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的鱼。

  说着小蛇突然张了张嘴,从嘴里吐出了一颗灵芝。

  灵芝和上次芝麻它们要摘的那个看上去很相似,只是上面多了不少牙印,被啃掉了一半。

  小蛇又嘶嘶了两声:这个赔给你。

  安南暖顿时惊讶的不行。

  这条蛇真的好小,好细,嘴巴只有手指肚那么大,却能吐出这么大的灵芝?

  这蛇到底是个什么品种?

第263章 银龙

  安南暖就是这么个人,要是有人跟她耍横,她也寸步不让,但是做错了事你要不是故意的,又态度良好道歉,安南暖又能软下心肠来。

  “那倒也不用了。”

  安南暖把灵芝递给小蛇。

  多少有些察觉到,这条蛇又是吃药材,又是这么不同寻常的:“你是只能吃这些生机充足的东西吗?”

  “嘶嘶~~”

  普通食物也可以吃,要吃很多很多很多,也吃不饱。

  每天都好饿好饿。

  小蛇耷拉着脑袋。

  “但是我这个鱼是买来繁殖的,确实很珍贵,我只有这几条,你都咬死了,以后都没得吃了。”

  “我湖泊里,其他的鱼,你可以适量吃一些,但是这几条不行。”

  小蛇却眼巴巴的看着安南暖。

  “嘶嘶。”

  你身上有宝贝。

  很多很多,很大很大的宝贝。

  我认你当主人,你可以给我吃一些吗?

  我吃了宝贝,我就能长大了,我会变得很大很大,很厉害很厉害。

  到时候我可以帮你干很多很多的活。

  小蛇的眼睛显得水汪汪的就这么仰着头看着安南暖。

  在安南暖有些迟疑的时候。

  “嘶嘶……”

  小蛇更加的可怜了。

  山上含有生机之力多一些的能吃的东西,我基本都吃完了,上次它们看中的那颗灵芝,是我饿了将近一个月才找到的食物。

  再这么下去,我就要饿死了。

  求求你了。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宝贝的?”安南暖觉得这条小蛇话语中的信息量很大。

  安南暖觉得这条小蛇察觉到了自己的空间。

  嘶嘶。

  闻到的呀。

  我能闻到宝贝的味道。

  任何宝贝我都能闻得到。

  安南暖了然,敢情这还是一条寻宝蛇。

  “听上去你好像很大年龄了,你多大了?”

  小蛇眼睛似乎是迷蒙的想了一下才说道:嘶嘶~

  记不太清楚了,好像好多好多年了。

  只记得我以前不是这么小的。

  我好大好大,还有好多人朝我磕头。

  但是后来没有吃的了,我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我的脑子好像也不好使了,好多东西我都不记得了。

  我只觉得好饿。

  好饿。

  一直都好饿。

  再这么下去,我要饿死了。

  安南暖再次对上小家伙的眸子,这次再也说不出来不管它的话。

  万物有灵皆不易。

  何况是这么个知礼的小家伙,虽然偷了东西但是并不知道是自己的,也愿意道歉,拿来赔礼的东西。

  安南暖总是对有礼貌的小家伙更喜欢一些。

  安南暖回头看向将军几小只。

  但是带不带回家,也不能自己一意孤行,家里的其他小动物的意见也要征询,毕竟以后它们相处的时间更多一些。

  然而家里的几小只跟安南暖的性格是一样的,最是嫉恶如仇,有仇必报,却也最是心软,善良。

  哪怕是之前有仇刚打过架,现在听小蛇说的这么可怜兮兮的。

  本来觉得这臭蛇嚣张,打架吃亏了自己也要找回场子。

  现在又看灵芝是人家饿了一个月的口粮,自己心里又有点不好意思。

  仙仙哼了一声傲娇的说道:“那你以后还咬芝麻吗?”

  小蛇耷拉着脑袋;“不敢了。”

  芝麻摇着尾巴在小蛇的身边转圈,趾高气昂:“汪汪~~”

  那你以后得喊我芝麻哥。

  小蛇认真的喊:“嘶嘶~”

  芝麻哥。

  这把芝麻给喊得,顿时胸膛抬的老高。

  汪汪。

  行,那以后你就是我小弟了,我罩着……不,你以后保护我,知道吗?

