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娶你。”

原本以为,慕知知听了这样的话,会难过伤心,会生气和他争吵。

不想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从刚刚队员们抱过来的箱子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段以炀。

“你现在说这些只是因为你忘了而已,等你记起来你有多爱我,就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

段以炀看了眼照片,瞳孔一缩。

照片上,赫然是他和慕知知的婚纱照。

他还穿着制服,还有搜救站很多队员的合照!

怎么会这样!?

他怎么会和慕知知做这样的事情!?

该在搜救站结婚的,明明应该是他和叶云暖。

难道真的,像是慕知知说的那样,叶云暖早就喜欢上了别人,所有才会选择调职离开,拉黑他的所有联系方式,连信息都不回。

段以炀脑子里一阵钝痛,像是有斧子在不断开凿。

他忍者撕裂的剧痛,从慕知知手里抢过照片,一把撕烂:“这不可能是真的,我喜欢谁我心里很清楚,我不可能和你在搜救站里办做这样的事。”

慕知知眼眶一红,脸上闪过难过:“你是和叶云暖有过感情,但是自从你们分手之后,你们就再也没联系过了。”

“我才是和你穿过婚纱照的妻子!”

段以炀头疼欲裂,眼前都开始发黑。

可慕知知却不愿意停下,她不断将那些照片摆放在段以炀面前,不断重复:“我才是你的妻子。”

段以炀心痛难忍,最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第30章

病房里静悄悄的,慕知知仔细看了看段以炀。

确认他的呼吸什么的都正常后,也没去叫医生,独自坐在一旁看手机。

段以炀趟在病床上,意识却陷入梦境。

梦里,他站在搜救站门口,神情急切却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天际终于泛白。

迎面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叶云暖。

叶云暖看见他,脚步一顿。

四目相对。

段以炀的眼里满是缱绻和克制的爱意,他上前问:“你要去哪儿?”

叶云暖漠然别过目光,越过他直直往搜救站里走。

段以炀赶忙拉住她:“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他紧紧扼住她的手腕,手上的力道不断收紧。

叶云暖黛眉簇起:“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说的,放开。”

段以炀却执着的不肯放手,还抬手抢过她手里的文件:“调职申请书!?你为什么要申请调职?”

说着,他脸色一变:“难道照片都是真的,你真的喜欢上了别人?”

叶云暖脸色一变:“你在说些什么?”

段以炀抬手将她拥入怀中,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融入骨血:“只要你和我说,照片是假的,我就会相信你。”

叶云暖只觉他莫名其妙,用力将段以炀推开。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什么照片,至于申请调走的事情,纯粹是因为想要调走,因为无法再和你共同呆在一个屋檐下。”

段以炀听着,只觉得心口有刀再刺。

他喉结滚了滚,想要说些什么。

可话到嘴边,才发现自己问不出口,他有种直觉,和叶云暖走到今天,都是因为他自己,和叶云暖无关。

叶云暖对上段以炀满是痛色眼神,一字一句的说:“从你和慕知知纠缠不清的那刻开始,我们就结束了。”

她丢下这句话,就往搜救站里走。

段以炀看着她的背影,过往的记忆如潮水般涨上来。

还不等他梳理清楚,搜救站里的警铃声突然响起!

“朝阳市枫叶路朝阳物流公司发生火灾,搜救一队即刻出发!”

风雨操场上的训练骤停。

搜救员们争先恐后冲往仓库,火速换上防护服!

段以炀看着叶云暖没有丝毫犹豫,将调职申请书放在国旗台上,匆匆跟着上了搜救车。

出警的那刻,段以炀一下子什么都想起来了。

他立即跟着换上防火服,火速上了搜救车,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安排任务:“这次的任务很危险,朝阳物流厂里有易燃易爆品,待会一进去,你们就听我的安排,遇见威胁,或者疑似爆炸的物品一定要第一时间汇报,撤出物流厂!”

