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她纤细白皙的手上有密密麻麻的红点点,江也俊美的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眉头紧蹙着:“你这手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夏思怡看着江也这样的神情有些心虚,还想要逃避回答江也的问题。

但是江也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夏思怡低着头,只好说着:“那个,是我做饭的时候不小心……”

江也满脑子都是夏思怡因为为了要给自己做饭,而一个大小姐看着手机一点一点的尝试。

手还被烫伤,烫成现在这样。

或许是气氛到位,亦或者是夏思怡开始迎合刺激到了他。

江也的手搂着了夏思怡纤细的腰肢,渐渐的不再满足于这缱绻的吻。

第30章

第二天江也睁开眼睛时,看到旁边的夏思怡,和散落在地上的衣服。

瞬间羞红了脸,本来想要悄悄地下床,眼睛时刻注视着紧闭眼睛的夏思怡,却没注意大半的身体已经有一半悬空了。

紧接着嘭的一声,夏思怡的身体一颤。

猛地睁开了眼,就看到旁边的江也已经不见了。

本以为江也只是早起去上班了,也没多想,当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夏思怡才发现自己什么也没穿。

才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夏思怡在脑子里把这件事情想了很多遍,想着自己当时好像没有很强烈的抗拒感。

尽管是这样,尽管是不知不觉下做了这种事。

她的脸还是染上了红晕。

夏思怡下床捡起了上衣穿在了身上,打算去掉地上其他的衣服。

刚低头,就看见了在地上躺着的江也。

江也身上也没什么也没穿,就只有一条裤衩。

她目光刚接触到,马上就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在地上?”

江也赶紧趁机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套在自己的身上,虽然这种事情说出来有点丢人,“不小心……掉下来了。”

虽然这个回答夏思怡是真的想笑,但是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夏思怡就笑不出来。

只能羞红着啦让已经穿好衣服的江也出去。

江也坐在沙发上,又站起来在客厅来回的踱步。

视线总是往卧室看。

其实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在江也的预想范围内,虽然在合同上面增加了夫妻生活这一项。

可他也原本没有想过真的用这样的办法留住她。

结离婚之后,江也就一直保持着对夏思怡的尊重和礼貌。

想要等到夏思怡对自己不仅仅只是为了那个投资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再跟夏思怡坦白一切。

江也深深的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不该做的事。

里面的夏思怡一直都没有出来,江也还以为她生气了。

走到卧室的门口就开口道歉:“苓苓,对不起,昨天晚上我其实不是……”

夏思怡穿好衣服直接打开了门,看着认真向自己道歉的江也,其实又想笑,又想骂他。

她歪头严肃地质问:“怎么,难道你不想负责吗?”

江也猛地摇头,“不是……我会负责的!”

说完这句话,江也才意识到好像夏思怡并没有生自己的气。

所以,夏思怡是不是……

还没来得及说话,夏思怡就直接走开了。

她进了厨房,正在给自己准备早饭。

而这件事,夏思怡一句话都没有提及,就好像……就好像他们已经真的是夫妻了一样。

江也回到房间,就看见了夏思怡放在柜子上的那一个盒子。

看到这翡翠镯子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肯定是上一次带着夏思怡去老宅的时候,奶奶给她的。

也就是那天之后,夏思怡就开始学做饭,甚至今天这件事情夏思怡也一点也不生气。

难道是那天的时候,奶奶跟夏思怡夏思怡说了什么?

第31章

一个月之后,这天气越来越冷。

在家的夏思怡如果不开空调的话,人都要被冻成冰棍了。

看着时间越来越晚,夏思怡忍不住打电话提醒江也让司机开车小心点。

天气冷就算了,还一直在下雨。

现在温度越来越低,甚至还有种快要下雪的预兆。

等到江也回来,刚好夏思怡的饭也做好了。

她给江也端了满满的一碗饭,江也却看夏思怡没有想吃的意思。

“苓苓,你怎么不吃?”