  嘶嘶~~

  知道了,芝麻哥哥,我以后一定保护你。

  小乖舔着自己的毛发,不发言,干架也好,和好也罢,它都没有意见。

  将军倒是踏前一步,成熟稳重,颇有大哥风范:“汪。”

  欢迎你加入这个大家庭,以前的事情我们都有错,就一笔勾销了。

  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嘶嘶~”

  小蛇一听,大家竟然真的接受它了,于是兴奋的望着安南暖。

  主人?

  兴奋的喊了一声,(p≧w≦q)。

  安南暖对着它伸出手。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就欢迎你来到这个大家庭,从今往后,都是一家人了,要互相帮助,互敬互爱。”

  小蛇兴奋的缠上安南暖的手腕,尾巴轻轻的摆动,在安南暖的手腕处摩挲。

  谢谢主人。

  谢谢主人。

  以后我也有家人了。

  安南暖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小蛇的身上鳞片的质感很好,摸上去如同是上好的白玉一般的,细腻,微凉。

  安南暖给它输送了不少生机之气,小家伙舒服的尾巴都打着卷。

  嘶嘶。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处理完湖泊和这条小蛇的事情,安南暖就带着它们下山,路上还在跟祁寒说着:“是不是也应该给它起个名字?”

  几小只同时顿住脚步,眼睛微僵。

  只有小蛇还兴奋的蹭着安南暖的手腕,一脸期盼,丝毫不知自己未来的人生会不会因为这个名字灰暗:“嘶嘶。”

  好呀,好呀,主人,我没有名字。

  主人给我起名。

  安南暖顿时开心,好久没碰到这么想让自己起名的小家伙了。

  小家伙有眼光。

  祁寒笑容不变,反正这名字又不是起在他身上,不耽搁他夸老婆。

  “是该起一个。”

  “你起吧,你起名好听。”

  仙仙拍着翅膀嘟囔:爱情果真使人眼瞎心盲。

  安南暖顿时更开心了:“你放心,我一定给你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安南暖仔细的就着月光打量小蛇,通体黑色,背后有金线。

  起名对安南暖来说一点也不难,瞬间脑子里就飘过了好几个名字。

  “你看它通体黑色,叫白素贞也可以。”

  “背后还有一条金色的线,也可以叫银蛇。”

  “银蛇好像不太行,谐音淫,不太好听,也可以叫银龙嘛。”

  “它这么瘦小,希望它将来可以长成一条巨蟒,可以叫胖虫,但是好像不太好听,也可以叫胖胖,长长?”

  殊不知安南暖每说一句,身后几小只的眼神就更呆滞一些。

  其实,不管是白素贞,还是银龙,哪怕是胖胖,单独拎出来都还听上去不错。

  但就是安南暖这个逻辑,让人不敢苟同。

第264章 货车翻了

  什么叫,它有金色的线,所以叫银蛇?

  那难道也可以说,因为我是个女的,所以我叫祁寒?

  屡屡听到安南暖起名,祁寒都觉得忍俊不禁,觉得安南暖越发可爱。

  “你们觉得怎么样?”

  “白素贞,小青,再不然法海也行啊,银龙,胖胖?长长?小家伙你自己说,你想要哪个名字?”

  小蛇吞吐的信子都僵在了半空中;“嘶嘶~”

  我身上有金色,我为什么不能叫金龙?

  “有金色还带着金,那多土啊。”

  “你看你有金色,名字里再带银色,寓意你将来金银双全,福禄无双。”

  不管是谁说,安南暖都坚持认为黑狗叫小黑是一种非常土的行为。

  “嘶嘶。”

  如果是为了有钱的话,那我为什么不干脆叫钱钱呢?

  安南暖:“你喜欢叫钱钱吗?也不是不行。”

  小蛇:“嘶嘶~”

  我不是这个意思,钱钱不好听。

  我只是不明白罢了,但我还是挺喜欢银龙这个名字的。

  我很喜欢龙。

  “那你以后就叫银龙吧?”

  祁寒:“这个名字好听。”

  安南暖傻乐:“我也这么觉得。”

  仙仙:爱情会蒙蔽傻子的双眼,和脑子。

  祁寒回家后,安南暖在自己家,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