻木的吃饭、睡觉,休息。

直到两天后,秦严回家,见她已经回来,他顿了顿,神色有些异样。

以前舒苒集训前后一定会发短信告诉他行程,这次却只是默默地回家。

但他并没有想太多,径直绕过她,从柜子里拉出行李箱开始收拾行李。

这样的冷淡令舒苒的心一沉再沉,以为他收拾行李是去医院照顾叶袅袅。

而叶袅袅脖子上的平安符,也始终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舒苒终于忍不住,走到他身前,麻木的开口。

“秦严,我们离婚吧。”

他收拾行李的动作一僵,终于抬起头看她,见舒苒表情认真,他蹙眉:“你又怎么了?”

舒苒转身,不再看他:“只是不想再相互折磨了,离婚吧。”

第九章

听到“相互折磨”,他双手紧了紧,又伸手看了眼表,有些烦躁的将行李箱拉上。

“这件事等我回来再说。”

说完,他急匆匆的离开了卧室。

离开家后,他并没有去医院,而是打车去了机场方向。

舒苒心里空了大半,不愿意再去想他,关上灯沉默的上床睡觉。

秦严离开后就没有了音讯,舒苒也没有去找他,过了两天,她在电视上忽然看到了邻市突发山火的消息!

舒苒双眼蓦的睁大,点进搜救员群,却没有一个人提起这件事,她立刻打电话给副队长。

“长远市山火,有没有向我们请求支援?”

那头,副队长有些为难:“有,但队长,我们没打算带你去,你怀孕了啊,哪有让孕妇上火场的。”

舒苒这才想起来自己怀孕的事。

可是……

她抬眼看到电视里火光滔天的样子,忽然想起,十年前,也是这样一场山火,她的妈妈在扑灭山火过程里,被烟伤了双眼。

姜母告诉她,她这双眼睛,是献给了热爱的消防事业,她一点也不后悔,只是以后不能再继续做搜救员,姜母总是有些淡淡的感伤。

舒苒一直以自己的母亲为骄傲,更想要承担起母亲的职业梦想。

心中的想法越来越坚毅,几秒后,她慢慢道。

“我现在就归队!”

队里其他人都拗不过舒苒,只能等她归队,跟众人一起奔赴长远市。

下车后,他们在山下看到已经有无数个汇集而来的搜救队员。

大家穿着同一颜色的搜救服,背后印着各自所属的地方。

天南海北的人,为了彼此共同的职业信仰,不惧烈火,无畏生死,为守护人民财产和安全,奋力拼搏。

乌泱泱的人群里,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句“万众一心,绝不服输!”

接着,一声又一声的“万众一心,绝不服输!”此起彼伏。

舒苒热泪盈眶,也坚定地喊出:“万众一心,绝不服输!”

明知火势凶险,却没有一个人退缩,所有人都抱着一个想法——这世间危险的事,总要有人去做,岁月静好,也总有人要负重前行!

大家鼓完气,便投入到了紧张的救火行动中。

这座山上有很多杨梅树,这个时节有很多游客在山上采摘杨梅,急需救援。

看着义无反顾冲进大火的同行们,舒苒也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在半山腰,她找到一对被困的母女。

那母亲紧紧的抱着孩子,周围是三颗正在燃烧的杨梅树,她们被死死困住出不来。

舒苒立刻拿着手上的油锯,毫不犹豫的朝杨梅树锯去。

火越来越大,她带着手套的手已经被烫的通红,但还是不肯放手,终于将三颗几近枯木的树锯倒。

“跟我走!”

她气喘吁吁地拉起母亲和孩子,带着她们往山下走。

在又经过一片烧的灼烈的树木时,她小心翼翼的将两人护在身后。

忽然,舒苒听到一声极轻的断裂声!她立刻抬头看去。

不好!是旁边一颗极高的大树已经被烧断了!

“快走!”

生死之间,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舒苒一把将那母女用力往前一推。

而那颗熊熊燃烧的大树已然轰然倒下。

砰的一声重响,重重压在了舒苒身上!

