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盖子在屋子各个角落以及刘家父母的身上撒满油。

刘家父母死死盯住她,眼里都是恐惧害怕,嘴里不停发出唔唔的声音。

他们越害怕楚攸宁越兴奋。

她拿上灶台上的火柴,若无其事地走出去。

下一秒她朝他们咧嘴一笑,火柴划过盒子侧面,火瞬间燃起,发出呲呲啦啦的声音。

“拜拜,有缘地狱见了。”

燃烧的火柴在半空划出漂亮的抛物线,落在了刘家父母身上,刹那间火龙吞没了整个屋子。

她朝起火的屋子比了个中指,趁还未有人来之前逃走了。

离开前,她与刘家傻儿子擦肩而过,可惜他没注意到她。

全村人闻着火味匆匆抱着水桶过去救火。

楚攸宁凭着原楚攸宁多次逃跑的经验朝出村口跑去,突然她顿住了脚步。

她转过身看向某家村民没有猪的猪圈,一个脖子上缠绕着铁链的脏兮兮小男生正直直地盯着她。

两人四目相对。

第3章

楚攸宁只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随即重新抬脚向前跑去。

她又不是天神,哪有时间管别人死活。

沈无咎一怔,朝她喊道:“你帮我解开铁链,我可以带你逃出深山!”

无人理他,楚攸宁继续往前走。

他清冽的声音更大了些:“我知道怎么出去!下山路只有一条!你一个人是跑不出去的!”

“我……”

“别喊了,你想死啊!”楚攸宁停下来不耐烦地打断他。

沈无咎指了指脖子上的铁链:“你救我我就不喊。”

她看着他皱眉妥协道:“你闭嘴,我就救你!”

沈无咎立刻停止声音。

楚攸宁边叹气边撑着手翻过她身体三分之二高的围栏。

稳稳落地,沈无咎静静看着她。

她没好气地白了眼前的男生一眼,呼吸就微滞住了。

满是污垢下掩着的是一张俊逸绝伦的脸,完美得如动漫建模。

楚攸宁脑海里,浮现了一个词,男妲己……

愣了瞬后,楚攸宁收回惊诧的视线,低头观察他脖子上的铁链。

沈无咎脖子上的铁链是镀锌材质,尽管没有其他材质坚硬,可单凭楚攸宁根本无法徒手扳开。

猪圈内除了泥巴就是杂草,她只好再次翻出去寻找可利用的东西。

她摸进这户人家主屋旁边的杂物房,眼睛一亮,挑眉看着眼前唾手可得的手拉锯子。

毫不犹豫,她拿起锯子提脚往外走。

刚迈步,门口突然传来成年人的交流声和木桶掉落的碰撞声。

房屋主人回来了。

楚攸宁暗骂一声,眉眼肃然。

她躲在黑暗中走到窗户边,看向外面的情况。

现在这具身体还很弱小,如果强行出手,很可能谁都跑不了,她必须静观其变。

外面大致有四五个人,一个身材肥胖的男人正站在猪圈前和小男生大眼瞪着小眼。

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个估摸两百斤的女生,她的脸上还泛着红晕。

隐约的对话传了过来。

“老子要你娶我女儿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要不是我女儿看上了你,你现在还在黑窑厂里干苦力!”

沈无咎冷着脸,置若罔闻没有接话。

胖女孩伸出手想摸他的脸,被他躲开了。

她噘着嘴撒娇道:“哥哥,你是不是吃醋了,为了你我愿意把他们都遣散的!”

沈无咎别开脸:“滚。”

男人勃然大怒道:“你还敢嚣张!我再关你几天,你个小狗崽子照样乖乖做我女婿!”

“做梦。”沈无咎说道。

过几分钟,传出一声巨大的摔门声,外面的人都跟着进去了。

楚攸宁确认外边无人了,她拿上锯子悄无声息地重返猪圈内。

沈无咎听见声音,转过来地看着她,“不许说出去。”

“我考虑下。”楚攸宁笑道。

她又对他说:“趴下来。”

沈无咎照做,趴在地上。

楚攸宁跪着拉直链条,在距离沈无咎肩膀一厘米宽的位置固定锯开的位置。

楚攸宁沉声道:“我锯的时候别动。”

沈无咎嗯了一声。

楚攸宁耐心地慢慢拉锯铁链,沈无咎则仔细打量着她的脸。

她脸上黑漆漆的,看不出真实样貌。倒是鼻头上的一颗小红痣分外明显。

他自我介绍:“我叫沈无咎,十七岁。”

“吓死你?”楚攸宁眉头微挑。

沈无咎看了她一眼:“夏天的天,玉玦的玦,尘土的尘。”

“哦~名字挺适合你的。”楚攸宁扬唇道。

“你呢?”

