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时渺直接上楼。

岑凛然盯着她的背影,想点根烟,一摸口袋才发现,烟盒没带。

他冷淡道:“开车。”

司机马上启动车子。

司机跟在他身边很多年,也能揣摩出几分他的心思。

这会儿是在想,闻总来这一趟,到底只是来问照片,还是听说楼秘书和她朋友闹进警局,所以过来看看呢?

第154章

申城圈子,以岑凛然为尊,阮时渺被岑凛然封杀,大家认定阮时渺是岑凛然的仇人,她一倒霉,不用岑凛然问,消息就会被想要奉承讨好的人递到他面前。

今天他跟客户吃饭,客户无缘无故就说起,他手下的人去警局办事,看到阮时渺和她朋友,似乎因为一起什么纠纷被警察叫去。

岑凛然当时没接话,但吃完饭,却就来了这里。

岑凛然拿出手机,发了信息给路在野。

“查半年前,阮时渺是怎么流的产?”

……

乔西西决定回老家躲两个月,等过完年,事态也平息了,再回申城找工作。

周五,乔西西收拾了行李,阮时渺送她到高铁站,看着她过安检后,转去碧云。

明天要去水城出差,今天参与项目的所有单位,要在碧云开个会,碰个头。

阮时渺和沈素钦约在碧云门口碰面,阮时渺在车上收到沈素钦的信息,说他临时有事,去不了碧云。

阮时渺抿唇:“好,那我自己进去。”

沈素钦:“我让小赵过去陪你。”

“不用,应该没什么要紧的事,就是交代一下出差的事宜,我做好记录,回去给你。”

沈素钦考虑了一下,答应。

阮时渺带着文件踏入碧云,走了几步,不禁回头重新看了一眼公司的大门。

物是人非,这次,她进碧云,是代表科研团队来的。

她来得比较早,总裁还没到,大会议室里只有几名职员,正各自做着准备。

门外又进来几个人,阮时渺认出其中一个是岫钰的秘书,岫钰的公司久安也参与了项目。

目光对上,她们互相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随后她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那个秘书身后带着的女人。

看到她,阮时渺不由得一怔。

女人没有穿古板的职业套装,而是一件红色的方领毛衣,露出修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下搭了一条黑色半身裙和一双短靴,通勤风里又不失性感。

加上烫了一头波浪卷发,一进来,就让这个性冷淡风的会议室,多了一抹夺目的光彩。

——苏苏。

就是在商家的游轮上,沈徊钦带去的女人。

阮时渺看到她的瞬间,就不可避免地记起,岑凛然将她丢给沈徊钦的那天晚上,还带走了苏苏。

而且次日早上,她又在餐厅看到苏苏在桌子底下,撩岑凛然的事。

她眉心不由得抽动了一下,想起邮轮上的那些事,她的心情就很难保持无波无澜。

而且,苏苏怎么会在这儿?她是沈氏的人?

不多时,岑凛然和岫钰,边说话边走进来。

阮时渺跟着其他人一起起身,岑凛然完全没在意人群里的阮时渺,目光随着岫钰的话,落在苏苏身上。

“这位就是沈氏的商务部经理,苏经理。”

果然。

阮时渺以为苏苏只是沈徊钦身边的一个女人,原来还是商务部经理。

苏苏大大方方走到岑凛然面前,她是妩媚的长相,笑起来更加风情。

“您好,闻总,好久不见。”最后四个字,无端的,让气氛暧昧迷离了起来。

岑凛然与她握手。

阮时渺要是没看错,苏苏还用小指,勾了一下他的手心。

第155章

阮时渺非礼勿视地垂下目光,将摊开的文件收起。

因此没有看到,岑凛然皱了一下眉,收回手:“苏小姐,坐吧。”

而后,目光又似有如无的,从阮时渺的身上掠过。

阮时渺是科研方面的人,或者说,技术方面的人,这次出差是跟随,主要做数据记录,其他的都与他们无关。

所以会议也没什么需要她的,她全程都没有发言。

会议持续三个多小时,快五点才散场。

阮时渺收拾文件准备离开,岑凛然的秘书何清走到她身边:“楼小姐,闻总让你稍等一下,有项目的事跟你说。”

阮时渺:“好,去办公室找他吗?”

“闻总现在在跟岫总说话,你先到会客区等一下吧。”

阮时渺点头答应,转而去了会客区。

她安静等了半个小时,岑凛然还没有叫她进去。

起初阮时渺没觉得有什么,两位老总有话要谈,正常,但接着,她便看到,苏苏直接敲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里面应该有传出一声“进”,苏苏推门进去。

此后长达两个小时,苏苏都没有走出办公室。

“……”

事实上,苏苏进去一个小时的时候,阮时渺就发微信问了岫钰的秘书:“岫总还在碧云吗?”

