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珣目光深深:“项目挣钱了,想要点儿什么?”

桑婞不想扫他的兴。

她揣摩他的心思,浅笑着撒娇:“上次见林太太戴了一串澳白珠链很不错!我正想买一套呢,季珣你买给我!”

季珣抬手,轻摸她脸蛋赏玩:“就这点儿出息?”

桑婞的脸靠在他的手掌,像是轻软的猫儿,多多少少有点儿取悦男人的意思:“一套极品澳白也不便宜的!”

季珣像是被取悦了:“那我让人查查!”

……

饭后,他去书房办公,却看不下文件。

他一直想着晚餐时跟桑婞的对话,其实说不上不好,但也绝对说不上好……他索性抽烟漫不经心地想,约莫两根香烟的功夫,他总算想明白了。

桑婞将自己封锁起来。

她戴上面具跟他生活,所以她足够柔顺、足够温婉。

她接受他给的一切,她甚至不拒绝他的求欢,她也会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她像是个完美的妻子,但就是没有爱。

她只是,跟他扮演恩爱夫妻。

她只是,不想跟他吵架,不想再为他的事情烦心。

她只是,应付他罢了!

她的人每晚睡在他身边,但是她的心是不是……在贺季棠那儿?

第126章 季珣:是我要得太多,对吗?

深夜,季珣回到卧室。

卧室里幽暗,桑婞呼吸清浅,应该是睡着了。

他脱衣躺到她身后,面孔凑到她温ᴊsɢ热的颈侧,没有说话,就只是轻轻把玩她的身子,有存心想要弄醒她的意思。

半晌,桑婞呼吸渐炽。

季珣知道她醒了,他的薄唇贴住她耳根很轻地说:“告诉我,你还爱我!”

桑婞睁开了眼睛……

但她无法回应季珣的话,她可以当他的太太,陪他应酬陪他睡觉,她也可以照料他的起居,但是她没办法违心地说还爱他……

他们之间不是交易吗?

跟爱不爱的,有什么关系!

她长久沉默,季珣的心沉了下去,他干脆把她翻了过来压在身下……他在月色下静静看她,黑色眸子浓郁得化不开。

“季珣,怎么了?”

桑婞和他对视了许久,她红唇微启声音沙沙的,浸染着成熟女人的韵味。

她抬了身子,触着他柔软的薄唇。

季珣没有张嘴……

桑婞见他没反应,她探身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来,又抵住他的薄唇轻喃:“睡不着,想做点儿别的?”

季珣眸色更深。

她宁可陪他睡觉,也不愿意说那几个字,她连骗他也不愿意了……

蓦地,他扣住她手腕,将它们狠狠按在雪白枕上。

桑婞被迫挺起身子……

她在他身下颤抖,无助地唤他的名字:“季珣!”

季珣缓缓磨着她,黑暗中,他英挺眉眼带了些许风流样子,比他们结婚时成熟许多,很吸引人,他盯着桑婞嗓音低哑撩人:“想要?想要的话现在就给你!”

他熟知她的身体,故意挑起她的需求,却不满足她。

桑婞鼻尖沁出细汗,细微喘息。

季珣却蓦地松开她……

他翻身到一旁,语气索然无味:“睡觉吧!”

桑婞松了口气。

她背过身去,脸正好对着那一小盒子东西,她轻轻将它放回抽屉……然后她就被季珣搂住,拖到他的怀里。

他的怀里很温暖,他也抱得很紧……

桑婞闷在他的怀里,小声说:“季珣,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他没有说话。

沉默了约莫十分钟后,桑婞以为他不打算回答了,她也放松了身体准备睡觉,但这时季珣却哑声开口:“是我要的太多,是吗?”

桑婞无法回答……

*

这晚的意外,并未影响他们的生活。

周日,桑婞第一家甜品店【千玺】开业,除了她跟林萧的朋友,季珣生意场上的太太们也过来捧场,开业酒会十分热闹隆重。

桑婞招呼完一圈客人,走回林萧身边。

“一个漂亮的开头!”

两个女孩子相视而笑!

桑婞放下香槟杯子,为林萧整理了下礼服:“这样就更完美了!以后谁见了你,都要叫一声林经理!”

林萧也为她整理。

今天特殊场合,桑婞穿了一套纯白香奈儿套装,林萧则是黑色成衣同样走的高端路线。她很感激桑婞,若不是桑婞这辈子她就趴在泥巴地里了。

她看着桑婞精致小脸,低低地问:“跟他过得怎样?他待你好不好?”

桑婞微笑:“挺好的!你别担心我!”

林萧眼里有着泪花,她说:“桑婞,这辈子我都报答不了你!若是他待你不好,你告诉我,我为你出气!”

桑婞说她傻气:“真的!我过得挺好的!你啊,把自己顾好就行啦!”

两人说着话,一个导购店员过来小声说:“陆太太,刚刚我看见陆总过来了,跟您说一声!”

季珣来了……

桑婞探身四下看了看,没有见着季珣的身影,她冲林萧点头:“快到剪彩的时间了,我去找他过来!”

林萧含笑:“快去吧!”

……

季珣人在大厦中庭,他站在蓝色落地玻璃前,安静吸烟。

今天,他特意穿得讲究。

雪白的风琴衬衣,外面是订制手工丝绒西色西装,整个人显得特别矜贵……但此时他抽烟的样子,又是那样落寂!

他过来半小时了。

来的时候在门口,他看见两大排庆贺的花篮,有一束花篮特别显眼,是一把海棠花,这个季节能找到这花是真不容易,他看了署名——贺季棠!

桑婞应该很喜欢,她将它放在正中的位置。

而他这个丈夫,花了心思送的8只花篮,孤零零地在一旁,并未得到女主人的重视……

季珣便没有进去。

他抽烟的时候不由地想,昨晚她应付他都不肯,是不是心里装了人……所以那一句爱他,她怎样都不肯出口!

桑婞找到季珣,她看见他落寂身影。

她缓缓走过去,来到他身边,仰视他英挺侧脸,她其实不是没有感觉到他的失落,但是感情就是这样,谁也勉强不了谁。

心,长在自己身上……

旁人左右不了!

她将手搭在他的手臂上,踮脚拿掉他唇上的香烟,轻道:“别抽那么多烟!一会儿就剪彩了,我们进去?”

季珣黑眸直勾勾的,没有说话。

桑婞上前为他整理领巾,柔声说:“最近你抽烟挺多的,对身体不好!”

“你关心我?”

季珣才问完,他衣袋里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白筱筱打来的!

上周白筱筱等来了适合的肾源跟心脏,她有百分之二十的机会可以活下来,季珣跟她的主治医生商量过后,决定给她手术,至于能不能成功得看白筱筱的造化了!

桑婞也看见来电显示,

她沉默了片刻,很温婉地对季珣说:“你先接电话,我到店里等你!”说完她就转身离开。

下一秒,她的细腕被人捉住。

季珣是一点一点将她拖回来的,他把她身体转过来,他低头看着她,很轻地说:“我说了要接她电话吗?”

桑婞微微的笑:“季珣,我以为你想要体贴的太太!”

“我不想要!”

季珣黑眸盯紧她。

这一刻,他抛掉了所有的伪装,他跟她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桑婞,我要的不是体贴的太太,我想要的是爱我的妻子!她不许我接其他女人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