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一直等着这一天呢!”
被众多热烈的视线包围,顾时屹却看了眼角落中的洛岁,轻声开口。
“因为有人给了我勇气。”
几天后。
顾时屹来马场时后面还跟了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粉雕玉琢的。
队友打趣:“谢哥隐婚了?孩子都这么大了?”
顾时屹低头拉住往他身后躲的小女孩,无奈地笑道。
“胡说什么呢,这是我妹妹。”
在一旁整理数据的洛岁闻言一愣。
这句话她也听过的。
洛岁不禁抬头看向那边,女孩被顾时屹抱起,大大的眼睛与他有七分相似。
“真的是妹妹吗?怎么没听谢哥说过!”
顾时屹解释道:“她一直在国外生活,这两天才回国的,我也见得少。”
“不知道为什么,总爱缠着我,今天非要跟我过来。”
洛岁吹了声口哨。
“别闲聊了,训练时间到了。”
顾时屹闻言放下女孩,将她交给身后匆匆赶来的保姆。
她是偷偷跑过来的,顾时屹在车上看见她才打了保姆的电话。
傍晚的加训时间。
洛岁有些心不在焉。
早晨时的事在脑海中环绕,却又找不到机会去询问,也不知从何说起。
顾时屹走至她身旁,疑惑道:“怎么了?”
洛岁缓缓回过神来,犹豫着该如何开口。
良久,才轻声说:“那个小女孩,是你的亲生妹妹吗?”
顾时屹点点头:“是啊。”
洛岁攥着缰绳的手不自觉地更加用力了些。
她觉得自己很奇怪。
知道顾时屹有了亲妹妹,第一反应竟是:“那我呢?还是你的妹妹吗?”
但她不敢说出口,害怕听到答案,无论顾时屹回答的是还是不是,她都开心不起来。
“多大了?”
“刚满四岁。”
洛岁忍不住在心中盘算着,谢父时隔两年娶妻生子。
她也明白这很正常,两年已经算是比较长的空窗期了,但总是有些替母亲不值的,四年的感情最终却连一个名字都没上户口。
而自己那时竟还为此庆幸,未曾注意到母亲的难过。
思及此,洛岁的眼眶不禁泛红。
长大之后,总会后悔年少时做过的许多事情。
“祁琛哥,开始吧,这一次,把这当做真正的比赛跑完。”
洛岁控制住内心翻涌的情绪,扭过头去看向顾时屹,认真道。
洛岁顾时屹的小说(洛岁顾时屹)全文免费阅读
语罢,还没待顾时屹回答,便走向赛道的起点前。
顾时屹敏锐地看见了洛岁微微泛红的眼角,抿了抿唇还是没有提及。
“准备好了吗?”洛岁俯下身子,做好了预备动作。
“好了。”
“3……2……1!”
洛岁吹响口中哨子,一黑一白两匹马同时奔离起跑线。
前半段路程两匹马的速度几乎是齐平的,黑马稍稍领先,从中间路段开始便逐渐显现差距。
经过一处弯道时,艾德拉雪白的尾巴甩出一个弧度,便赶超了凯西亚一截。
又是一个长直道,凯西亚奋起直追渐渐追上,拉开了几步的距离。
洛岁余光瞥见站台上出现一个小小身影,身旁却没有大人看护着,而她正趴在护栏上,身子前倾着,眼见就快要从几米高的站台上摔下。
来不及多想,洛岁毫不犹豫地松开了脚蹬,翻身跳了下去。
接住孩子的冲击力令她手臂瞬间发麻失去知觉,视野中的一切事物都在旋转,洛岁的意识陷入了模糊。
洛岁索性闭上双眼,安然承受接下来的剧痛。
“柠柠!”
顾时屹的呼喊声十分焦急。
预想中的猛烈撞击与疼痛并没有到来,倒是被什么拽了一把。
耳畔风的呼哨声并没有停下,证明她没有摔落在地。
洛岁恍惚着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纯白,艾德拉柔顺的鬓毛一下一下随风扫过她失去知觉的手腕。
怔愣了好一阵,洛岁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在艾德拉的背上。
那顾时屹呢?
洛岁一颗心猛地悬起,想扭过头去看,一只手却摁住了她的肩,顾时屹低沉的嗓音从耳后根处传来。
“别动,马上到终点了。”
洛岁悬着的一颗心霎时飞快地跳了起来。
她这才发觉顾时屹离她有多近,后背偶尔会碰触到,接触到的肌肤虽隔着衣物却也似乎在隐隐发烫。
艾德拉在越过终点后缓缓停下,保姆焦急地跑过来。
顾时屹坐直了身子,率先下了马。
面色担忧地看向洛岁:“没事吧?还能走吗?”
洛岁摇摇头,开口:“没事,就是手臂麻了,你先把孩子抱下去吧。”
女孩已经吓得昏过去,顾时屹将洛岁怀中保护着的女孩接过,交到赶来的保姆怀中。
饶是平常温柔的顾时屹,此刻也冷冷地看了神色慌张的保姆一眼。
“她怎么会独自跑来了这里?你去哪了?”
中年女人脑袋上直冒冷汗,低着头只一个劲道歉。
顾时屹冷声道:“送小姐去医务室,明天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女人不敢说话,忙点头,小心翼翼抱起女孩去了医务室。
“抱歉,祁琛哥,可能需要你扶我一下。”洛岁轻声说。
手臂麻了,下马不太方便。
却不曾想,话刚说完,顾时屹手臂一伸直接将她打横抱了下来。
洛岁面上一热,下了马后立马挣扎着站直了身子。
为了掩饰自己滚烫的脸,洛岁脚步走得匆忙,走在了顾时屹前边。
“走吧,去医务室。”
医务室。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