岫钰的秘书回复:“会议结束我们就走了。有什么事吗?”

“……”阮时渺不认为何清会故意耍自己。

更有可能是岑凛然吩咐的时候,岫钰还在,何清去通知她留下的时候,岫钰走了,她误以为岫钰还在。

但岫钰在不在,都不要紧,关键是,让她等的人是岑凛然,岑凛然没有召见她。

没有召见她,却和苏苏在办公室里共度两个小时。

联想到他们在船上那一夜,以及会议室里苏苏的小动作……所以他们现在是在谈工作?还是,做?

阮时渺按了按腹部——有点饿——她这几个月,每天都按时吃饭按时休息,胃已经被养出“生物钟”,到点就会饿。

她抿了下唇,走向秘书室:“何秘书,能帮我问一下闻总,什么时候能见我吗?”

何清一脸纠结:“楼小姐,你再等一下吧,闻总现在,我也不太好进去打扰啊……”

哦。

阮时渺又道:“既然闻总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见我,那要不,明天或者其他时间,我再来接受指教。”

“藏月,你还是等一下吧,你也知道闻总的脾气。”何清曾是她的同事,现在双手合十祈求,怕的是她若走了,回头岑凛然会对她冷脸。

阮时渺只能等了。

时间一步一步走到七点半,员工们陆续下班,只有秘书室还灯光明亮。

阮时渺知道,正常情况下,岑凛然没下班,也没特别吩咐,秘书都不能走。

看来岑凛然忘我到,不仅不记得她,还不记得放他的秘书下班,让她们都在这里,等他“办完事儿”。

阮时渺按着胃部,现在不只是饿,有点疼。

她看了下时间,快八点,不愿等了,对昔日的同事仗义,也要建立在她身体没问题的前提下,她直接起身离开碧云。

她就近去了711便利店,买了一份关东煮垫垫胃,还没开始吃,手机就响起。

来电是岑凛然。

阮时渺没挂没接,按了静音,将手机放在一旁,没有接,夹起一块甜辣翅慢慢吃着。

她倒不是闹脾气,只是太饿了,听到他的声音,等会儿没了食欲,那就浪费她这碗二十几块钱的关东煮了。

她低头喝了口汤,再抬起头时,发现玻璃窗前站着一道同样令人倒胃口的身影。

白柚。

她并没有注意到橱窗里的她。

短短两天不见,她看起来有些憔悴,也不知发生什么?

阮时渺表情淡淡,眸子轻微转了一下,掠过什么想法,她忽然抬起手,敲了敲玻璃。

白柚下意识转头,然后就看到没有表情的阮时渺在看着她。

她脸色微微一变,僵在原地两三分钟,大概是在想,要走?还是要进?

最终她还是抵不住自己的好奇,带着微笑推开711的门走向了阮时渺。

“藏月姐,好巧啊。”

第156章

阮时渺真的佩服她,三番四次撕破脸,她却每次见面,都能装作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但要是没点手段,也hold不住岑凛然。

“藏月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呀?”

虽然是阮时渺先“打招呼”,但她进来了,阮时渺却是看都没看她,继续吃着东西。

白柚不确定她这副态度的含义,又是说:“一到下班时间,连CBD都没什么人。藏月姐,你这么晚来这边做什么呢?”

阮时渺依旧没回话,白柚抿唇:“你现在是在这边工作吗?哪家公司呀?”

三句不离试探她干什么,因为不远处就是碧云,她是怕她来找岑凛然。

阮时渺终于吃完了关东煮,正式去看她:“你是来找岑凛然的吧,还不去?现在去,还能赶上热闹。”

白柚立刻问:“什么热闹?”

阮时渺又不说话了,拧开矿泉水喝。

白柚手指在身侧攥紧了裙子,终究是抵挡不住未知的不安,转身跑出便利店,朝碧云而去。

阮时渺故意的,她这会儿去,肯定会迎面撞上岑凛然的办公室现场。

两女一男,争风吃醋,闻总该头疼怎么处理了。

就当做是她回敬那个男人让她白等两个多小时。

他们三人之间的账那么多,能先结一笔是一笔。

阮时渺喝完水,将垃圾收拾丢进垃圾桶,推门离开便利店。

她给沈素钦打电话,汇报会议的大概情况,一边讲电话,一边走向马路对面打车。

她正等着车,无意间抬头,看到岑凛然脚步很快地从碧云走出来,离得远,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感觉像是在找谁?

阮时渺不感兴趣,对电话那头的沈素钦道:“那我们明天机场见?”

“你没车,带着行李箱打车不方便,我明天顺路去你家接你吧。”

“好。”

挂了电话,阮时渺也打到了车。

阮时渺没有立刻回公寓,而是去医院。

她明天要出差,不太放心楼母。

不过楼母人在医院,有医生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