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丝丝的往外冒,但她好像没有痛觉般,面无表情的用舌头舔掉,继续掰着玉米。

一直干到太阳下山,回到家她饭也没吃就倒在床上睡着了。迷迷糊糊间,觉得有光在晃眼,应该是灯没关。

“奶奶,帮我关下灯。”

奶奶来叫她吃饭,她吃不下,摆摆手让奶奶帮忙关下灯。

然后,灯灭了,她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渐渐的,梦里的她又进入了另一个梦。

姜岁初梦见自己好像回家了,以前的那个家。大院里,外面是炽热的阳光,晒得作训场明晃晃的,连只小鸟都没有。

爸爸妈妈又没在家,她在陆祉年家,两人还是四五岁的样子。在陆家客厅里,桌子上放着切好的西瓜和零食。

她和陆祉年正在争抢遥控器。

“我要看百变小樱,不要看奥特曼。”

她不要再和他一起看奥特曼了,幼儿园的小女孩都看过百变小樱,就她没看过。

因为陆祉年和裴烁两个喜欢看奥特曼,她每次都跟着看,从来不知道还有百变小樱这么好看的动画片。

陆祉年不干,高高举着遥控器不给她。

她跳起来要去抢,可是无论她跳多高,就是抢不到。她站到沙发上,想要跳起来扑倒他,却一下踩空,失重感瞬间袭来。

她吓得手舞足蹈,想去拉陆祉年的手。

“年年!”

梦里的失重感席卷全身,趴着的姜岁初惊厥了一下,差点从石凳上摔下去。

原本低头玩着手机的陆祉年在听见声响后,滑动的手指僵住,余光中看见原本趴着的人惊跳了一下倒了过来。

好在他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她。

姜岁初从梦中惊醒,一抬头就看见陆祉年的脸,她甚至有一瞬间恍惚。

难道,还在梦里。

陆祉年垂眸看了眼怀里一脸茫然的女孩,刚睡醒眼眸湿润润的,眼睛是明亮的,眼神确实涣散的。

看来还没完全醒过来。

想起刚刚她叫的那个名字,他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陆祉年将她扶正,坐好,“做噩梦了?”

听到他的声音,姜岁初这才清醒过来。

这不是梦。

眼前这个人是真真实实的陆祉年。

不算噩梦,对于姜岁初来说,是美梦。但是,以往梦醒都是空洞的虚无,这次醒来却发现梦里的人就在眼前。

那种感觉她无法形容,比梦境更不真实。

她看着他,有些懵懵的摇了摇头,“不是。”

“你怎么...在这?”

陆祉年看她一眼,说:“我之前每天中午都会来这。”

他只是想解释一下自己今天为什么在这,但这话在姜岁初理解下却变了意思。

姜岁初:“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地方是你的。我只是来这看看书。”

听着她的解释,陆祉年有些好笑的轻嗤一声。

她是把他当成什么了?校霸?

还是占山为王,圈地自封的那种。

陆祉年看了她一眼,伸手拖过那瓶早已没了冷气的可乐。瓶底在石桌上摩擦出砂砾的声响,陆祉年一手扣在瓶身上,食指弯曲,骨节泛白,扣上拉环。

咔哒一声。

拉环被拉开,可乐滋啦一声,释放出最后一丝冷气。

陆祉年刚拿起可乐还没放到嘴边,就听见眼前的人说,“你不是感冒了吗,可乐还是少...少喝。”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多管闲事了,姜岁初有些尴尬的抓了抓额前的碎发。

陆祉年放下可乐,眼神幽幽的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我感冒了?”

姜岁初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也没给姜岁初回答的机会,看着她眉毛轻挑,问到。

“喜欢我?”

