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弥岑澋时小说》 小说介绍

南初开了两个小时的车,将桑弥送到西洲乔家。桑弥站在乔家别墅的大门口,忽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这里,明明曾是她的家,可记忆里,这个家却没给过她一点温暖美好的回忆。桑弥捏紧了拳头,踏进了乔家大门。...

桑弥岑澋时小说(岑澋时桑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桑弥岑澋时全文免费完结版阅读(岑澋时桑弥)

《桑弥岑澋时小说》 第15章 免费试读

桑弥连忙回到医院。
南初说:“相思想喝酸奶,我就带她去楼下的便利店买酸奶,我刚付完钱,一转头人就不见了!”
桑弥还算镇定,“我们去便利店查监控吧!”
便利店老板人不错,听说她们丢了孩子,二话不说就调出了监控给她们看。
画面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将相思掳走了……
“予予,这什么人啊?你认识吗?要不我们报警吧!会不会是岑澋时的人啊?”
桑弥脸色苍白的摇头,“不是,这个人……是乔帆的助理,一定是乔帆!”
她只想到乔帆会找到温晴,用温晴来威胁她。
可没想到,乔帆为了和叶家攀关系,连六岁的孩子也绑!
桑弥立刻给乔帆打了一通电话,她失控大吼:“乔帆,你绑走相思到底想干什么!”
电话那边的乔帆,气定神闲,啧舌道:“予予,瞧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就是派人去把相思接来西洲玩玩儿,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是相思的外公,我想我孙女了,看看她都不行吗?”
“乔帆,你别再惺惺作态了!你要是敢动相思,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小相思就是桑弥的软肋。
抓住这个小野种,就等于捏住了桑弥的致命点。
乔帆再清楚不过,“予予,回家看看吧,你也六年没回家了。这些年,爸还是想你的。”
桑弥攥着手机的手,怒到发抖。
这虚伪的父爱,令她恶心。
……
南初开了两个小时的车,将桑弥送到西洲乔家。
桑弥站在乔家别墅的大门口,忽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里,明明曾是她的家,可记忆里,这个家却没给过她一点温暖美好的回忆。
桑弥捏紧了拳头,踏进了乔家大门。
刚到客厅,乔子安便从楼上下来,“哟,这不是我姐吗?好久不见啊,姐!”
乔子安,乔帆和丁雪梅在外面生的孩子,仅比桑弥小一岁。
她十岁那年,乔帆就是在这个楼梯转角和温晴吵架,乔帆想将丁雪梅母子接回乔家,温晴不肯,他便指责温晴生不出儿子。
两人争吵推搡之间,乔帆失手将温晴推下楼,导致温晴成了植物人,一睡便是十一年,直到三年前,才在桑弥的照顾下苏醒。
桑弥这辈,是“子”字辈,就因为桑弥是女孩儿,所以乔帆连字辈都不愿意给她,糊弄的给她取了个名字,名“予”。
予嘛,任予任取。
她的存在,就是乔帆用来上位的联姻工具罢了。
而乔子安呢,光听名字,就知道是被宠大的小孩,子安子安,不仅有字辈,还寓意父母希望这个孩子平安顺遂。
桑弥冷道:“谁是你姐,饭可以乱吃,人可不能乱叫!乔帆呢!他把相思藏哪儿去了!”
提起乔相思,乔子安脸色微变。
很快,他又吊儿郎当的说:“虽然那是个小野种,不过你放心吧,那小野种身上毕竟流着你的血,我爸不会真把她怎么样的。”
“乔帆呢,我要见他!”
相思不见了,桑弥整个人处在爆发的边缘。
她作势就要上楼去找人。
乔帆从实木楼梯上下来,皱眉训斥:“一回来就嚷嚷!还有没有规矩!直呼为父的名字,像什么样子!”
桑弥冷笑,“连自已的孙女都要绑架,又像什么样子!”
“你!”乔帆脸气黑了。
乔子安:“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爸怎么可能会绑架相思?相思都六岁了,你也没带着相思回家看看,爸只是想你们了而已。”
“六年前,你们把我赶出乔家,我就已经和乔家断绝了关系,现在,又在攀哪门子的亲人关系?”
乔帆高高在上的看着她,一副教育的口吻:“血缘关系,是你说断绝就断绝的?你去问问西洲法院,究竟有没有断绝父女关系这一说?”
桑弥扯了扯唇角,讥笑道:“西洲法院,您说了算!乔子安撞死了人,你却让岑澋时顶罪,乔州长,指黑为白是你最擅长的事情!何必问我?”
“啪!”
乔帆一巴掌,狠狠甩在桑弥脸上。
“逆女!”
桑弥嘴角被打出血,她没哭,只是猩红着双眼,怒瞪着乔帆,一字一句咬牙道:“我要见相思!”
“先跟我去叶家道歉。”
乔帆拉她的衣袖,被桑弥甩开。
桑弥像是疯了一样的固执,她站在原地,动也不动,“没见到相思之前,我哪也不去!”
乔帆有些不耐烦了,“叶家那边专程为你设了饭局,去晚了不好。”
“乔州长是耳聋吗?我说,我要见相思,没见到相思,我哪儿也不去!”
桑弥双眼赤红,目光异常冷厉。
像是再晚几秒钟,她的耐心就会被彻底磨光,极端起来仿佛会拿把刀砍人。
乔子安发觉不对劲了,有些后怕:“爸,要不先让姐看看那小孽种吧?”
乔帆恨铁不成钢的摆了下手,似是妥协,“快点,别让叶家等久了!”
“姐,我带你去吧,相思在小阁楼里。”
一听是小阁楼,桑弥一把推开乔子安,冲向了三楼。
乔帆眼神示意了下,乔子安立刻跟上去。
阴暗闷热的小阁楼里,传来虚弱的小女孩声音……
“妈妈……妈妈……妈妈救我……”
“咚!咚!”
相思在里面拍门求救!
桑弥失控了,对乔子安吼道:“开门啊!”
小阁楼的门一打开,乔相思的小身体就倒进了桑弥怀里。
“相思!相思你怎么样?”
乔相思小脸惨白,毫无血色,奶白的额头上全是汗水。
她张着小嘴,呼吸困难,快要晕过去。
“妈妈,相思好怕,里面好黑……”
桑弥忍了一路的情绪,彻底崩溃,她朝乔子安歇斯底里怒斥:“为什么把她关在这里面!你们是疯了吗!对一个孩子下手!”
乔子安被桑弥的突然爆发吓到,他结巴着说:“姐,这、这也不能怪我们啊,这小屁孩儿一路上又是喊又是叫,还对我和爸又踢又咬的,要是不关着她,她早跑了!”
乔帆听到楼上的动静,上来训斥了一句:“要怪,就怪她自已太不听话!这就是不听话的代价!桑弥,别在这个小野种身上浪费时间了,叶家那边还等着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