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气挺好,恰巧季砚礼不在家,温妍想了想,决定出去玩!

  想想就觉得心酸,自从两人订婚后,这厮就在离学校很近的地方买了个房子,并且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双方父母同意两人住在一起。

  自此之后温妍表示她太难了,这厮实在是过分极了,简直称得上孟浪!

  即便是没有做到最后,但是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的差不多了,每每一醒来就能看见那厮留下的红痕,落在那雪白的肌肤上,就像是一块上好的美玉留下了一丝划痕,令人心疼不已。

  今天醒来也是,弄得温妍都不敢看了,赶忙起身去洗漱换衣服,可室内的镜子很大,一下子就将温妍全部照了进去。

  少女雪白的脸上带着一丝刚睡醒的酣红,眸中清亮动人,好似含了一潭汪汪春水,墨发凌乱,肤如凝脂,妥妥一个吸食人精气的妖精啊。

  温·妖精·妍觉得很冤,妖精应该是季砚礼才对,她分明就是那个被吸食精气的人。

  越看温妍就越气,恨不得把季砚礼赶出家门,哪有像他那样的人啊,弄好后去看穿什么衣服。

  一打开衣柜下她意识往最旁边的地方看去,那是一件修身的长裙,领口微低,腰部掐的极细,裙摆好似花开的形状,随着你穿上身走动,步步生莲,荡漾浮动,极为好看。

  看见这个衣服温妍的脸悄然染上一抹红晕,咬了咬唇,小声嘀咕道:“狗男人,你不让我穿是吧,我偏要穿,我还要穿出门去玩!”

  羞恼的少女拿出这件裙子穿上,虽然天气已经没有那么冷了,但是她还是穿了一件针织开衫。

  浅浅的画了个淡妆,一头墨发被挽起,插着一个墨绿色的流苏簪子,从身后看去,少女身姿窈窕,玲珑有致,容貌柔媚,偏偏又带着一丝温婉的意味,就好似民国中军阀的姨太太,妩媚动人。

  温妍满意的看了看镜子的自己,觉得她实在是太好看了,特别是身上这条裙子,果然她没有买错,随着她走动,一举一动都带着一丝不同的韵味,看的她自己都要爱上她了。

  “哼,气死你。”

  落下这句话温妍离开了家,欢天喜地的找虞晚晚几人去玩,至于她慌不慌男人突然回家呢,当然是不慌的,毕竟昨天她就试探性的问了问,那厮说有事可能回来晚点,所以她玩到多久都行,只要到时候回来的比他早就好了。

  打好了算盘的少女可开心了,今天她要玩个够。

  等到她打车来到几人约好的地方,发现三人早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她是最后一个到的。

  面上有些微红,嗓音甜腻带着一丝不自然说道:“抱歉啊,我来晚了。”

  苏轻轻约过身旁两人来到少女面前,伸出手摸了摸那柔软的脸颊,轻声说道:“不晚不晚。”

  虞晚晚:“对啊,是我们来早了,一点都不晚。”

  钟倩:“嗯,毕竟妍妍你是从家赶来的,我们从学校来这边是比你近一点点的。”

  三人这么说,温妍的歉意缓缓落了回去,脸上带着一抹笑意望向她们。

  “好啊,那我请你们吃饭。”

  面前的少女轻笑,眉眼弯弯,眼中好似星河璀璨,模样娇媚,亭亭玉立的实在是勾的人神不知守。

  钟倩感慨,“我的个乖乖,妍妍可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果然有男朋友的滋润就是不一样啊,你瞧瞧这肌肤,看得我羡慕坏了。”

  虞晚晚就跟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一脸享受的摸着少女那白嫩柔软的小手,那模样实在是没脸看,太丢人了。

  本来开开心心的温妍,一听见虞晚晚这句话,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身子一僵,两颊上染上一抹艳丽至极的颜色,眸中似有水光,柔弱勾人,语气轻颤,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晚晚,你别乱说。”

  “好好好,我不瞎说。”

  虞晚晚:唉,傻妍妍,你自己怕是都不知道你现在的模样,就好似被人说中了一样,一副春光动人姿态。

  苏轻轻拍了拍虞晚晚的脑袋,“行了,你可少说点吧。”

  “走吧,我们去逛逛,都好久没有一起出门玩了。”

  “好啊。”

  四人边走边逛,一遇见有趣的就停下来看看,完全没有目的性,主打一个随缘佛系,还真的让几人逛到了几家宝藏店铺。

  温妍觉得自己背着季砚礼出门实在是出对的,逐渐越来越兴奋,这时虞晚晚说道:“唉,妍妍,不远处那人好像你家季砚礼哎。”

  ?!

