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别开了眼。

然后江也带着宋嘉竹进了包厢,知道宋嘉竹会无聊,所以江也干脆就不出去到外面和那些天交谈了。

毕竟如果要寻求合作的话,也是那些人找上门。

而不是江也去找他们。

宋嘉竹却觉得江也这样的行为,很考虑到了自己的感受。

似乎觉得和他在一起待一辈子没什么不好。

刚想开口和江也说一下那个合同的事情,就被进来的人打断了。

那人一看就是来找江也的,宋嘉竹只好先给江也一点私人时间。

就坐到了旁边。

只是他们那边说什么,宋嘉竹都听得一清二楚。

谈论发事情都是一些有关工作上的事,宋嘉竹没接触过这一方面的工作。

最多也就能够听明白一点,其余的那些专用名词。

宋嘉竹是一个字也听不明白。

大概是谈了半个小时,终于才熬到用餐的时间。

不过宋嘉竹看着满桌子油腻腻的菜,就觉得很没有食欲。

甚至就感觉马上就要吐出来了一样。

不过看着江也给自己夹了一块肉,宋嘉竹忍着恶心就吃了下去。

果然一直在嘴里吞不下去,她就拿起了旁边的酒杯喝了一口。

本想着用酒把嘴里的肉运下去。

但是总归还是宋嘉竹太天真了一些。

那种恶心的感觉瞬间就爬到了喉咙。

宋嘉竹才喝了一口酒,吃了一块肉就觉得特别的恶心,实在是不舒服了。

她才直奔洗手间去干呕了一会。

宋玉梅和她是在一个包厢,看到宋嘉竹不舒服,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跟了上去。

看到宋嘉竹在那边干呕的时候,宋玉梅的内心就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她怀孕了。

宋玉梅在外面等着宋嘉竹出来,宋嘉竹看到宋玉梅的时候,“你怎么跟来了?”

他眼眸一压,没来得及问她干呕是什么原因,就要伸手去拉宋嘉竹:“月月,跟我走吧,你和江也根本就不合适。”

宋嘉竹没明白为什么事到如今宋玉梅还是不肯放弃,躲开他呵斥道:“宋玉梅!我警告你,别再过来了。”

江也看到宋嘉竹又跑去洗手间呕吐,就后悔带她到这里来了。

害怕她会着凉,宋嘉竹刚跑走,江也去车里拿外套。

等到去洗手间打算把衣服给宋嘉竹的时候。

就看到宋玉梅在和宋嘉竹说着什么。

上前就马上把宋玉梅给推开挡在了宋嘉竹的面前,现在宋嘉竹已经完全的属于他了,江也开始露出了占有的本性:“宋玉梅,你为什么老是阴魂不散?”

第33章

他现在本该有足够的底气站在江也的面前,但是发现宋嘉竹在呕吐的时候。

宋玉梅的气势弱了不少,“江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月月就是合作结婚而已,何必在我面前做出这么紧张她的样子?”

江也眯起眸子,质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竟然你们没有一点感情的话,为什么又要在一起?”

江也刚想反驳,反驳自己已经喜欢宋嘉竹很久了。

又欲言又止,因为江也好像不确定宋嘉竹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就在宋玉梅洋洋得意的时候,宋嘉竹居然毫无征兆的晕了过去。

江也推开宋玉梅,把宋嘉竹抱走送去医院。

医院的护士经过病房外的时候,看到江也和宋玉梅在吵架,连看帅哥的欲望都没了,“不好意思,这里是医院,麻烦你们保持安静。”

这才暂时停止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争吵。

医生出来的时候看到他们两个男人,稍微有点诧异:“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江也、宋玉梅:“我是。”

医生拧眉:“到底谁是?”

江也把宋玉梅撞开,睫毛轻颤:“我是,我是宋嘉竹的合法伴侣。”

“她是怎么了?”

医生这才开始跟江也说宋嘉竹现在的身体状况,“放心,没什么大碍,而且,还要恭喜你。”

“她怀孕一个月了。”

“什么?!”

江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种极致的喜悦会降落在自己的身上。

乐极生悲。

但是这个孩子似乎来的太早了。

“病人还没有醒,你们可别在外面吵来吵去的了。”

“好的。”

江也刚打开病房的门打算进去,就接到了江奶奶的电话。

不过听着对方的声音,应该是老宅的管家,“少爷,来一趟医院,老太太晕倒了。”

江也马上关上了门,眉头紧皱追问道:“在哪个病房,我就在医院。”

只有宋玉梅站在原地,他看了一眼时间,应该是那个消息已经告诉他们了。

宋玉梅自从知道他们两个人是协议离婚之后,就想过用很多的办法把宋嘉竹从江也的身边抢过来。

所以他还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叶父和叶母,以及江家奶奶。

叶父和叶母知道这个消息,马上就给宋嘉竹打来了电话。

宋玉梅刚想着进来帮她接听这个电话,但是没想到宋嘉竹迷迷糊糊的醒来了。

她首先是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接听了电话。

叶母的声音非常的急切:“月月,你和江也是协议结婚吗?”

宋嘉竹昏胀的脑子瞬间清醒。

满脑子想着的就是他们是怎么知道协议结婚这件事的?

“刚开始是……但是后面不是了。”

叶母见宋嘉竹真的承认了,也不听宋嘉竹的解释:“你现在不在江家,在哪?”

宋嘉竹无奈的说道:“我现在在医院呢。”

第34章

现在江也和宋嘉竹两边都要解释有关合作结婚的事。

但是无论她怎么解释好像都说不清,因为叶母根本就不相信宋嘉竹真的会在这个期间喜欢上江也。

甚至还说要找江也对峙。

旁边还有宋玉梅一直在捣乱,宋嘉竹怀孕这件事他一个字都没提。

无奈之下,宋嘉竹就只好给江也打电话。

在江也口中得知江奶奶也知道了假结婚的事情晕倒了,她赶忙就跑到了江奶奶的病房。

这件事情确实对江奶奶的打击很大。

毕竟才在不久之前才收了江奶奶的手镯,现在就得知他们两个人就只是因为合作才结的婚。

江奶奶躺在病床上,脸色都苍白的很,但还是竭力地对宋嘉竹说道:“把我们家传给儿媳妇的镯子还给我。”

但是宋嘉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

只知道她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离婚。

江也一直在那边劝江奶奶,只是江奶奶不听。

看到江也也不想放弃,宋嘉竹也开始解释道:“奶奶,我和江也之前的确是因为叶氏的事情才打算结婚的,但是后来我在和江也的相处中,慢慢的喜欢上了他。”

“所以我才会学做饭,才会去江家老宅去见您。”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事情是怎么传出去的,但是我保证,我最近真的已经想要和阿也谈撕毁合同事。”

宋嘉竹拿着自己的包,掏出了那份合同。

这也恰好就证实了宋嘉竹刚刚说的那句话。

她打算把这份合同给撕掉。

江也亲眼看着宋嘉竹把这份合同销毁了。

这一个举动,让江奶奶稍微冷静了许多。

江也好似也感觉到了宋嘉竹是真的想要和自己在一起,才敢确认自己好像是真的快把宋嘉竹归为己有了。

这时,江也说出了能够让所有人都震惊住的秘密。

“奶奶,月月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们是真的打算一直在一起了。”

不仅是叶父叶母都待在了原地,宋嘉竹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