嘈杂的酒吧中,莫吉托被一双白皙柔软的手塞到他掌心里。
段榆景感觉到属于女人的指尖擦过他手掌,带起一阵明显的酥麻。
他整个人都僵了下。
莫吉托清甜的酒香缓缓上升,段榆景微垂着眸,正好对上时笙假装无辜的视线。
她惯会装乖卖巧,似乎是知道自己这样瞪圆双眼可怜巴巴看人的时候,很容易叫人心软。
兴许是受到酒吧内躁动氛围的影响,段榆景艰难地移开注视着时笙的目光,面上的怒容已经散去,声音却还是严厉的:
“怎么大晚上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玩,还喝酒?”
时笙有些不服气:“我都这么大了,凭什么不能到这里玩,又不是小朋友了。”
听到这话,段榆景低头看她。
时笙个子不算矮,一米六五左右,但段榆景的身高摆在那,垂眸看过去的时候,小姑娘鼓起腮帮子抬头生气地看着他,和小朋友也差不了多少。
意识到时笙开始生气了,段榆景哑然片刻。
随后,他妥协般叹了口气:
“我的意思是,女孩子一个人出现在这里不安全,如果你想来,可以叫上我。”
听到这话,时笙微顿,神情带上几分疑惑。
她觉得这话说的有些奇怪。
段榆景是她什么人啊?凭什么她去酒店要带上他?
但不等时笙细想,段榆景便不动声色地提醒道:
“前面在找人玩牌,你要过去试试吗?”
闻言,时笙成功被转移注意力,果不其然看到不远处一堆人聚在一起,桌面上摆着纸牌和骰子,还有几瓶酒。
她有点心动。
时笙犹豫着:“我不认识他们,要是欺负我怎么办?”
段榆景说:“我在,不会。”
他语气淡然平静,带着绝对的自信。
时笙看着他,不由自主地被蛊惑,而后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两人加入到玩牌的队伍中去。
年轻的男男女女玩的热烈而大胆,输了牌之后便是几大杯啤酒下肚。
祁野时笙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祁野时笙穿越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
时笙也输过几把,但段榆景不让她喝酒,那几杯啤酒最后都进了段榆景的肚子里。
酒桌上玩家向来排外,尤其喜欢欺负时笙ᴊsɢ这种看起来白嫩乖巧的小姑娘。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桌没人主动上来招惹她。
有人倒是想,但女孩身边坐着的男人一看就不好惹。
虽然看起来是斯文俊秀的模样,但挽上去的袖子下露出的小臂肌肉结实,力量感十足。
姿态从容淡定,偶尔抬眼看人的时候,目光中带着常年处于上位者的压迫感。
只要是稍微懂点行的人,看到男人身上那些低调名贵的饰品后,就识趣地不会上前碍眼。
而这样一名男人,却双腿交叠靠坐在沙发椅上,一只手臂抬起搭在椅背上,正好将那模样乖巧漂亮的女孩圈在怀里。
这是一个掌控欲十足的动作。
牌桌上的玩家互相对视几眼,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安安分分的,没有一点出格的举动。
时笙玩的很开心,她已经很久没有出来这样放松过了。
段榆景垂眸看着她,目光一点点温柔下来。
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人会不长眼地跑上来欺负她。
几局游戏下来,时笙一滴酒都没沾,倒是段榆景干掉了几大杯。
发现这点后,时笙正好玩的尽了兴。
她放下牌,礼貌地和这群人很好的玩家道别,随后被段榆景牵着手腕离开。
玩够了,时笙就像是被安抚到位的猫咪,乖巧地、没有一丝抗拒地跟着段榆景走。
好像不久前生气控诉的人不是她一样。
出了酒吧,时笙的整个手腕还是被他紧紧圈住,没有任何要松开的迹象。
时笙手指蜷了蜷,觉得段榆景的体温好烫。
是喝酒喝的吗?
外面微凉的夜风吹过来,酒精发酵,段榆景脚步顿了顿。
注意到这点后,时笙眉头皱起来,着急地问道:
“大哥,你是不是喝醉了?”
段榆景面色平静:“没有。”
“是吗?”时笙狐疑地看着他,顺便晃了晃自己的手,“那我们都出来了,你还牵着我做什么?”
这次,段榆景的反应有点慢。
他手掌紧了紧,漆黑滚烫的目光落在时笙身上,声音低哑,带着点疑惑:“不可以牵吗?”
闻言,时笙愣了愣:“可以是可以……”
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面颊莫名其妙就烫了起来。
时笙仓促地转移话题:“不说这个,你喝酒了,不能开车。”
“嗯。”段榆景说,“我喊了家里的司机过来。”
话音刚落,不远处那辆低调的黑色宾利就朝着他们的方向开了过来。
一名中年男人走下来,拉开后座车门,示意他们上车。
段榆景带着时笙坐了进去。
他的车子被收拾的很干净,没什么难闻的异味。
时笙坐在真皮座椅上,心情松快地看着窗外的夜景。
看了一会,又转过头去看段榆景。
她现在可以确定对方是真的醉了。
因为段榆景现在正微皱着眉头,耳根处还泛着点红晕。
时笙目光落在他们两人相牵着的手上,觉得段榆景喝醉后还怪黏人的。
正这么想着,她就听见段榆景低沉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今天怎么想到去酒吧玩了?”
还不让他来接。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