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弥岑澋时小说》 小说介绍

江屿川挂掉电话后,看向坐在副驾驶上的妹妹江晚,抱歉一笑:“晚晚,我有点事要去处理,你要不自已先打车回家?”江晚撇唇,“哥,今天是我回国第一天哎!而且现在外面那么大的雨,你竟然忍心让我自已打车回家!”“我给你报销,行不行?”江屿川目光恳求的看着妹妹。...

(桑弥岑澋时)岑澋时桑弥全文完整版-2023最新热门榜单小说桑弥岑澋时(岑澋时桑弥)

《桑弥岑澋时小说》 第16章 免费试读

桑弥抱着女儿,双眼湿红的缓缓瞪向乔帆,她咬牙切齿的恨道:“乔帆,你连畜生都不如!”
桑弥抱起晕倒的小相思,往楼下走。
乔帆示意身旁的助理:“别让桑弥跑了,叶家那边不能失约!”
“是,我这就去拦大小姐。”
……
南初的车子就停在乔家别墅的门口。
刚才,她想跟桑弥一起进去,但被桑弥拒绝了。
桑弥说,她不确定会遇到怎样的难堪,所以想要给自已留有一丝颜面。
她大概也知道,桑弥那猪狗不如的州长父亲……
她正按捺不住想进去看看,只见桑弥抱着昏迷的相思从大门出来。
桑弥的嘴角,出了血。
“予予,你嘴角怎么出血了?是那个老东西打你了?”
南初义愤填膺的问。
桑弥顾不上自已脸上火辣辣的痛意,只着急的将相思抱进车内,“初初,快开车送相思去医院,她好像休克了!”
“好!”
车子刚要开走,乔帆的助理赵文博带着两个保镖,拦在车前。
赵文博敲了敲后座的车窗,弯腰看向车里的桑弥,微笑道:“大小姐,您还不能走。”
话落,其中一个保镖已经拉开车门,对桑弥做了个“请”的手势。
“大小姐,下车吧。”
南初破口大骂:“你们别欺人太甚!欺负我们今天没带帮手是吧!我马上回帝都就去找帮手!”
乔帆在西洲,只手遮天,霸权多年。
桑弥深知,若是今天不下车,只会惹起更大的祸端。
“初初,你先带相思去医院,有什么情况立刻联系我。”
“那你呢?真要跟他们去叶家道歉?”
桑弥扯唇苦笑,“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的,乔帆还指着我跟叶家联姻,不会动我的,你放心吧。相思就交给你了。”
话落,桑弥就下了车。
两个保镖跟在她身后,她像个犯人一般,上了乔帆的车。
前往叶家的路,就像是赶往行刑的前路。
桑弥太明白,这次去叶家道歉,要承受怎样的结果。
外面下雨了。
车窗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乔帆还在不停地嘱咐:“待会儿到了叶家,你态度好点,别摆着那副死人脸。”
桑弥情绪麻木,不做声。
乔帆又看了一眼她身上的穿着和她苍白的脸色,眼底都是不满:“怎么穿的这么随便?妆也不化,你这样,拿什么资本让叶公子看上你?”
桑弥冷笑:“他看不上我才好呢。”
前面开车的赵文博提议:“州长,不如先去专柜给大小姐挑一身衣服。”
“行吧,也只能让叶家等等了。”
到了奢侈品店的成衣专柜,桑弥像个提线木偶一般,被他们随意摆布。
很快,桑弥变成了外人眼里那个光鲜亮丽的乔家大小姐。
美则美矣,却毫无生气。
乔帆这回满意了,“这才像点样子,走吧!”
他似乎很自信,觉得这样精心打扮过的桑弥,一定会让叶承泽另眼相看。
……
南初开车将相思送去了最近的医院。
“医生,孩子怎么样?”
“受了一些惊吓,再加上她心脏不太好,所以昏迷了过去,不过没什么大碍,挂点葡萄糖,再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不过孩子心脏上动脉导管未闭的问题,还是要尽快做手术,早做早恢复嘛!”
南初这才恍然。
难怪这阵子,桑弥一直找兼职卖唱,原来是为了给小相思攒手术费。
“好,谢谢医生。”
等医生走了,病床上的小相思也醒了,她拉了拉南初的手,气息虚弱:“干妈,我妈妈呢?”
“你妈妈啊,她有点事,不过很快就会回来了。”
小相思摇摇头,不信,“干妈,你能不能搬救兵去救我妈妈?外公太坏了,我怕他们会欺负妈妈。”
是啊,乔帆那么坏,叶承泽更不是什么好东西。
南初拍拍孩子的小手,“你先休息,我去外面打个电话,相思,你不用担心,干妈这就去找人救你妈妈。”
小相思这才乖巧的点点小下巴,“谢谢干妈。”
南初关上病房门,想了半天,还是决定给江屿川打个电话。
岑澋时现在这么恨桑弥,八成是不会管桑弥死活了。
不过那个江屿川,还有点人性。
“喂,江屿川,桑弥被她爸压去给叶家道歉了,上次桑弥砸了叶承泽的脑袋,这次桑弥主动送上门,叶承泽是不会放过她的。”
电话那边的江屿川,正在开车。
“我妹妹今天刚回帝都,我刚从机场接了她,正准备回家。桑弥那边,我恐怕……”
南初怕他见死不救,立马说:“我也是没办法了,才给你打电话,桑弥没几个朋友,岑澋时现在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根本不管桑弥死活。桑弥在叶承泽手里,轻则失身,重则没命,现在只有你有能力从叶家把桑弥救回来。”
轻则失身,重则没命。
南初故意把话说的重了点。
江屿川不免有几分担心,“知道了,我马上开车赶去西洲。”
“那就太好了,你可快点儿啊!”
“嗯,知道了。”
江屿川挂掉电话后,看向坐在副驾驶上的妹妹江晚,抱歉一笑:“晚晚,我有点事要去处理,你要不自已先打车回家?”
江晚撇唇,“哥,今天是我回国第一天哎!而且现在外面那么大的雨,你竟然忍心让我自已打车回家!”
“我给你报销,行不行?”江屿川目光恳求的看着妹妹。
江晚心思伶俐,她朝江屿川俏皮的眨眨眼,“哥,我刚才听到了桑弥的名字,她不是岑澋时哥的前女友吗?她的事,怎么让你去处理?”
江屿川顿了几秒,“她的确是岑澋时的前女友,可你别忘了,桑弥也是我学妹啊。”
“学妹而已,哥,你不会是想……挖岑澋时哥的墙角吧?每次遇到桑弥的事情,你都那么积极!”
“好了,别瞎说了,你快下车吧,桑弥那边是真的有点急事。”
“你不送我回家,我打电话让岑澋时哥来接我!”
江屿川来不及阻止,江晚就已经拨通了岑澋时的电话。
“喂,岑澋时哥,我晚晚啊,你现在能不能来广发路接我啊?”
“你哥呢?”
江晚似笑非笑的看着江屿川,对电话那边的岑澋时说:“我哥啊……他说他要去处理桑弥的事情!”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