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
他们龙凤怎么鼻子都如此灵验。
我心里直打鼓,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装着头晕。
「娘我有点头晕,想睡觉了。」
我靠着娘亲,由着她扶着我往寝殿走去。
我爹还想再问,我娘柔柔的接着开口。
「明天再说吧,孩子都累了,看这小脸瘦的。」
我嘴角一抽,险些装不下去。
娘,你是不是太夸张了?我这才出去一天啊!
等我终于躺在我自己的寝殿内时,才终于松了一大口气,提心吊胆这么久,总算能放下心来。
我四仰八叉在床上滚了几滚,高高兴兴的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梧桐界小酒馆内。
凤清砚揉了揉剧痛的头,醒了过来。
他望着胳膊上被掐出的红印发呆,头痛欲裂,完全想不起之前发生了什么。
他只记得,他跟一条虫精在喝酒,之后的事情……
嘶!
后脖颈怎么也那么痛?落枕了?
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凤王兴高采烈的踏进了房门。7
她刚坐下,就瞧着凤清砚一脸八卦的笑开了。
「听说,你昨夜跟个女仙睡了?人呢?」
「什么人?」凤清砚一脸懵。
「砚儿你别不好意思啊!娘很开明的。」凤王朝着他挤眉弄眼。
「母皇,别乱说。」凤清砚突然明白了凤王说的是什么,耳尖悄悄红了。
「你看你这一身的印迹……娘懂!」凤王捂着嘴,笑的更加灿烂。
凤清砚透过琉璃窗,也看到了自己脸上,脖颈上还有胳膊上的青紫印迹。
虽然他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肯定不是他娘想得那些黄色废料。
凤清砚整理了一下衣摆,眼神瞥到了一旁空着的锦盒。
他心头一惊,莫不是昨晚的女仙是那虫精?
好啊!居然还敢装着不能化形骗他!
该死的虫精,你给本殿下等着!
而另一端,龙宫内的我还没有睡醒,正抱着我的海马玩偶睡得正香。
在家足足修整三日,我才从变虫的屈辱中平复了少许。
这日清晨,我气冲冲的赶到了修真学院,势要找合欢宗的少宗主隗元算账。
要不是他,我怎么会有梧桐界那屈辱的一日游。
我腾云驾雾刚落地,就看见穿着花绿色的隗元扑了过来。
「贞贞,你几日不来学院了,我好想你……」
我眼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双手一划,一道水墙挡在我身前,替我挡住了隗元。
而隗元,也因此被浇了满身,变成了一副落汤鸡的样子。
「离我远点。」我冷着脸,冷冷说道。
一旁来往的同修们,都停下了脚步,看着我们这边的热闹。
「天呐,合欢宗的少宗主好有勇气,居然敢去招惹龙宫的皇甫贞贞!」
「你懂什么?这高岭之花能摘下来,可有成就感了。」
「可我看,贞贞好似很厌恶他哎。」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隗元丧气般的望向我,像是伤透了心。
「贞贞,你讨厌我吗?」他憋着嘴问我,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是,不要再靠近我。」
为了防止上次的事情再发生,我在我身侧都下了结界,筑起了四堵无形的墙。
「贞贞……」隗元在我身后喊着。
我却不再理会,朝着法修殿飞去。
飞到半路,越想越气,我又偷偷溜回去,掐了个隐身诀隐到角落内。
我看着前方跟花蝴蝶一般的隗元,悄悄拿出爹爹给我的法宝,一个愿力海螺。
我对着海螺悄悄许愿,让隗元倒霉三天吧,不,倒霉十天吧!
全章节皇甫贞贞凤清砚完整小说,抖音新书热荐皇甫贞贞凤清砚
海螺内飘出一丝看不见的灵力,渐渐缠绕道隗元身上。
不多时,就看见隗元走着路,都能平地摔破脸颊,喝口水,都能呛到肺管。
我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我走进法修殿,授课的长老还未到,同修们都在窃窃私语最近听到的八卦。
「听说了吗?梧桐界最新颁布了告令,他们在寻找一只会说话的虫精,悬赏一万灵石呢!」
「啊?真有虫精吗?」
「应该有吧,整个鸟族倾巢出动了,这几天到处飞呢。」
我在我的位置上坐下来,突然有些心虚。
梧桐界这么大张旗鼓的找那条虫,该不会是因为的打了他们殿下吧。
貌似,那天下手还不轻。
我暗暗安慰自己,没关系,只要我不靠近男人,就不会再变成虫。
凤清砚可没那么容易找到我。
我渐渐放下心来,长老也在此时走了进来,周围议Ns论声也停了下来。
我沉下心,跟着长老修炼起来。
我在修炼一道上,一向用功,在修真学院的成绩,也一向是名列前茅的。
无他,爹娘的仇家太多了而已。
我不多学点保命,指不定哪日就死翘翘了。
求生欲的驱使下,我的修炼速度也突飞猛进。
在同龄人中,基本上打遍无敌手的存在。
日子就在这样勤学苦修中一天天过去,时不时还能听见关于梧桐界的八卦。4
听说,找不到虫精,凤凰族的殿下发了好大的脾气,众人都在猜测他们是什么关系?
「该不会是什么,强取豪夺的桥段吧?」
「你说凤凰族的殿下,喜欢上一条虫了?」
「不会吧!他口味那么重?!」
我侧耳听着他们议论的越来越过分,暗暗捏紧拳头克制自己没有跳出来解释。
谁能想到呢,凤凰族的殿下是因为被虫精揍了一顿,这才如此大张旗鼓的寻找。
这个真相,想必整个修真界,也就只有我跟凤清砚知道了吧。
三个月后。
我在龙宫陪着爹爹娘亲用晚膳,娘亲突然开口说道。
「贞贞,天帝要过十万岁生辰了,我们明天要去赴宴。」
我嘴一张:「娘,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现在才说?」
我娘不好意思搔搔头,看向我爹。
「这不是跟你爹,这几日外出游玩忘记了吗?」
行,我无话可说。
我爹这时也开口接话。
「礼服都给你准备好了,明日记得早起。」
我点了点头,三两口扒完碗里的灵食,回到了寝殿兴冲冲的看我的新衣服。
一打开锦盒,一阵璀璨的光芒闪过,我连忙撇开眼,缓了缓这才拿起那条仙裙。
整体蓝紫色,上面缀满了细小的星钻,像是漫天的繁星。
一看就知道是我那老爹的审美,闪闪发亮。
我很满意!
明天,我一定是人群中最亮的仙女。
我喜滋滋的把裙子放回去,洗漱一番之后躺到了床上,却因为兴奋,久久不曾入眠。
因为,我已经好几百年没去赴宴了。
从我长成少女之后,爹娘就因为担忧我变虫一事,没敢随意带我出龙宫。
现在天帝寿辰,这么大的盛会,想想就很好玩。
我越想越精神,一直到凌晨才渐渐睡过去。
导致第二天一早,完全起不来床。
还是我娘看我久久未来,亲自到我寝殿内,把我挖了出来。
「贞贞,快些准备。」
我晕乎乎的任由一旁的侍女打扮着我,迷迷糊糊的换好衣服,化好妆容。
我就被我娘,带上了天马拉着的马车内。
一阵腾飞,我靠在我娘肩上打着瞌睡。
不知过了多久,我娘轻轻拍了拍我,嘴里喊道。
「贞贞,快起来,我们到了。」
我一听,瞬间精神了。
到我皇甫贞贞,闪亮登场啦!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