旨是为了给山区的孩子们更好的教育环境,为了出一份力,沈屹泽把自己设计并私藏的一款钻石手链拿出来了,林梦则是拿来了一只明代的青瓷花瓶,足见诚意。

林梦让沈特助给苏老拿来外公的字,顺便又聊了几句,沈屹泽去一旁拿了杯香槟。

“安杳,你也来慈善晚宴?”

沈屹泽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丁赞,他一袭白色西服,温润如玉,颇有白马王子的风范,好像从高中时期认识他就是这副好脾气的样子。

“学长,好巧。”

“喝酒之前可以先垫垫肚子,你先生没陪你过来?”今天丁赞是代表一念的秦总过来的,他已经寒暄社交过一轮,意外遇到沈屹泽他也很惊喜。

“不知道丁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林梦霸道地搂过她的肩,将她背后风光挡得严严实实,虽然这个角度的丁赞根本看不到。

“许先生误会了,我只不过是看到安杳一个人在这边便问了一句。” 丁赞拿着香槟隔空向他举了举,他没有叫许总而是选择了叫许先生,似乎这样,能减少对这个男人的怵意。他注意到,两人的衣服似乎经过刻意的搭配。

林梦轻笑一声,幽深的眸底划过满满的不悦,好烦,他叫她安杳,有这么熟吗?注意到丁赞的眼神一直在沈屹泽身上,他脱下外套直接盖在女人肩上,冲着对方一挑眉。

“看不出来丁先生这么关心我太太。”

“学长,这是我先生,林梦。”沈屹泽笑着介绍,又杵了杵林梦,“这是我高中时期的学长,丁赞。”

“走吧,慈善拍卖快开始了。”男人睨了对方一眼,霸道地将她带离。

“你在吃醋?”

“没有。”

“没有就没有吧,走这么快干嘛?”

男人没说话,却放慢了脚步。

第58章 许狗

慈善拍卖开始后,林梦递了个册子给她,“有什么喜欢的?”

沈屹泽随意翻看,眼神落在一个玻璃种的翡翠镯子,看上去很适合许母。她点了点,随后,林梦便以800万成交价拍了下来。

不久后,沈屹泽设计的那款钻石手链出现在大屏幕上,满钻的手链在灯光下璀璨夺目,最特别的是手链上有一个莫比乌斯环状的设计。当时的设计灵感是爱意无限循环,永不消散。

这条手链一经起拍就迎来了几轮加价,炙手可热,主要是造型时尚别致,这些太太小姐们也喜欢。沈屹泽注意到,甚至连丁赞都举了两次牌。自己的设计被认可,又能帮到山区的贫困儿童,自然是喜闻乐见。

她扯了扯林梦的袖子,得意地眨眨眼,“好多人举牌啊,我看到学长都喊价了呢!突然有些舍不得了。”

林梦突然有些吃味,不爱从她的嘴里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还叫得这么亲密。男人眯了眯眼,语气不辨情绪,“舍不得就留下来。”说完,喊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价格。

结果自然是价高者得,现场也没人傻到跟许氏拼财力。

沈屹泽扶额,一模一样的戏码复制粘贴,再度上演,这个败家男人又开始了。

有钱了不起吗?

还真是了不起。

“哪儿有人自己拍自己的东西的?”

车内,沈屹泽没忍住吐槽。

“最终都是为了慈善,过程不重要,给你戴上?”

林梦握过女人细白的手臂,将钻石手链戴在了她的腕间。昏暗的车内,钻石闪着夺目的光,惹人眼球。

“好看吗?”虽然前一秒还在吐槽,后一秒沈屹泽便抬起左手在男人眼前晃悠,眼底的光与钻石交相辉映,有过之而无不及。

车内的钢琴曲缓缓流淌,林梦温柔地亲了亲她的手腕,眼含笑意。

“哎,是学长,我跟他道声别。”沈屹泽降下车窗,冲着外头的丁赞挥了挥手,“学长再见。”

丁赞刚才过来时就注意到了这辆车与其嚣张的车牌,估计在c市都难找出来几辆,刚打量了几眼就看到窗户下降,沈屹泽的小脑袋出现。是林梦的车,那便不足为奇了。

“晚安。”他正好对上林梦森冷的眼神,看到他与沈屹泽贴得极近,说不上来的一阵心酸。“对了安杳,这次和VT的合作很成功,有机会着明天大家一起吃个饭,就当庆祝了,你看如何?”

沈屹泽不以为然,刚想答应,林梦却一脸不爽地扣紧了自己的腰,“明天杳杳和我要回老宅吃饭,恐怕不能去赴丁先生的约了。”

“?我们明天要去老宅吗?” 她怎么不知道。

林梦一副坦然的样子,“嗯,妈刚给我打过电话。”

车前的沈特助眉心一跳,明天不是有一个饭局吗?得了,懂了。幸好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饭局。

丁赞面下并没有表露出什么,但他感受到了林梦对他并不算友好的语气,“那下次吧,我就先回公司了,秦总还得我汇报今晚的拍卖情况。”

“学长拜拜。”

话音未落,沈屹泽被林梦强行转过脑袋,唇间恶狠狠地落下一片温热,“跟别的男人这么亲近当我不存在?嗯?”随后,并没有给她辩驳的机会,再次掠夺了她的呼吸。

车窗未关,丁赞像是有预感地回过头去,车内的男人盯着他,牢牢护着沈屹泽的脑袋深吻不停,挑衅地扬了扬眉。

沈屹泽趴在他的肩膀上大口呼吸,不知道他又突然发什么疯。“你干嘛呀?”因为缺氧,整个声音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你再对他笑一次试试。”男人的声音阴戾森冷,带着莫名的吃味。

???

“他是我高中学长,最近又有合作,简单打个招呼……”说着说着,她反应过来,“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呵。”简单一个字,却引人遐想。

“哦,你承认自己吃醋了。”她才不管,一想到林梦挥竟然会吃醋,沈屹泽现在心情好得很。车窗倒映光影,也映着女孩的笑脸。

*

沈屹泽醒来的时候床边已经无人,走进卫生间看到林梦正在刮胡子。他胡子长得快,有时候醒得早她会悄悄摸一摸他的胡茬。林梦每天早上都要刮,然后又是一副清清爽爽衣冠楚楚的样子。

“醒了?”男人裸着上身对着镜子抹剃须泡沫,声音带着晨间的低沉磁性。

沈屹泽愣愣地望着他,这人…怎么不穿衣服啊。身材这么好,真的不是故意在勾她吗?

猝不及防,她被抱到了洗脸台上,手中被塞入了电动剃须刀。

“试试看?”

她略显紧张地抿了抿唇,“我不会…”

“很荣幸我可以成为第一个。”

林梦抬着她握着电动剃须刀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下巴上,挑眉看着她。沈屹泽想起自己在小绿江看过的那些小说,按照本能打开电动剃须刀的开关。

她一手搭在林梦的肩上,一手小心翼翼地替他挂掉那些剃须泡沫,抿着嘴认真的模样融化了男人的心。一时间,寂静的空间里只有电动刮胡刀发出的轻微响声。

结束的时候,她松了好大一口气,要是给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