楚攸宁想着之后也不会见了,随意说道:“沈大妞,十六岁。”

沈无咎半信半疑:“真叫这个?”

“嗯。”楚攸宁敷衍回答,内心不停吐槽原主这具身体的力量,是真的弱!

“你什么时候被拐来的?”他问道。

“十几年了吧。”她看了一眼他,“你看着细皮嫩肉的,应该没来多久吧。怎么也被拐卖了?”

他眼底的冰冷一闪而逝:“被人下药了。”

楚攸宁了然地点点头。

片刻,他耳边的拉锯声停止。

“好了,起来吧。”楚攸宁放下锯子,扶着他坐起来。

沈无咎看向脖子间缠绕的一截铁链,他伸手扯下来:“谢谢。”

楚攸宁站起来,看着他说道:“之后就靠你带路了。”

“嗯。”

楚攸宁走到围栏边蹲下来,拍自己的肩膀,“踩我肩膀蹬上去。”

她看他没反应,催促道:“别墨迹。”

沈无咎面无表情看着她,随即踩上为墙面翻了过去。

楚攸宁默默翻了个白眼,接着站起来跟着翻了过去。

没过多久,背后突然传来呼喊声。

“村长,你家那俏女婿跑了!”

楚攸宁神色一暗,沈无咎看向她,视线相撞。

齐声大喊:“快跑!”

第4章

楚攸宁和沈无咎从下午跑到黄昏,再从黄昏跑到黑夜。

楚攸宁跑得都大喘粗气,更别说这个细皮嫩肉的沈无咎,嘴唇都被他咬破了。

视线迷糊的沈无咎没注意到,脚绊到一块石头,径直摔倒在地。

楚攸宁连忙想拉起他。

“别碰——”沈无咎惊呼。

楚攸宁卷上他的裤脚,他的脚腕已经红肿起来。

“你脚崴了。”楚攸宁沉声道,“你还能走吗?”

沈无咎试图走两步,脚一碰地便摔倒在地。

他强忍痛意:“你别管我了,赶紧跑吧。”

后面的村民赶了上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楚攸宁闻声看向那边的方向,大致有八个男人。

这个村子的人无一不作奸犯科,恶恶相护,分外团结。

楚攸宁又累又饿,体力又差,就算现在两个妇女她都不一定能打赢,更别提八个壮汉。

“Fuck!”楚攸宁没忍住骂出来,“真是倒霉他爹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她看着沈无咎,随后背对着他,单膝跪下来:“上来,我背你。”

暗色中,沈无咎涨红的脸白了瞬,低声回绝:“不用,你背不动……”

“啧。”楚攸宁不耐烦,“快点。”

她肘推了沈无咎一把,直接背起了他:“抓稳。”

说罢,楚攸宁站起来跑了起来。

她攥足了劲,拼了命地跑,跑得脑袋嗡嗡响,她感觉好像看见她太奶了。

“沈大妞——看前面——”沈无咎突然大吼。

她一下惊醒,这死“狐媚子”又在喊什么……

楚攸宁猛地刹住脚步,抬眸一看,眼前开阔的景象如画卷展现眼前。

一个九十年代感的小镇出现眼前,她居然跑出来了!

“我们出来了!沈大妞,我们竟然从无名深山里出来了……”沈无咎冷冽的声带阵阵颤抖,听得出来很是激动。

楚攸宁莫名被他感染到,早已杀人如麻的她,第一次也有了点心跳的感觉。

她淡定说道:“就这点事有什么好激动的,现在带你去警局报案。”

沈无咎看着少女平静的神情,忽然有些好奇她的年龄是否真实。

他搭在楚攸宁肩膀上的手微微缩紧,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