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笙在心中轻嘲了句“正合我意”,面上却露出客气疏离的笑容:
“祁公子放心,绝不会再回来碍你的眼。”
说完,她斜挎着自己的包,一身轻松地站起来朝别墅大门走去。
大门缓缓关上的刹那,她听见屋内传来男人暴怒的吼声,和家具被推翻的巨响。
时笙并不理会。
她深吸了口高级小区内夜晚的清新空气,卸下了一直束缚自己的重担之后,把这个操蛋的世界都给看顺眼了。
时笙没有回头看这座她生活了五年的别墅一眼,脚步轻快地朝着小区出口走去。
于她的洒脱不同,在她身后的别墅内,祁野靠在窗边,目光发直地盯着时笙的背影,心口的剧痛愈加明显。
任性了二十多年的祁大少爷,头一次体验到事情脱离掌控的滋味。
好像有什么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跟着时笙一起离开了。
他颓然地靠在窗边,好像瞬间苍老了几岁。
京市的夜晚在各种彩灯的照耀下亮如白昼,周边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各色车辆川流不息,街边摆着不少小吃摊,在冉冉升起的烟火气中吆喝叫卖。
时笙很久没有出来逛过夜市了。
因为祁野喜欢在外面鬼混,经常需要时笙去接他,或者人不人鬼不鬼地回家后,让时笙及时给他做清理。
因此,她想到外面玩玩都不能。
所有人看到时笙的第一眼,都会觉得她是从小到大都没有出过格的乖乖女。
但事实上,在她家庭没有出现经济危机,祁野没有包养她之前,时笙一直都是家里和学校的小霸王。
表面上装的乖巧懂事,其实叛逆期的时候抽烟喝酒烫头一个都没落,到了晚上就喜欢和一堆狐朋狗友往网吧KTV跑,当时整个学校外面,方圆百里的小混混都得叫她一声姐。
只是后来家里出事,时笙桀骜不驯的青春叛逆期不得不宣告结束。
头发拉直,陋习戒掉,在高三那年边打工边读书,赚的钱又要交学费又要替父亲还债,一度过的十分颓废。
到了祁野身边,就更要假装乖乖女了。
但现在不同,时笙坐在吧台边上,眼眸水润,慢条斯理地喝着一杯缤纷莫吉托。
离开祁野之后,她手里大把的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酒吧五光十色的彩灯不断划过女人的脸,将那张白皙、透着微粉的漂亮面庞照的显出几分艳丽。
一名满身金饰的黄毛蠢蠢欲动地上前,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时笙的脸,低声诱哄道:
祁野时笙小说全文(祁野时笙)完整版阅读-祁野时笙小说全文无删减版
“美女怎么一个人在玩啊?哥哥的朋友都在那边卡座上,要不要跟我们一块玩去?”
时笙眼眸迷离,懒懒地看了他一眼,直接转过身去,没理。
呦,还挺辣。
黄毛更加心痒,搓着手还要搭话,就听见前方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时笙动作顿了顿,划开手机看了眼——是段榆景的电话。
不知为何,她瞬间感到一阵心虚。
时笙慢半拍地按下接通键,将手机抵在耳边,小声说道:
“大哥——”
她刚喝过酒,声音黏腻绵软,一下子就被听出来了。
段榆景一直紧着的心在听到她的声音后瞬间松下。
他靠在属于时笙的卧房门口,听着对面不知为何的喧哗声,眉头一点点皱起:
“你在哪,怎么还不回来?”
心虚愈加浓重了,时笙正犹豫着该如何回答,后方那黄毛就冷不丁地说道:
“美女,男朋友查岗啊?也忒没趣了点,要不直接分了跟哥几个吧?”
黄毛嗓门大,又离得近,这句话一字不落地被手机对面的段榆景听到了。
时笙着急忙慌去捂手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对面段榆景的声音陡然变的严厉:
“你现在在哪?”
时笙被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
正琢磨着如何蒙混过去,就听见段榆景强硬地命令道:
“定位发我,立刻。”
时笙嘴角向下一撇,不情不愿地把定位发了过去。
她闷闷不乐地用力点着手机,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本来就是想出来玩玩,谁知道走了一个祁野,还有段榆景管着她。
真讨厌。
边上这个暴露她行踪的黄毛就更讨厌了。
眼见黄毛还要说话,时笙眉毛一蹙,软着嗓子,冷冰冰地威胁道:
“现在完了吧,我男朋友要来找我了,被他发现你在这里勾搭我,你就等着被他打死吧!”
段榆景跟随地址来到这家酒吧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乖乖坐在吧台前的时笙。
她长的实在显小,及肩的头发柔顺地披散着,手里握着一杯色泽绚丽的莫吉托。
在众多群魔乱舞的男男女女中,像只误入狼群的小绵羊。
段榆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大晚上跑到这里来。
他眉头轻皱了下,快走几步来到时笙面前。
莫吉托的度数不高,时笙在外面的时候向来很有分寸,知道自己酒量不行,就不会点那些度数高的酒。
面前猝不及防地撒下一片阴影,时笙略有些懵懂地抬头看过去。
面前的男人容貌俊朗,锋利的眉轻蹙着,眼底带着薄怒。
只这一眼,时笙就知道自己肯定要挨骂了。
她心虚地移开视线,顺便心里盘算着如何占据主要时机堵段榆景个措手不及。
趁着段榆景还没骂她,时笙把手里这杯刚点的,还没喝过的莫吉托塞他手里,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个请你喝。”
段榆景刚要说的话被堵到嗓子眼。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