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太太您不出现,白筱筱也绝对进不了景家的大门!”

她俨然,不把云璐放在眼里。

云璐忽然问:“那你呢秦秘书!你这样子的出身,景言的母亲会不会看上?”

秦秘书愣了一下。

她没有想到,她的心思云璐能看得出来。

云璐垂眸苦涩一笑,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从前她深爱景言,对他身边的人自然有一番了解,秦秘书对他爱慕的眼神有时甚至不加掩饰……云璐又不是木头,稍稍想想就能明白!

……

景言晾了云璐足足一天。

傍晚四点,他才回到公司,推开门时云璐正站在落地窗前注视着太阳西沉。

听见门口声响,她缓缓掉过头。

景言看了她一会儿,侧身对身后的秦秘书说:“先下去!今天无论是谁,我都不接待了!”

秦秘书离开,带上门。

景言站在门口,跟云璐对视了一会儿,走向办公桌后面坐下。

他靠在椅背里,修长手指抠进领带结里,轻轻拉松,觉得舒服了点儿这才又看向云璐:“想跟我谈什么?求情?”

云璐背窗而立。

落地窗外,傍晚的彤云将天际染得通红,天地之大显得人渺小。

云璐放低姿态:“是!我是来求你的!景言,放过沈姨行吗?”

她知道他要什么,

而她只想给一样,于是开始解衬衣扣子。

室内没开灯,

她的肌肤在幽光中润白晶莹,像是上好的丝绸般引人抚摸……片刻,衬衣和裙子落地,她的身子微微颤抖。

景言黑眸染上怒意。

偏偏他动怒时眸子尤其吸引人,让人猜不到他在想什么。他把玩着桌上的金笔,嗤笑一声:“怎么不脱了?”

说罢,他起身朝着她走来。

他停在诱人的身子面前,伸手轻摸了下她的香肩,带了些狎玩的意思,根本不像是对待妻子反倒像是对待生意场上那些逢场作戏的女人。

修长手指,轻摸狎玩。

伴着一声嗤笑:“想不到三贞九烈的景太太,也有这么放荡的一面!怎么,想做了?”

第28章有个地方,想再睡你一次!

云璐来不及反应。

她被景言转过身,让她面对落地窗,而他在身后紧搂住她的身子。

他逼她,看落地玻璃里的自己。

他说出来的话充满羞辱:“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想用身体来换沈清的自由?但是这具身体我睡过千百遍了,你觉得还那么值钱吗?……还是你宁可在这种地方跟男人苟且,也不愿意回去当体面的景太太?”

他三两句,将她打得七消八散。

云璐怎么会是对手?

再说,景言深知她的身体,他一边言语羞辱一边折磨她的身子:“忍着,别把我裤子弄脏了!”

云璐额头都细汗,青丝粘腻在上头看着狼狈,她终于熬不住哭了出来:“景言,不要这样!”

“不要哪样?不是你要陪我睡觉的吗?”

景言明显生气了,

他贴着她冰冷小脸,字字清晰:“云璐你一定觉得自己委屈,你也一定想知道,我为什么不肯离婚不肯放过你?对吗?”

云璐有些失神。

景言握住她精致小脸,语气轻喃:“我告诉你答案!”

他脱下西装外套,包住云璐的身子。

云璐挣扎:“景言,你干什么?”

景言打横抱起她,笔直朝着外面走去,他的声音冷漠又凉薄:“不是想陪我睡觉吗?有个地方,我一直想在那里再睡你一次。”

云璐猜到是哪儿。

那是她跟景言第一次发生关系的地方。

希尔顿酒店6201房!

她怎么肯去?

她死命地挣扎,她甚至因为挣不开而哭出声来……如果人生重来,她但愿她永远没有推开那扇门,那样也就不会有今天。

但是,再多的挣扎和哭泣。

都阻止不了景言。

云璐很不堪,在他宽松的西装外套里面,她只穿着一套黑色内衣……即使经过公司大厅员工们不敢细看,但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景言将她放进车里。

云璐已经不挣扎了,

她坐着发呆,眸子里没有一丝生气,一副认命的样子。

景言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简短地交代了几句……挂上电话,云璐仍在发呆。

景言面无表情,发动车子。

他想,他并不需要考虑她的心情。

车开得很快,不到20分钟就停在了B市的希尔顿酒店停车场,景言解开安全带把云璐抱了出来。

她窝在他怀里时,悚然一惊。

景言没从大堂走,直接乘着电梯到了顶层,顶层只有两间总统套房。

6201和6202。

酒店经理站在门口候着呢,看见景言从电梯里出来,立即取出房卡含笑说:“景先生景太太,夜晚愉快!”

景言接过房卡,刷开了6202号门。

门板合上。

1600平米的套房,所有家具都是世界名品真的奢靡到了极致,除了主卧室和书房客厅,还附带了视听室、游乐室,所以房费很高一晚高达百万。

景言抱着云璐,笔直来到视听室。

这里俨然是个小型电影院,正中间摆放着一组名贵的深色沙发,看着就柔软舒服。

云璐被扔在上头,接着光线变暗。

景言坐到她身边,

他拿出手机连接了蓝牙,调出一段珍藏在手机里三年的视频。

屏幕开始有了画面……

微微晃动的视频,清楚可见一道纤细的身影推门进来,套房内灯光明亮能清楚地看清她的脸,正是云璐。

云璐全身冰凉。

景言轻捏她的下巴:“不敢看吗?”

接着,他冷笑:“你不是一直坚持,你推开的是6201房间门?那你好好看到最后,好好地看清楚你究竟去的是6201还是6202房!”

画面里,云璐朝着大床走去。

奢华的白色大床,景言喝了酒,躺着安静休息。

那酒真烈。

除了宿醉,还有一点儿其他的感觉,让他急欲找女人释放,但是他向来洁身自好,即使在生意场上那么久也没有跟女人有过什么露水情缘。

景言白皙喉结,轻轻耸动。

蓦地,一双柔软的手轻抚他的面孔,带着一丝丝凉意让人舒服。

景言睁开腥红的眼。

女孩子脸蛋微红,倾身,吻住他的嘴唇。

这一吻就像是引爆了景言压抑了25年的渴望,他一个翻身将女孩子压在身子底下……在那瞬间他看清了她的脸,是云璐。

他不喜欢云璐,

可是身体深处,那蛰伏的需求,却将他们带入深渊。

画面里,记忆里……

景言很粗暴,他没有跟女人做过,即使没有喝酒大概也不会很温柔何况是喝了。几乎没有亲吻,他就跟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