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看了看他们,站在他那满满当当的物品旁边,“公子,姑娘,要来两个祈福袋和祈福吊牌吗?”

顾东玄又非常豪横的给了老板一锭银子,“都拿两个吧。”

姜语凝在旁边看着一脸的心疼钱。

紧接着带着姜语凝在那桌子上摆着好几排的祈福袋里挑了两个。

拿完拉着姜语凝就往前继续走。

姜语凝不知道顾东玄要做什么,“去哪?”

顾东玄递给了姜语凝每样一个,“当然是挂袋子和吊牌了。”

前面隐隐约约的能够瞧见一棵大树,树的旁边有用木做的架子,立在地上,上面一层两层的都挂满了吊牌,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愿望。

姜语凝简单的扫了一眼,忍不住问,“这个上面写的愿望都让人看见了,还怎么实现?”

毕竟许愿,在他们现代,要是别人不知道的才能够灵验。

就知道姜语凝会说这句话,顾东玄笑了笑,“若是不让对方看见,这愿望才真不会实现了。”

毕竞这世界上并没有真正能够实现人们愿望的神明。

顾东玄转身去后面那个台子上拿笔,沾上墨,然后给姜语凝写。

姜语凝思考了一会,提笔毫不犹豫的下笔,没过一会就写完了。

虽然好奇姜语凝写的是什么,但顾东玄也没打算当面就去看,要看也是得偷偷摸摸的看才好。

拿着笔,就在吊牌上写了起来。

顾东玄手握着木制吊牌,面对着姜语凝举着写,可以防止姜语凝偷看!

他右手拿着笔,就在吊牌上写了起来。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最终顾东玄在吊牌上面写了八个字,平安顺遂,遇难成祥。

木吊牌只有四寸长,不过能够挤挤,写成四个字并排。

下意识就想着帮姜语凝挂上,反倒是让他误以为自己是想要看他写的什么。

姜语凝立马收回去,然后说道:“我自己把这个挂上去。”

不过好奇的也不止顾东玄,姜语凝也想知道他写了什么上去。

顾东玄顿时觉得好笑,上面的吊牌很多,一旦挂上,若是不仔细找,其实一眼是看不到自己心上人写的牌子在哪。

第三十五章

等姜语凝过来的时候,顾东玄刚挂上,然后右手拨动了附近的所有吊牌。

姜语凝见状立马转移话题,她手里的祈福袋派上了用场,“那这个挂哪?”

顾东玄笑着,然后拿着自己手上的袋子就当着姜语凝的面拆开回答道:“这个是拿来拆的。”

然后从里面拿出来一张纸条。

姜语凝探头:“写的什么?”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姜语凝看着这个纸条上写着的话,自然是明白了什么。

“瑾亦,你还好吧?”

夜风掠过青丝,晚间凉意侵身。

顾东玄脱下自己的外衣,神色凝重地给姜语凝披上,也只能怪他自己,知道姜语凝身子骨经不起折腾,还带着她在屋顶吹冷风。

他轻声道:“天色也不早了,去客栈吧。”

远处河中飘灯,近有万家灯火。

姜语凝收起目光,侧眸看向顾东玄,问道:“瑾亦不继续玩了吗?”

顾东玄点了点头,“你身子弱,在外面待久了,容易染上风寒。”

姜语凝也只好放弃这外面的烟火气,跟着顾东玄回去。

顾东玄也没带着姜语凝回皇宫,而是选择了一家就近的客栈。

他领着姜语凝走进去,从提前从钱袋里拿出了一锭银子,给了这个客栈的老板,“来一间天字一号房。”

掌柜的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才收起的银两,然后低头打开了抽屉,欲要找零钱。

顾东玄看到立马阻止,“不用找了,过会送点吃的过来。”

掌柜的笑了笑,伸手走到前面带路,“好嘲,您二位这边请。”

掌柜的引着他们两个上了二楼,这里的天字一号房比皇宫差是必然的,不过也算是没有辜负这个名字。

顾东玄让姜语凝坐下,自己也坐在旁边那个凳子上,伸手就去试了试那桌子上放着的茶壶温度,凉的。

反应过来顿时觉得自己这个行为有点多余。

毕竞哪个客栈会时时刻刻保证茶水是热的?

姜语凝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略过顾东玄的手就端起了茶壶,边拿茶杯倒茶边说道:“瑾亦多虑了,我的身子没有您想的那么差。”

他端起就喝了一大口,喝完还把空杯子举到顾东玄眼前晃悠,“这茶还是喝得的。”

顾东玄可听不得姜语凝说自己大题小做,傲娇地昂起头,从姜语凝手里抢过那个茶杯,轻轻的放回原位,“时刻注意,才能防范于未然。”

“是是是,陛下说得对。”姜语凝敷衍了事,听见外面敲门的动静,道了句进来。

客栈的小二端上来了一大盘的饭菜,规整的摆在桌子上,“二位请慢用。”

顾东玄等着小二出了房门,看着桌子上的菜品沉思了一会,暗自懊悔着,这些饭菜为什么看起来都是辣菜,没有一样是没有放辣椒的,也只能怪自己刚刚没有提醒掌柜的。

他咳嗽了一声,“那个,你能吃辣吗?”