段以炀说完,等着队员们回复。

可他回过头,才发现自己和他们分割成两个世界。

队友们再叽叽喳喳的打算着,一会儿救火结束了要去做什么。

没人听他的话。

段以炀冷峻的脸上伤过急色:“为什么不听我说?为什么……”

话没问完,目的地已经到达。

段以炀眼睁睁的看着江岘带着人往火场里面冲,他伸手想要去栏,每个人都从他的身体里穿过!

他眼睁睁看着所有搜救队员冲进火场后,‘轰’的一声巨响,将朝阳物流厂炸成平地!

第31章

巨大的蘑菇云,能将人撕碎的冲击力迎面而来。

段以炀站在外围,都能感受到那种被撕成粉碎的痛苦。

他泪流满面,渐渐滑跪在地。

段以炀从没这么失控过,他一向冷静自持。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非要休息,陪慕知知去边疆,他的未婚妻,他的队员都不会死于爆炸。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不能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

而是让他一次次被困在梦境中,每次都无法挽回的看见悲剧发生?

段以炀好恨。

可他知道,他最该恨的人就是他自己。

如果不是他轻易相信慕知知,怀着对往日的那些愧疚去照顾她,叶云暖不会和他分手,他们会如期结婚,这样的悲剧也不会发生!

这漫无边际的懊悔和难过几乎压垮了他,他的内心深处一次又一次的逃避,拒绝接受这样的实情。

段以炀双眼猩红,泪一滴滴砸在满天的灰尘里。

因为这一个错误的决定,他永远的失去了并肩作战的好友,互相扶持的恋人。

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一辈子都将在痛苦和煎熬中活着。

这时,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怪你,这是我们的使命。”

使命……

救人民于水火。

“从踏入这行开始,我们就想过会牺牲。”

江岘的语气很轻,却又很坚定,他握着段以炀的手紧了紧:“以后我们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替我们做更多的任务,守护海城。”

段以炀含着泪抬头,才看见所有的队员都围在他身边。

“从没见过队长哭鼻子呢,真稀奇。”

“你小子挨训是不是,现在笑队长,等会回去训的你抬不起胳膊。”

“队长,江指导说的对,不是你的错。”

“事实恰恰相反,还好你离开了,不然我们真的是全军覆没。”

段以炀泪水如雨下,冷峻的脸上满是痛苦。

叶云暖站在最外围,看不清神色。

段以炀抬起发颤的手想去牵她,想好好跟她说声对不起……

可下一秒,梦境散去,眼前又是那个空空荡荡的病房。

慕知知看着他陡然睁开的双眼,被里面的泪惊了一瞬,疑惑的问:“你怎么了?”

话音未落,段以炀忍着胸腔里的痛意,强行掀开被子起床。

慕知知拉都拉不住:“外面等会儿就要下雨了,你要去哪儿啊!?”

“无你无关。”

段以炀丢下这句话,忍者腿上的痛朝着门口走去。

出门的那瞬,他脚步微顿:“别跟着我,这样只会让我更厌烦你。”

接着,他强撑着迈动受伤的腿下楼,走进雨里。

……

半小时后,叶家。

赵叔正在打扫卫生,这里经过火灾后,叶云暖凭借记忆将以前的房子的布置画了出来,打算找时间修复。

只可惜,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发生了意外。

赵叔按照她得图纸,将这里恢复如初。

沉思间,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他闻声望去,是段以炀冒着雨站在门口敲门:“赵叔,至少让我知道云暖葬在哪里!?”

赵叔握着鸡毛掸子的手骤然青筋暴起。

他愤怒上前,在段以炀期盼的目光中,将户门一起锁上。

和门一起合上的,还有一句:“你一辈子也别想知道,云暖葬在了哪里。”

第32章

雨下的不大,带着秋末的锋利的凉意,一颗颗砸在段以炀身上,寒意顺着皮肤,一点点侵蚀肺腑。

“我只是想见见她,再和她说说话。”

段以炀冷的发颤,声音都再抖

可再怎么冷,都敌不过余生没有叶云暖带来的孤寂冷。

他才二十七,漫漫余生究竟该怎么活,才能不痛苦愧疚?

没人知道答案,所有的一切都再他选在慕知知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