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弥岑澋时小说》 小说介绍

“薄爷,要推迟会议吗?”“不用,照旧。”“好。”徐正退出去后,岑澋时目光扫到书桌上那本画本。他有些疲惫的坐到沙发上,长指无意识的翻着那本被撕坏的画本。...

桑弥岑澋时(岑澋时桑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桑弥岑澋时最新章节

《桑弥岑澋时小说》 第17章 免费试读

“晚晚!别闹了!”
江屿川一把抢过江晚的手机,解释道:“岑澋时,你别听晚晚乱说,她在开玩笑呢,我……”
可显然,江屿川骗不过岑澋时。
“我不是说过,桑弥的事情,你不准再插手。老江,现在连我的话,你也当耳旁风,是吗?”
岑澋时的声音,冷漠且强硬。
江屿川听出了这话的意思,若这次他非要去,岑澋时怕是会动怒,更甚至,会影响到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可江屿川终究是担心,忍不住替桑弥说话:“岑澋时,桑弥去叶家道歉了,上次她上了你的车才逃过一劫,这一次,我们若是不去救她,她是羊入虎口啊!”
可岑澋时,比他想的还要绝情。
“那是她的事,与我无关,更与你无关。”
话落,不等江屿川再多说什么,岑澋时已经挂掉电话。
一旁的江晚丝毫不意外:“看吧,岑澋时哥是不会让你去救那个女人的!哥,你别忘了,六年前,桑弥可是亲手把岑澋时哥送进去!你帮桑弥,就等于跟岑澋时哥作对!”
江屿川有些心烦,“晚晚,你真是胡闹!”
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我怎么会是胡闹呢,哥,你平时那么聪明,怎么每次在桑弥的事情上就犯糊涂呢!岑澋时哥那么恨桑弥,你敢去救桑弥,就等于踩在岑澋时哥脸上任意妄为!哥,你不能去!谁都可以去,但唯独你,你是岑澋时哥最亲近的兄弟,你不能去!”
江晚说的并不是全无道理。
若是他违抗岑澋时的命令去救桑弥,那以后,他和岑澋时之间,一定会有化不开的芥蒂。
桑弥是岑澋时的心病,更是不能触碰的逆鳞。
可一想起桑弥可能会面临的遭遇……江屿川一时犯了难。
……
叶家。
桑弥站在璀璨的水晶灯下,像个商品一般被叶家人挑选,从上到下的打量。
叶母目光里,难掩那抹嫌弃:“老乔,本来咱们两家联姻呢,是我和老叶主动提起的,也是我们都同意的一门亲事。可当年,桑弥跟个野小子跑了,这事儿闹的西洲人尽皆知。我们叶家在西洲,也是数一数二的名门,我对桑弥倒是满意,可是这悠悠众口,你说,让我们叶家的脸,往哪儿搁啊?”
叶母唱红脸,叶父便跟着唱白脸:“年轻人犯糊涂,也不是什么大事。老乔,我看咱们两家结秦晋之好,是可喜可贺的喜事。予予这么漂亮,配我们家臭小子,绰绰有余!”
乔帆正想松口气。
叶承泽已经开始刁难:“爸,您儿子的头,可是被她砸的到现在还没好清,我今天还头晕的很呐!这要传出去,我多丢人?那天,桑弥可是当着甲方的面儿说,是她拒绝了叶家的提亲!现在又算怎么回事儿,被退亲后,我们叶家又上赶着求亲?这辈子我就没那么丢人过!”
一听这话,乔帆抬手就一个巴掌扇在桑弥脸上:“逆女!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婚姻大事,父母做主!何时轮到你自已做主!还不赶紧给叶公子道歉!”
叶母笑了笑,“老乔,别那么大火气嘛,予予还是懂事的,犯了错,今天就连忙来道歉了。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乔帆立刻催促:“予予,还不道歉?”
桑弥站在那儿,眼眸微垂,始终沉默,像个哑巴。
叶承泽报复心很强,“乔叔叔,看来你们乔家,也不是太想跟叶家结亲,这么没有诚意!”
“桑弥这孩子就是犟了点,她在家跟我说了,她知错了……”
叶承泽邪笑一声,“知错?我怎么没看出来啊。令爱把我的头砸成这样,我可是去医院查了,重度脑震荡,搞不好还有后遗症,凭医院的证明,我可以告她故意伤害罪了!”
乔帆脸色难堪下来,他低声警告桑弥:“你难道想去坐牢不成?桑弥,你别忘了,那个小野种还需要你养活,你要是今天不把这门亲事定下来,叶家告你去坐牢,可别怪我不管你!”
想起相思,桑弥浓密的睫毛一抖……
她咽了咽干涩的喉咙,缓缓开口:“叶少想要我怎样道歉?”
叶承泽轻笑:“既然乔大小姐开口了,那我也不为难你。很简单,你们刚才开车进来的时候,应该看见了叶家别墅旁边靠着山吧,叶家在山上修了一座寺庙,你从楼梯上爬上去,一步一叩头,告诉佛,你错了。”
桑弥脸色煞白。
乔帆显得有些为难,却还是同意了:“若叶少执意如此,那也没有办法了,予予,我早就跟你说过,不听话,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这孩子,就是倔强!”
乔帆的助理赵文博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轻声提醒道,“州长,外面下着大雨呢。”
乔帆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下着大雨,更能突显她的诚意,她犯的错,要自已承担!”
……
sy集团。
偌大的落地窗外,雷电轰鸣。
豆大的雨点,砸在玻璃上,瞬间破碎。
那雨珠,不知怎的,就让岑澋时想起桑弥的眼泪。
也是这样,孜孜不倦。
令他心烦。
徐正端着一杯咖啡进来,看见岑澋时眉头皱着,似是有烦心事。
但待会儿,还有一场重要的董事会。
“薄爷,要推迟会议吗?”
“不用,照旧。”
“好。”
徐正退出去后,岑澋时目光扫到书桌上那本画本。
他有些疲惫的坐到沙发上,长指无意识的翻着那本被撕坏的画本。
画本里,一页一页,全是他的样子。
他伏案认真工作的样子,他专注凝视她的样子,他吻她的样子……
这是桑弥当初亲手画的简笔画,在他们决裂的那一天,他亲手把这画本撕碎了。
后来,在狱中,也不知是怎么了,大概是无聊吧,竟然将这些碎片,一点一点黏了回来。
可破镜就是破镜,就算再怎么努力的黏在一起,依旧掩盖不掉那些破碎的痕迹。
男人的指腹,摩挲着那些撕碎的裂痕,粘在上面的胶带有些割手。
就像是桑弥,总是会刺到他。
无论叶承泽怎么刁难她,都是她应得的报应,不是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