  此话一出,吓得温妍身子一抖,都不敢抬头了。

  声音颤抖,“真……真的吗?”

  呜呜呜,别啊,别让她遇见他,她会被男人给欺负死的。

  “是真的哎,是他,他还往我们这里看呢。”

  虞晚晚不知道自己女神的慌张,反而极为开心的说道,甚至还冲不远处的男人打了个招呼。

  温妍欲哭无泪,这都是什么事啊,不是说今天有事吗,怎么还跑到这里来了,她还是特意选的离学校有些距离的地方,居然还能让她碰见。

  咬了咬牙,视死如归的抬眼往男人的方向看去,果然那厮正站在那里淡笑的看着她,明明旁边还有别人,可不由得令人下意识就看向他,身形如玉,清隽矜贵。

  看到少女那慌乱的小模样,季砚礼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丝晦涩,呵,妍妍可真听话。

  视线扫了扫温妍身上穿的裙子,本就纤浓有度的身子在这件衣服的包裹下更加窈窕,柳腰花态,勾人不自知。

  和身旁的人说了几句就往温妍的方向走去,“妍妍,玩的开心吗。”

  温妍心头一跳,眼中带着些许讨好,模样乖巧,“开……开心。”

  季砚礼一靠近温妍时,苏轻轻三人就离了一些距离,毕竟小情侣见面那暧昧甜蜜的气息实在是虐狗啊!

  “你不是有事吗,我就不打扰你了。”

  温妍颤颤巍巍的说着,接着试图往苏轻轻的方向挪去。

  可惜了自己的手腕被男人握住了,任她怎么动都动不了。

  男人是嗓音带着一丝懒散在温妍耳旁响起,“我的事弄完了,妍妍没有打扰到我。”

  她抬眼望向刚刚他站的地方,果不其然那些人已经走了,只剩下她身旁这人。

  她想,要完!

  “噢,那我和轻轻她们去玩了。”

  一听到温妍的话,正在一旁吃瓜嗑cp嗑的极为兴奋的三人表示,别,你男人的模样不像是要放你走的样子,我们可不想当电灯泡。

  “没事没事,你和季砚礼逛吧,我们都逛的差不多了,你们继续继续。”

  虞晚晚笑着说道,接着冲温妍抛了个眼神,好似说着看好你哦,小情侣甜甜蜜蜜的,扯着苏轻轻与钟倩走了。

  温妍:( ๑ŏ ﹏ ŏ๑ )

  “那妍妍我们一起去逛吧。”

  那声音很好听,但对于温妍来说却好似恶魔一般,指不定等会怎么对她呢。

  可是不管温妍心中多么紧张慌乱,可男人就好似真的与她逛街一样,还带着她去玩了很多地方。

  不由得放下心来,觉得他肯定是放过她了,甚至已经想好了下次去哪里玩。

  直到两人回家,温妍脸上还带着笑意,开开心心的回头望着季砚礼,而男人把门关上,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一旁,脱掉外套,淡淡的望着少女。

  波光潋滟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欲色,微暗的灯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好似那压抑了许久的困兽被放了出来。

  温妍有种直觉告诉她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下意识转身往房间内走去,可是身上这条裙子实在是太修身了,为了令走动时步步生莲,设计它的人压根没想过穿这个裙子跑步,只能优雅慢慢的走着,所以温妍压根就跑不动!

  季砚礼也不急,好似一个极其有耐心的猎人,看着猎物挣扎。

  眼睛就要到门口了,少女清亮的眸中划过一丝欣喜,刚要拉开门进去,接着手腕被男人拉住,天旋地转间她被男人带入了房间内。

  “咔嚓。”

  房门被男人锁上,他一步步逼近少女,柔弱无助的她只能一步步后退,直到无路可退,跌入那柔软宽大的床上。

  男人伸出那骨节分明的大掌,摸了摸那雪白的脸颊,嗓音轻缓性感,“妍妍不乖哦,不乖的小孩子会得到惩罚的。”

  后面发生了什么温妍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自己好似一个香喷喷的糕点,被人慢悠悠的吞入腹中。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身旁的人好似在厨房内做饭,而温妍欲哭无泪的躺在床上。

  羞恼的她没有发现男人已经进来了。

  他坐在一旁,端着一杯水准备喂给温妍。

  本想抗议拒绝,不知是不是昨天夜里用嗓过度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