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茵陆景司》 小说介绍

娄月气得身体发抖。夏琉璃没听见她们在说什么,凑上来还笑嘻嘻的。“娄前辈,关于你倒地的姿势,我们可以深入探讨一下,你最后一条还挺不错的,让我受益匪浅呐,这角色像是天生为你而生的。”娄月受到羞辱般的看向裴妄,企图想博取一丝怜惜。...

陆景司岑茵(岑茵陆景司)小说在线阅读_陆景司岑茵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大结局(岑茵陆景司)

《岑茵陆景司》 第20章 免费试读

三言两语,夏琉璃就懂了她什么处境。
脑补了寄人篱下小可怜的剧本。
“原来是人面兽心衣冠禽兽,真白瞎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怪不得你节假日从来都不回家,总是自已一个人在宿舍。”
她一言难尽地偷偷看了裴妄几秒,觉得这张脸在他身上太可惜了。
不过依旧重情重义的拍拍胸脯保证。
“意姐放心,以后我红了,就是你的靠山,谁也不敢欺负你。”
岑茵笑笑没说话。
娄月绑上威亚吊起之后,重重的顺着风向,摔落在地。
浑身的酸痛让她五官都拧在了一起。
从出道开始就没遭罪过,但凡威亚的部分,她只需要露个正脸,反正有替身。
她肯重拍这段戏,全是因为忌惮裴妄。
从地上爬起来后的娄月咬紧牙关,眼眶很红、很委屈。
裴妄没什么情绪的眸子掠过她,周身生冷的气息骇人得厉害。
显然,结果是不满意的。
不用他开口,缙云就看向导演。
“仙侠剧就该有仙气,娄小姐落地时头重脚轻,似乎不太好看。”
导演擦了擦冷汗,“那,那就再来一条,演员不分小角色,能演好就是好角色,娄月你准备准备再来一条……”
娄月还没站稳,就听到这么一句。
可接触到裴妄冷淡的眼神,只能压住那股气,再去演一次。
地上什么都没铺,在半空中翻滚一圈之后,威亚骤然抽去力气,人就会失重落地,首先接触到地面的就是肩膀或者后背。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镜头,足足拍了四遍。
悬空,翻滚,再坠落。
几次三番重复拍这段戏,娄月就已经爬不起来了。
头上的发髻东倒西歪,一身仙气飘飘的纱裙也已经灰扑扑的。
裴妄半敛着眼眸养神,棱角分明的五官在明暗中起承转合,像是蒙上了一层黑纱似的,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这黑纱之下,让人心悸。
他漫不经心的摩挲着尾戒。
现场发生的事和他无关紧要似的,依旧没有任何表态。
可娄月显然已经遭不住了。
导演冷汗涔涔,偏偏裴妄还不松口。
这样下去,娄月不用继续拍,可以直接送到医院去了。
但周围的人都不敢上前搀扶她。
缙云看了眼岑茵,岑茵抿了抿唇,没说话。
缙云正欲‘再来一条’时,岑茵上前,单膝蹲在娄月面前。
“你还行吗。”
大概还有仅存的善意,岑茵对娄月伸出手。
娄月‘啪’的一声甩开她的手,看她时几乎是咬牙切齿。
“用不着你假好心,我记住你了岑茵,以后咱们走着瞧。”
见她还有力气,岑茵把手收回去。
“演员,就是要精益求精,这是你ng的时候自已说的,而且你不该记恨我,你该记恨裴妄,是裴妄让你摔的。”
“别以为有裴妄给你撑腰呵呵,你就肆无忌惮了。”
娄月撑起身体,“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勾搭上他的,但贱人一定没好下场。”
岑茵闻言扯了下唇,“你不也是凭借你的家世才得到这个角色的吗,都是靠别人,何必五十步笑百步。
你现在恼羞成怒,无非是你的家世比不上裴妄了,你怕他而已,不过用你的话说,就是在这圈子里谁地位高,谁就掌握主动权,让你摔几次,你就得摔几次。”
娄月气得身体发抖。
夏琉璃没听见她们在说什么,凑上来还笑嘻嘻的。
“娄前辈,关于你倒地的姿势,我们可以深入探讨一下,你最后一条还挺不错的,让我受益匪浅呐,这角色像是天生为你而生的。”
娄月受到羞辱般的看向裴妄,企图想博取一丝怜惜。
可她大概不知道对方向来不是怜香惜玉的人。
男人眼风都未曾掠过她,端得就是无动于衷。
“你们!”娄月余光瞥见什么,开始直掉眼泪。
“我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们了,让你们这么落井下石,好歹我们也是同学一场,用不着这样针锋相对吧。”
哭得是梨花带雨,玉软花柔。
夏琉璃表情夸张的丢过去一记白眼。
“呦呵,脸皮真是你身上最神奇的地方,可大可小,可薄可厚,甚至可有可无啊,还跟我们装起来了,可惜我早知道你不要脸,少在我面前装腼腆,刚才你欺负我们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哦,看来是我错了,你不是没演技,你是没找对路子啊,答应我下次一定拿小白花剧本,你铁定能火。”
“夏琉璃,你少得意忘形,你还不如岑茵!”
娄月一脸怒意的道。
还挑拨离间?
夏琉璃正要和她掰扯掰扯,岑茵留意到周围有人在拍。
不动声色地按住夏琉璃,同时压低声音,“算了,这种场面,她这副样子,倒显得我们拿了‘欺负女主但迟早会被反虐的恶毒女配’的剧本,原本我们占理的,再继续下去我们就成没理的了。”
夏琉璃不服气的哼哼,“那也太便宜她了。”
娄月的眼泪还在吧哒吧哒往下掉,特别楚楚可怜。
丢下句“这戏我不拍了,你们都欺负我,我罢演还不行吗!”就捂住脸跑了。
岑茵和夏琉璃相视一眼。
“这就才摔四次就受不了了,刚才我们可摔了五次。”夏琉璃轻嗤。
岑茵看到娄月上了保姆车,就没再下来。
轻轻的说了句,“她自幼娇生惯养,也没吃过苦,多少有点公主病,遇到这么难堪的事受不了也正常。”
夏琉璃呵呵,“公主发脾气才叫公主病,她那叫什么,她那叫野鸡情绪失控综合症,要不是她先针对咱们的,谁稀罕搭理她。”
可女三号虽然不是重要角色,也不能说不演就不演了。
现在人跑了,导演这会儿愁秃了头。
“这怎么办,刚换了女主角,这女三号的戏也要换?”
副导演弱弱的问。
娄月的戏份已经开拍了,而且宣传的时候已经抛出了她的定妆照和海报。
再说娄月有点背景,也有点粉丝,说换就换……
导演做不了主。
于是看向裴妄,小心翼翼的问,“裴总,您看这……”
裴妄指尖捏着纸杯,里面有茶水,但他没喝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即便姿态始终怠散,周身却始终萦绕着望而生畏的气场。
“刚才娄月说她罢演,这种小女孩就是脾气大,您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您看,要不我去劝劝?”
导演试探性的问。
裴妄眼眸半掀半敛着,让人瞧不清喜怒,“演艺圈很缺人?”
导演的额头顿时沁出一层薄汗,“不缺不缺。”
怎么不明白这意思!
裴妄要求换人,谁敢说半个不字?
“只是……现在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合适的女三号马上进组拍摄,要不然我现在就安排女三号的试镜,您给掌掌眼怎么样?”
导演赔着笑脸。
男人没有回话,只是抬抬手,随意指了一处,“我看,她就挺合适。”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