夏思怡这几天的胃口一直都很差,甚至有时候还一直恶心,反胃想吐。

她跟江也说了自己最近的不舒服的状况。

他马上就提议带着夏思怡去医院看看胃。

但是她其实除了有这些症状之外,就没有感觉到胃痛或者别的症状。

想着也没必要专门去医院跑一趟。

就把原因归咎在了可能是换季,所以可能不太舒服。

江也就没再说什么。

但是还是告诉夏思怡:“如果更严重了,就得听我的去医院。”

不过江也还是很忙,等到他去上班之后。

夏思怡装出来的平静瞬间就松下来了伪装。

她其实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和江也发生了关系。

只是在和江奶奶聊完之后,夏思怡那颗本来就动摇的心就更加的摇摆不定。

实话说应该是从发现那间房间的秘密开始,夏思怡对江也的了解就开始慢慢的打开了一个新的维度。

夏思怡把之前的那一份契约拿在手上。

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和江也谈谈,把这份合同作废的事情。

没想到一下子胃里面又是翻江倒海,在家的仆人都看不下去了。

就走上前说要不要带着她去一趟医院。

夏思怡总觉得自己没什么事,随便编造了一个理由道:“可能是刚刚吃太多了,不说了……我先去一趟洗手间。”

吐完出来的夏思怡发现刚刚那位仆人已经在后院浇花了,就没刻意走过去感谢她的关心。

而是看着桌子上摆着的那张合同,就感到头疼。

随后就听见了自己的手机在卧室里响着,夏思怡马上起身拿着手机接听了电话。

江也的第一句话就是让她选一件礼服。

夏思怡看到江也发过来了那三张礼服的照片。

凭着第一眼就选择了其中白色的那一件。

江也过了有一会才开口跟夏思怡解释选礼服视为了什么。

因为过几天圈子里打算举办一场宴会,是专门供给他们谈合作或者是扩充人脉的。

夏思怡之前跟着温父和温母参加过这种场合,以及还有那一次……

不过说到底夏思怡其实不适合在这种场合上,毕竟她对这里面的人都不熟悉。

如果要去的话,也就只能跟在江也的身边。

很快这件事情马上就传在了新闻上,在被邀请的名单里。

她看到了墨修凡。

夏思怡此时的心里其实已经不痛不痒了。

只是期望不要发生什么事情才好。

第32章

进场的时候,夏思怡挽着江也的手,走在红毯的上。

周围有很多的媒体记者在对着他们拍照。

这个闪光灯闪的夏思怡的眼睛很痛。

江也伸出手遮住她的眼睛,瞬间就引起了一场轰动。

刚进去,夏思怡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坐在最中间的墨修凡,只是稍微的瞥见了一眼。

她就别开了眼。

然后江也带着夏思怡进了包厢,知道夏思怡会无聊,所以江也干脆就不出去到外面和那些天交谈了。

毕竟如果要寻求合作的话,也是那些人找上门。

而不是江也去找他们。

夏思怡却觉得江也这样的行为,很考虑到了自己的感受。

似乎觉得和他在一起待一辈子没什么不好。

刚想开口和江也说一下那个合同的事情,就被进来的人打断了。

那人一看就是来找江也的,夏思怡只好先给江也一点私人时间。

就坐到了旁边。

只是他们那边说什么,夏思怡都听得一清二楚。

谈论发事情都是一些有关工作上的事,夏思怡没接触过这一方面的工作。

最多也就能够听明白一点,其余的那些专用名词。

夏思怡是一个字也听不明白。

大概是谈了半个小时,终于才熬到用餐的时间。

不过夏思怡看着满桌子油腻腻的菜,就觉得很没有食欲。

甚至就感觉马上就要吐出来了一样。

不过看着江也给自己夹了一块肉,夏思怡忍着恶心就吃了下去。

果然一直在嘴里吞不下去,她就拿起了旁边的酒杯喝了一口。

本想着用酒把嘴里的肉运下去。

但是总归还是夏思怡太天真了一些。

那种恶心的感觉瞬间就爬到了喉咙。

夏思怡才喝了一口酒,吃了一块肉就觉得特别的恶心,实在是不舒服了。

她才直奔洗手间去干呕了一会。

墨修凡和她是在一个包厢,看到夏思怡不舒服,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跟了上去。

看到夏思怡在那边干呕的时候,墨修凡的内心就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她怀孕了。

墨修凡在外面等着夏思怡出来,夏思怡看到墨修凡的时候,“你怎么跟来了?”

他眼眸一压,没来得及问她干呕是什么原因,就要伸手去拉夏思怡:“苓苓,跟我走吧,你和江也根本就不合适。”

夏思怡没明白为什么事到如今墨修凡还是不肯放弃,躲开他呵斥道:“墨修凡!我警告你,别再过来了。”

江也看到夏思怡又跑去洗手间呕吐,就后悔带她到这里来了。

害怕她会着凉,夏思怡刚跑走,江也去车里拿外套。

等到去洗手间打算把衣服给夏思怡的时候。

就看到墨修凡在和夏思怡说着什么。

上前就马上把墨修凡给推开挡在了夏思怡的面前,现在夏思怡已经完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