姜岁初只觉得轰的一声,脸瞬间热了起来。

“才...才不是。我..我只是想到那天下那么大雨,你淋了雨,昨天..昨天又恰好听见你嗓子有点..有点哑,所以才想你可能...可能是感冒了。”

她不知道自己说话为什么哆哆嗦嗦的,只是着急解释,不想让他误会。就这样,哆哆嗦嗦,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大堆。

说完还不忘加一句,“我才不喜欢你。”

他原本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这么不禁逗。看着她因为着急解释,面红耳赤的样子。

陆祉年笑了。

笑的肩膀都在微微颤抖,瓮沉又低敛的声音敲在姜岁初的鼓膜上。

姜岁初不明白他笑什么,只是在他的笑声中脸越来越热,“你..你笑什么笑。”

陆祉年见她有些要抓毛的样子,识趣的收敛的笑声。他放下可乐,转而认真的看向她。

“你是不是给我买药了?”

姜岁初蓦然抬起头,眼里全是惊讶。

他怎么知道的。

不用她回答,陆祉年也知道答案了。小姑娘脸上藏不住事,什么东西都写在眼睛里。

姜岁初来不及否认,他又问,“那冲剂是你买的?”

话虽然是疑问句,但语气确实肯定的。

他已经确定了那感冒冲剂是她买的。

姜岁初又一次惊住,张了张嘴,“你怎么知道?”

得到肯定答案,陆祉年似乎心情瞬间明朗起来。他单手肘在石桌上,手掌撑着脸,歪着头,下巴点了点石桌上的单词本。

“字迹。”

姜岁初顺着他的视线落到翻开的单词本上。她记单词喜欢边写边记,单词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词性和词义。

刚他坐着无聊随意一瞥,看到了单词本上她写的字,和早上那张便利贴的字迹不谋而合。又想到中午在奶茶店门口,她那一眼看似平静无波,又有些委屈难受的眼神,他就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姜岁初看了眼单词本,啪的一下将单词本合上,抱到怀里。

“我..我是因为你借了我雨伞,有些过意不去才给你买药的。”她又开始结结巴巴的解释起来。

陆祉年依旧是那个姿势,歪着头看她,“你怎么不亲自拿给我?”

伞也不当面还,药也是悄悄送,像是故意躲着他。

姜岁初闻言一顿,躲开他的视线看向边上开的正艳的三角梅。

“陆同学太受欢迎了,我怕别人误会。”说着又低下了头喃喃道:“再说了,你不是都扔了吗,亲自拿给你然后亲眼看你扔垃圾桶吗。”

小姑娘越说越小声,到后面完全听不见说了什么。但陆祉年还是听见了。

“没扔。”

姜岁初不明所以的啊了一声,看向他。

他别开眼,食指戳了戳眉骨,有些不自在的开口,“中午你看到的那些是别人送的,你买的冲剂....没扔。”

解释完陆祉年觉得自己有些荒唐,换做别人,他大概会放任她误会下去,这样也省的给人家无望的希冀。

姜岁初也有点懵,恍恍惚惚地明白过来他好像是在向自己解释。也没有细想他为什么独独没有扔自己送的,她虚虚点了点头,说:“别人也是一片好意,你不应该就那样扔垃圾桶的。”

陆祉年闻言嗤笑一声,忽然一双长腿转了方向,大喇喇的敞开,俯身手臂撑在大腿上,靠近她。

少年眼睫长而卷翘,一双桃花眼微微眯着,眼眸深邃,像是一只专门勾人魂魄的狐狸精。

姜岁初觉得好像是要陷进去了,像是甘愿献祭的少女。

姜岁初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怔愣住了,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住。她脊背僵硬,脑袋硬邦邦的往后仰,试图拉开一点距离。

“你..干嘛?”

陆祉年将她圈在自己的方寸之间,随着她说话,呼吸打在他脸上。看着她飞快扑簌的眼睫,陆祉年勾了勾嘴角,右边脸颊的向内凹,扯出一道浅浅的酒窝。

“你管的还挺多啊。”他声音懒懒散散,勾着些笑意。

最后一个字拖长了尾音,听上焉坏焉坏的。

姜岁初看着他一脸坏笑,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