隔日,秦严结束了邻省的医疗研讨会。

回来的路上,他忍不住想到舒苒提起的离婚,心里一片混乱。

那天临时要来开研讨会的事太匆忙了,他甚至没时间好好跟她谈谈。

秦严揉了揉眉心,下了飞机就给舒苒打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他皱了皱眉,提着行李正要走,一抬头,却看到舒苒的妈妈被护工扶着站在大厅里。

他眉毛一挑,走了过去。

“妈,您怎么在这儿?”

姜母一抬眸,秦严才看见她无神的双眼满是泪光,整个人也好像苍老了十岁,听到他的声音,更是忍不住抽泣起来。

秦严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一股不安的预感逐渐升起。

姜母嘶哑开口:“我在……等然然,你跟我一起接她回家吧。”

接她回家?

她去了哪儿?

秦严刚想继续问,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他转身望去,大脑瞬间一空。

舒苒所在支队的人几乎全来了,为首的领导更是神色悲痛,捧着一个方正的木盒,上面盖着国旗,正向他们走来。

他周围,还站着四个穿制服的军人。

五个人一步步整齐的走到姜母和秦严面前,朝他们郑重地递来那木盒,姜母接过木盒,终于忍不住,瘫倒在地上,哭得肝胆俱裂,撕心裂肺。

“然然——”

与此同时,四个军人庄严敬礼,众人红着眼睛,高声大喊——

“北临市第一搜救支队全体成员,一起接我们的英雄舒苒回家!”

第十章

震耳欲聋的告别声,回荡在整个机场。

也重重回荡在秦严的心里。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姜母手中的那个盒子,仿佛直到此刻,他才无比清楚的意识到,这个里面装着的是什么。

舒苒的骨灰吗?

哪怕这种念头只在脑海中闪过一秒,他也觉得四肢百骸像是被人活生生的从外往里拆开,整个人都痛到难以窒息。

怎么会?

他才刚刚出去一天。

为什么前天还在跟他说着话,叮嘱他小心的人,下一秒,就会变成一捧骨灰。

他是医生,素来见惯了生死。

可是没有人告诉他,应该怎么接受他妻子的死亡。

这是梦。

一定是梦。

秦严踉跄着想要往前走去,却觉得眼前一阵晕眩,最终整个人一头栽倒在地。

“暮勋!!!”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一天后。

秦严已经到了医院里,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舒苒,居然是姜母。

她的双眼通红,显然是哭过了。

看到她的眼睛,秦严竟然不敢开口。

明明心中有无数个问题,可是他不敢开口去问。

因为他害怕得到那个答案,害怕知道舒苒已经彻底离开的事实。

“妈……舒苒……”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竟然已经哽咽。

从来没想到过有一天,他竟然会对舒苒这么在意。

姜母双手紧握,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忍住不让自己崩溃。

“然然,牺牲了。她是我们的英雄……”

话说到这里,她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

舒苒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更是她心爱的宝贝,谁的痛又能痛过她呢?

知道消息后,她一度差点昏厥过去,可最后还是挺了下来。

秦严如同被抽离了魂魄,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

他不敢相信,舒苒就这样离开了他。

他还有很多话没有和她说,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弄明白。

譬如为什么她忽然要和自己离婚,为什么爱了那么多年说不爱了就不爱了。

心好像缺失了一块,他痛得呼吸不过来。

“舒苒,现在在哪里……”

他强撑着身体,看向姜母,他要亲眼看到舒苒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才会相信这个事实。

“暂时还没有找到舒苒,现场火势太大,南面已经全部化为了焦土,很有可能……有可能已经找不到了……”

秦严没有想到会是这么惨烈的回答,怎么就找都找不到了。

不可能的,这绝不可能。

既然还没有找到,那是不是可以认为,她只是消失了,并没有从这个世界离开。

想到这里,他忽然便振奋起来。

“舒苒没死,舒苒没死,我一定要找到他!”

虽然姜母同样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活生生出现在她得面前,可是这样的想法简直是奢望。

这样大的山火,整座森林被毁,她一个血肉之躯,怎么可能活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