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茵陆景司》 小说介绍

这么简单的戏份接二连三出问题,是你演技太差,还是根本不走心?无论哪一条,对你这样刚有些名气的艺人来说,风评都不好吧?”“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个龙套教,你以为这是学校,是班长就能管我?”...

岑茵陆景司(陆景司岑茵)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陆景司岑茵)小说全文无删减版在线阅读

《岑茵陆景司》 第18章 免费试读

现场各就各位。
岑茵和夏琉璃也站到边缘的位置。
尽量忽略裴妄的岑茵,尽可能沉浸戏中。
副导演喊开始,洛卿和萧忌又打了起来。
刀光剑影中,岑茵和夏琉璃在威亚的牵扯下,齐齐向后摔去,凸显魔尊萧忌的强悍。
她们刚落地,就听到娄月懊恼的声音。
“导演,真不好意思,我太入戏忘记说台词了。”
夏琉璃痛得呲牙咧嘴,此刻听到这话,简直暴怒。
“该死的,她就是故意的!”
岑茵把她扶起来,“都怪我,连累你了。”
娄月是针对她,却害得夏琉璃和她一起遭罪。
“你和我都是受害者,和你有什么关系。”
夏琉璃把岑茵的袖子挽起来,上面都是划伤。
“而且要不是落地的时候你用胳膊护着我,也不会擦伤,那死女人演技不行心机行,忘台词是假,坏心肠是真。”
导演先是瞄了眼裴妄,男人此刻抿着茶水,浑然不在意的样子。
他就马上纵容的说,“没事没事,再来一条,这次别忘了。”
娄月娇笑,“谢谢导演。”
然后似笑非笑的走到岑茵和夏琉璃面前。
“摔疼了吧,真不好意思,待会儿还得让你们再摔一遍。”
夏琉璃是不可能咽下这口气的,撸起袖子就要抽她。
岑茵拦住她,“戏比天大,我们摔几遍不要紧,只要能达到好效果那就值得,就是不知道现场的工作人员会怎么想你了。
这么简单的戏份接二连三出问题,是你演技太差,还是根本不走心?
无论哪一条,对你这样刚有些名气的艺人来说,风评都不好吧?”
“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个龙套教,你以为这是学校,是班长就能管我?”
娄月眯眼,“在这圈子里谁地位高,谁就掌握主动权,我让你摔几次,你就得摔几次。”
至于风评,谁敢说三道四的。
她花钱买水军洗白不就得了。
娄月得意的回去补妆,夏琉璃真的要被气笑了。
“这女人还没红就膨胀到这地步,真要是红了,不得窜上天?”
岑茵收回视线,把袖子里的伤口遮住。
那边,副导演让各就各位,准备再来一条。
她们只好重新站过去。
裴妄骨节分明的手指,无规律的转着茶杯的边缘,沉冷的面容看不出什么情绪。
只是一双薄凉的眼眸,不着痕迹的掠过岑茵和她刻意遮掩的手臂上时,眸底的暗色沉降下来。
副导演喊了开始。
洛卿和萧忌吊起威亚,打得如火如荼。
果然娄月又开始了。
在岑茵和夏琉璃摔出去后,马上扶着额头。
“导演不好意思,吊威亚的时间太久,我有点头晕,能不能休息会儿再来一条?”
“娄月你怎么回……”事儿!
这么简单的戏份,却卡了三次。
导演正要发飙,结果忽然想到什么,马上换了副面孔,瞬间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怎么会……会这么不注意身体啊,赶紧休息休息,五分钟后再来一条。”
说完看向裴妄,“裴总,您觉得如何啊?”
裴妄淡谑,“片场的事,导演说得算。”
这一句话让导演摸不着头脑。
这究竟是觉得可行,还是不可行?
“不过在开始之前,我过去和她说几句话,她的状态似乎不太好。”
裴妄说完,已经站起身朝锁定的人走了过去。
导演还以为他是要去找娄月的。
