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弥岑澋时小说》 小说介绍

昨晚,不是梦吗?原来是真的……难怪会那么真实……桑弥五味陈杂,苍白脸上浮现一抹绯色。不过在宋依依看来,桑弥这是故作害羞,在朝她炫耀得意!“别装纯了!赶紧吃了吧!这可是薄爷吩咐的!让我务必亲眼看着你吃下去!”...

桑弥岑澋时(岑澋时桑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岑澋时桑弥)桑弥岑澋时全文最新章节(岑澋时桑弥)

《桑弥岑澋时小说》 第19章 免费试读

“桑弥,我不是你的谢医生。”
岑澋时正要掰开紧紧缠在他腰间那双素白的手。
靠在他背上的人,声音沙哑呢喃:“你是岑澋时……就抱一会儿……”
她怎么会认错呢?
他是岑澋时啊,她爱了六年又努力忘了六年的人,她不会认错。
忘不掉,总是反反复复的让她心痛。
那句话说的没错,年少遇到太过惊艳的人,却又无法走到一起,往后遇到的其他人,再也比不过他的一丝一毫,会误终生。
她太冷了,意识不清的用力抱住他,只想在他身上汲取更多的温暖。
他似乎,无法推开她。
岑澋时闭了闭眼,倏然转身,大手捏住她那截白皙的细细脖颈,往大床上压,俯身欺上来。
那双沉寒的黑眸就那样盯着她,目光危险:“冷是吗?桑弥,这是你自找的!”
男人含住一颗退烧药,长指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张嘴,低头,欺上她发白的嘴唇……舌尖那颗药片,被推进她口中。
药味化开,一片苦涩……桑弥皱了眉头。
可那吻,却依旧在彼此唇瓣辗转,越来越肆意。
岑澋时并不温柔,桑弥久不经人事,痛的想逃,却又被那只大手按回来。
男人的大手,掐着她那截细软腰肢,似要折断她。
他抵在她耳边哑声质问:“谢钧也这样碰过你?”
她以为是梦。
否则,岑澋时怎么会碰她?
她手臂下意识的搂住了男人的脖子,只想在这虚妄的梦境里,汲取更多的温存暖意。
因为是梦,桑弥变得很大胆。
她攀上他肩膀,主动的要命……
男人大手扣住她的后脖颈,长指插进她浓密发丝里,逼近,漆黑深眸盯着她:“想要是吗?”
“……”
又凶又狠,彻底放肆。
……
隔音极好的总统套房,隔绝了外面剧烈的风雨声。
唯有痴缠娇吟,充斥一室。
好痛啊,不过终于不冷了,他身上好热……桑弥眷恋至极。
……
江屿川和张医生候在对面的套房里。
过了许久,岑澋时没有出来。
江屿川抬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多。
“张医生,你走吧,大概没事了。”
张书源离开后,门没关,正对着对面的房间门。
江屿川抬眸看了一眼那紧闭的门,眼底闪过一抹复杂情绪。
岑澋时……是在贴身照顾桑弥吗?
正怔神之间,手机响了。
江晚打来的:“哥,你们怎么还不回来?你明明说好今晚为我洗尘的,桑弥到底怎么了?”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今晚……估计是回不去了。”
“岑澋时哥呢?”
“他……在照顾桑弥。”
江晚一听这话,立刻炸了:“早知道我就该拦着你们的车!桑弥那样对他,他还照顾桑弥?我看岑澋时哥也是被那女人迷晕了头,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在桑弥身上犯糊涂!”
“桑弥受了伤,又发高烧,再怎么说,她也是岑澋时的前女友,岑澋时也做不到真的不管不顾吧。”
江晚冷哼,“照顾可以,可别照顾到床上去了,要是旧情复燃就搞笑了!”
“那也是他们自已的事,晚晚,你少说两句吧。”
江晚咬唇,欲言又止,“哥,你是不是喜欢桑弥?”
“别胡说,我帮桑弥,只是因为岑澋时的关系。”
“我才不信!对了,你不是说,岑澋时哥已经有未婚妻了吗?那他今晚在西洲照顾桑弥,他未婚妻不介意吗?”
“岑澋时对那个宋依依,不过就是做做样子。而且,你岑澋时哥你还不清楚啊?他要做什么,何需跟别人交代什么?”
江晚若有所思,“这样啊……哥,我困了,先挂了。”
“那你早点睡吧,等我明天回帝都,叫上岑澋时他们,一起给你接风洗尘。”
“好!”
……
挂掉电话后,江晚关了灯,靠在床上睡不着。
她抓着手机左思右想,有些不甘心。
前不久,她得知岑澋时订婚的消息,那个宋依依,她也一样不喜欢,可宋依依再怎么不行,也至少比桑弥强多了。
桑弥那女人,可是坏透了。
谁都可以跟岑澋时哥在一起,唯独桑弥不行。
桑弥不仅害得岑澋时哥入狱,还差点让岑澋时哥死掉,桑弥就是祸水!
她找到宋依依的电话打了过去:“宋小姐是吗?我是江屿川的妹妹,江晚。”
“晚晚妹妹啊,有什么事吗?”
“宋小姐,我是怕你后院起火才告诉你的,岑澋时哥现在人在西洲,正在酒店照顾桑弥,桑弥你知道吗?”
又是桑弥!
宋依依咬牙,面上微笑:“多谢妹妹提醒,还请妹妹把酒店地址发给我。”
江晚勾唇一笑,得逞了。
……
西洲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
整座城市被冲刷的干净明亮,一缕阳光照进总统套房内,洒在大床上。
桑弥动了动身体,浑身像是散架般酸痛。
她抬手遮住了刺目的光线,缓缓撑开沉重眼皮。
“醒了?”
宋依依坐在床头,恨恨的盯着她。
桑弥大脑一时空白,“宋小姐……你怎么会在这儿?”
宋依依抓起一瓶药砸到桑弥身上:“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吃药吧!”
“吃药?”
宋依依不耐烦了,“你在装什么糊涂?我算是看出来了,上次我让你开个价,你不开,搞了半天,存的是这种下贱心思!现在你如愿以偿的再一次把薄爷勾上床了,还在装什么蒜?”
桑弥脸色一怔。
昨晚,不是梦吗?
原来是真的……难怪会那么真实……
桑弥五味陈杂,苍白脸上浮现一抹绯色。
不过在宋依依看来,桑弥这是故作害羞,在朝她炫耀得意!
“别装纯了!赶紧吃了吧!这可是薄爷吩咐的!让我务必亲眼看着你吃下去!”
这是避孕药。
桑弥捏着那瓶药,怔愣了一会儿。
宋依依以为她是不想吃,“你不会真的以为,睡个两次,薄爷就对你青睐有加,愿意让你怀上他的种吧?”
桑弥心口,被刺了一下。
她倒了一颗药出来,干脆的吞了下去,水都没喝。
“宋小姐,这样可以了吗?”
宋依依这才满意,不忘警告她:“桑弥,你别以为薄爷愿意碰你,就是真的看重你,这种事,对男人而言,不过就是图个乐子,你别太当真了!上次那一百万,如果你觉得还不够,可以重新开个价!”
“宋小姐,我和薄爷昨晚就是个意外,你不用放在心上,也不需要再用钱打发我。”
宋依依眸子一眯,“所以,你还在痴心妄想是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