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了理裙摆发饰,跟在我娘身后,踏出了马车。
在我的行走间,仙裙一圈圈的荡开璀璨光芒,宛如夜星闪烁。
刚才还人声鼎沸的仙殿内,此时突然一静,随即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那些仙女是谁?」
「东海龙王唯一的女儿,皇甫贞贞。」
我听着这些议论声,越发挺直了脊背。
瞧瞧,本皇女就是长得如此牛逼!
我爹娘带着我,走到主座前给天帝献礼。
「东海龙族携妻小恭贺天帝大寿。」
「无须多礼。」天帝淡笑道。
「这是贞贞吧?出落的真是越来越水灵了。」王母在一旁说道。
「多谢娘娘夸奖。」我娘微微一笑。
我站在一旁,听着我娘跟王母互相恭维着。
突然,殿外传来仙侍的唱喝声。
「梧桐界凤王拜谒。」
随着凤王渐渐走近,我爹娘周身的气压越来越低。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要不是天帝王母在场,我估计他们就要打起来了。
不过我此时也无暇顾忌爹娘,因为凤王身后,凤清砚也来了。1
他今天身着一身紫色锦服,倒是巧合的跟我的衣服撞了色。
周围也响起一些议论声。
「这是凤族的殿下吧?他不是很少参加宴会的吗?」
「你看他跟贞贞殿下穿的衣服,好巧啊,居然同色系哎。」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他两蛮般配的。」
听见这些议论声,凤清砚抬眸看向我,我与他四目相对。
下一刻,他就很快移开了眼。
我的心,却因为做了亏心事直打鼓。
「爹娘,我们先落座吧。」我轻声说道。
「嗯,我们先坐。」我娘甩了凤王一个白眼,带着我到座位上坐好。
宴席开始,仙娥们在中央翩翩起舞,我却无心观看,眼神时不时瞥向对面的凤清砚。
我明显的动作,就连我娘都看出来了。
她掐了个决,在心底跟我传话道。
「贞贞,当年就是凤王领头给你下的诅咒,你可别糊涂看上她儿子。」
「我们狐狸和龙族,跟她们凤凰族,可一直是死对头。」
我心下一惊,他们之间居然还有这种隐情,难怪我爹娘视凤王为最大的仇家。
我点了点头,也在心底传话给我娘。
「娘放心,我只是没见过梧桐界的人,一时好奇多看几眼。」
我娘听见的如此说,心下放心几分。
我却在心底,越想越吃惊。
我听龟丞相说,当年给我下诅咒的,可都是爹娘的情敌们。
难道,这凤王当年也是我爹的相好?!
我不由看向对面,不经意看见凤王在瞪我爹,那眼神中仿佛跟刀子一般。
造孽!
这些往事想的我头发晕,宴席过半,我起身跟我娘说道。
「娘,好不容易上次九重天,我出去转转。」
「那你别乱走,遇到仇家赶紧给娘报信。」
我点了点头,在仙侍的带领下往外走去。
「贞贞殿下,这是王母的蟠桃园,你可以在此逛逛。」
「好,你先去忙吧。」
我一人往内走去,此时正值花开,繁花似锦。
我走进桃林深处,突然就见凤清砚靠坐在桃花树下,他手里提着一小壶酒,倒了一大口喝下。
酒水顺着他的下颌流下,说不出的潇洒肆意。
他抬眸朝我看来,开口道。
「这位仙子,我们是否在哪见过?」
皇甫贞贞凤清砚最后结局如何,皇甫贞贞凤清砚强推全文阅读无弹窗
我对上他一双波光滟潋的眼,心不由漏跳了一下。
「没有,这是我第一次见你。」我开口。
「是吗?真是奇怪,我却觉得不是第一次见你。」凤清砚若有所思的看着我道。
「没有没有……」我连连摇头否认。
真是倒霉,出来散散心都能碰见凤清砚。
他从喉间溢出一抹低笑,眼神却没有温度。
「贞贞殿下的声音,很像我曾经养过一日的虫精,」
我猛地一惊,却佯装生气。
「你什么意思?我可是皇甫一族的龙女!」
凤清砚见我生气,没有再追问,行了一个拱手礼当是赔罪。
「那是凤某唐突殿下了,请赎罪。」
凤清砚行完礼,就提着酒壶离开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心情很是复杂。
不多时,我娘就传了密音给我。
「贞贞,天帝有事宣告,快回来。」
「好。」
我应了一身,转身往回走。2
唉……在这遇见凤清砚,我都没有好好欣赏一下王母的蟠桃园。
仙殿内。
天帝看了一眼周围,站起身开口说道。
「在座的都是我修真界的青年才俊,正值本帝十万岁大寿,本帝决定开放璇玑秘境给一万岁以下的小辈们,望你们可以在秘境中,能有所机缘。」
天帝此话一出,就在殿内引起轩然大波。
众人难掩兴奋,激动的交头接耳。
「天呐,璇玑秘境可是上古大神遗留下的,听说里面有无上至宝。」
「天帝这下可是下血本了。」
「我刚好一万出头岁,可惜了,进不了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我爹给我塞了一个乾坤袋。
他附耳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贞贞,这就是爹娘带你来参加寿宴的目的,等会天帝开了秘境,你先进。」
我娘也凑了过来,神秘兮兮跟着说道。
「乾坤袋内有爹娘给你准备好东西,能保你在内一切顺利。」
不是吧!你们有事又不提前说!
「好吧。」我无奈应下。
天帝此时也拿出一方大印,掐了一道繁复的手诀,璇玑秘境的入口就在众人眼前打开。
可还没等我先进,秘境一阵光芒闪过,竟是直接择选了凤清砚入内。
凤王在一旁大惊失色,她大喊了一句:「砚儿……」
天帝却笑着道:“凤王不要急,这秘境有灵,它既然第一个选择你儿,想必他在内必有一番大机缘。”
话虽如此,但是众人都知道,福祸所依,里面既然有无上至宝,肯定也有大凶险。
情急之下,凤王险些脱口而出。
「可砚儿他……」
凤王看了一圈周围人,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这是凤凰族的大秘密,可不能在此时公之于众。
凤王紧急离去,从族内摇人去了。
我爹娘在一旁催促道:「贞贞,去吧,注意安全。」
我点了点头,应道:「爹娘放心,我一定拿到秘境至宝。」
我紧随凤清砚之后,飞身跃入秘境内。
我一落地,就细细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情景。
只见此处,是一处远古密林,山峦叠嶂,泛着浅绿色的雾气。
我眼见这雾气越飘越近,心下一凛。
这雾,怕是有毒!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