而现场这么多人并没听到裴妄和导演的对话,只见那个矜贵非凡的男人朝群演的方向来,都不由得怔住。
继而捂住嘴巴,掩不住狂喜的议论纷纷。
尤其是娄月,也对款款走来的男人看呆了。
凭借父亲的关系,她去过yw集团几次,却没有找到可以和他搭讪的机会。
难道说,裴妄认出了自已?
一定是这样,否则为什么会朝自已走过来?
她脑子里甚至浮现出一见钟情的戏码,飞快的整理好着装,摆出自已认为最可人的笑容。
毕竟他可是裴妄,深城里最年轻多金却只手遮天的男人。
父亲说过,要是有朝一日能被裴妄看上,可以说是平步青云。
单不论他的权势和财力,就是这张脸,就足够让人心潮澎湃了。
所以嫁给他是深城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事。
此刻,娄月简直犹如坐上过山车似的心跳急速,脸蛋在裴妄越来越近的时候红扑扑的,正准备装晕往他怀中一倒,上演一出偶像剧的戏码。
只是裴妄的脚步,却丝毫没有停顿的从她面前经过。
然后娄月就眼睁睁的看到裴妄站在岑茵的面前。
他的指尖撩起她垂在胸前的假发,轻笑,“意意,你的兴趣还真是涉猎广泛,手机关机,就是在玩这些啊。”
娄月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模样。
同样目瞪口呆的,还有岑茵身边的夏琉璃。
旁人或许听不见男人说了什么。
可夏琉璃却被这纵溺的话字字暴击。
虽然不知道他具体什么身份,但连导演和制片人都点头哈腰,尊称他为什么总的,怎么也该是个豪门权贵之类的。
岑茵的背脊绷紧,垂下眼帘。
——她的确低估了裴妄的恶劣性。
周围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她身上。
可想而知,今后在剧组的日子不会太平了。
“怎么,不希望我出现在你面前吗。”裴妄明知故问。
岑茵深吸了口气,抬头看他,“怎么会。”笑容无可挑剔,“小叔。”
裴妄眉梢轻轻一抬,面上没多少情绪。
夏琉璃捂住嘴巴,眼睛瞪得浑圆。
家人们,谁能懂啊,朝夕相处的舍友居然是隐藏富二代!
“那个意意,这位帅哥是你小叔?亲的?”
岑茵没有避讳的摇头,“不亲,我借宿在他家,小叔是礼貌性的称呼而已。”
结果下一秒,裴妄骨节分明的手就落在她脑袋上揉了揉。
语气格外温和,混了点笑音,也夹杂了一丝意味不明,“虽然没血缘,不过意意和我关系最好,对不对?”
看到这一幕,娄月的眼睛瞪得都快要充血了。
岑茵到底和裴妄是什么关系?!
裴妄居然这样……这样抚岑茵的发丝,无比宠溺似的。
她只恨不得自已就是此刻的岑茵。
见岑茵默不作声,裴妄忽然俯身凑近她的耳畔,用彼此才能听到的声音在她耳边倏地笑了一声,“你好像很怕我会说出点什么,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这么为难,不过意意,我挺喜欢看你这么局促的模样的。”
“裴妄,你别乱来,温雅在这里。”
岑茵垂在身侧的双手悄悄握紧。
裴妄低了低视线,唇角稍弯,“你这样会让我误以为你在吃醋呢。”
抚她发丝的手,缓缓落在她脖颈上捏了捏,“我很喜欢你这样,吃醋给我看,所以我要给你点奖励。”
岑茵的眼角不自觉的跳了下,想往后退,但裴妄不肯松开她。
她语气有些慌,“裴妄!”
“在呢。”见她紧张,裴妄甚至带了点笑腔,“还记得昨天答应我的事吧。”
分手。
要她和陆景司分手。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意意,我没兴趣插足别人的感情,但你若是一拖再拖,我不保证会做出点什么。”
裴妄的薄唇在她耳边张合,时不时刮蹭过她耳垂。
岑茵咽喉微微滚动,血液似乎寸寸冷了下去。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