反正他在皇宫那会,姜语凝没吃过辣。

姜语凝从容的笑了笑,二话不说的就上手夹起一块肉,吃的还挺香,“很好吃的,尝尝,虽然没有宫中的好吃。”

顾东玄松了口气,好在能吃,“好。”

第三十六章

一座木房,一桌饭菜,田园耕织,山间游玩,都是顾东玄曾经和姜语凝说过是他想要的生活。

最重要的就是枕一人而眠。

只是那时候的确是少年意气,没有考虑过放下现在的这一切会变成什么样,因为离开了,这些现在拥有的东西,都会变成过去,顾东玄觉得不必在意。

而现在,一条一条的性命搭在肩上,顾东玄已经丢不下了。

顾东玄睡在榻外边,屋外完全黑了,但是他还是睡不着,瞧着他旁边已经睡熟的姜语凝,眉头才舒展了些。

盼了这么久的人啊,终于安睡在了他的枕边。

他把动作放轻,缓缓地走到窗边,在凳子上坐着。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瞧着窗外寂静无声的皇宫,顾东玄不自觉的就发起了愣。

早些年他这个失眠的毛病并没有今日这般频繁,是自从姜语凝回到自己的身边开始,他几乎是日日无法入眠,些许是失而复得之幸,让他久久不能平复。

也或许是藏于内心深处里的愧疚,开始了无止境的翻涌。

明明近在眼前,却解不了心结。

只笑自己太懦弱。

只盼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

月于西落,日在东升。

姜语凝一睁眼没见顾东玄在身边,本以为是他起得早,谁知抬眼一看,顾东玄居然坐在窗户边上睡着了。

这莫不是介意和她这个皇后娘娘一起睡?

他掀起被褥,穿上鞋轻手轻脚的来到顾东玄的旁边。

窗户没关,光撒在顾东玄的脸上,睫毛下的阴影增添了些神秘和疲惫感。

姜语凝不自觉地抬起了手,险些就抚上了他的眼眸,好在忽地反应过来,手也就停在了半空。

暗道这人也是真的能装,分明第一眼便认出来了她,却还捉弄了他这么久。

佛说众生皆苦,命有常数,不可违也,不可避免,分开半年又叫他们遇上,怎么说也是他们自己欠下的情债。

兜兜转转,这债若是不还,就是一辈子也逃不掉。

若是还清了债,那就是几辈子的孽缘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若我一直这般装聋作哑,你何时才能同我说明这一切缘由?”

“明媒正娶,甚是喜欢,就算是你还的第一债罢。”

顾东玄睡眠本身就浅,朦胧间似是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轻笑低语,虽未能听清那话的内容,但足以让他清醒。

很明显这毫无征兆的一睁眼让面前笑意没来得及收起的姜语凝一愣。

但姜语凝从容不迫的道:“是床榻睡着不舒服?”

被他这么一问,顾东玄不知怎的突然心虚了起来,“那个……是老毛病了,睡不着,怕打扰到你,就坐到窗户边了。”

“失眠?”姜语凝这回可以明目张胆的上手摸他眼睛了。

她的手指冰冷但柔和地拂过他的眼眸,顾东玄心跳也随之加速。

姜语凝近距离的接触,无论多少次都能让他面红耳赤。

等到姜语凝收回手,顾东玄才解释着:“王府熏了些安神香,熏久了睡不着,若是没有,只能小憩几刻。”

第三十七章

姜语凝只是依稀记得在刚遇上他时,他的确是提到过失眠这个毛病,但在她陪着顾东玄的这些年,都没有再见他点过香,之前一看应是没有这般严重的,“是药三分毒,陛下是几时开始用这香助眠的?”

顾东玄愣了一会,“兴许是有六年有余。”

姜语凝这会是心知肚明了,看着顾东玄说道:“除了安神香,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顾东玄摇了摇头,这安神香还是神医亲自配的,是他身体生出了抗性,也不会再也没有谁能够做出更好效果的安神香了。

“就随它吧。”他叹了口气,瞧了一眼外边又热闹起来的街市,偏头看向姜语凝问道:“想用点什么早膳?”

姜语凝想了想,然后俯身看向窗外,寻着声音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处摊位,“冰糖葫芦。”

虽说哪里都没有早膳吃冰糖葫芦的习惯,但可以纵容,二话不说就给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