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橙有点恼,恼自己没出息,也恼他太了解她了。
他知道她爱他,所以吃定了她是拒绝不了他的。
不想被他吃得死死的,她偏过头说:“我有男朋友。”
傅暄轻哼,“那个卖房子的?”
“那是人家的职业,你别看不起。”
“我从来没有轻看任何职业,看轻的是他这个人。”
傅暄拿出手机,点开了一段录音。
“明先生,只要你把你手上的那几套房子都交给我来打理,我就和云橙分手。”
“你们不是谈婚论嫁了吗?”
“都是父母安排的,没办法。”
“你不喜欢她?”
“我还年轻,要以事业为重。再说了,办婚礼也得要钱不是。更何况我看得出来,你们更般配,我就提前祝福你们。”
傅暄放下手机,“男朋友?他可没把你当女朋友。”
云橙心里憋着一口气,却无处可发。
她也不能怪薛乔做出这样的决定,要是她看到薛乔和别的女人亲密纠缠,她也会选择分手的。
成年人已经掌握了如何利用可利用的关系,薛乔拿分手去和傅暄谈,也是看准了傅暄还想纠缠她。
“你这想结婚的念头算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傅暄轻搂着她的腰,轻咬着她的耳垂,“及时行乐,不好吗?”
他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手也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吻上了她的锁骨。
云橙脑子格外的清醒,她仰着脖子,“我不想陪你玩了。”
落在她胸前的吻停滞了。
傅暄抬头,她的眼神似一潭死水,没有半分念想。
“你认真的?”傅暄声音已经染上了情欲才有的沙哑。
“是。”云橙扯了扯被他拉开的衣服,淡淡地说:“这样终究不是个头。”
傅暄眯了眯眸,“要跟我彻底结束?”
“是。”云橙说得肯定坚决,心也痛得四分五裂。
她深知,他只是还没玩腻她而已。
他们之间的情爱关系,只走肉体,不走心。
傅暄走了。
很生气地走的,因为他把门甩得震天响。
云橙把衣服整理好,抹了一把脸,她必须狠心做个了断,要不然,这辈子都要耗在他身上了。
……
上午两节课上完回到办公室,任课老师给她透露消息,好像有个ABC转到她班上。
初中生本来就是在叛逆期,云橙带的班还是全校最难管的班级,刚来任教就接到了高难度挑战,没少为那些学生哭过。
或许是她哭起来太让人心疼,再加上她对每个学生都非常真诚,又能开玩笑,交心,处成了朋友,这帮孩子把她当成了姐姐,愿意听她的。
现在又塞一个进来,怕是又要不安宁一段时间了。
就喝一口水的功夫,院长的电话就打到云橙这里来了。
挂了电话,任课老师就提醒她一句,“听说,家里条件很好,但是难管。来给孩子办手续的是他舅舅,瞧着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校长见了他都低头哈腰的。”
云橙皱了皱眉头,往校长办公室走去,敲门。
“进。”
云橙推门进去,“校长,您找我?”
“林老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明先生。”校长乐呵呵,满脸慈爱。
云橙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傅暄坐在那里,姿态高傲,目光冷清。
看到他是有点意外的,但是没有失态。
从上一次他从她家离开,有小半个月没再见过了。
她以为,永远不会再见的。
他旁边坐着一个和他有七分像的男孩子,眉眼间都带着桀骜。
和他一样,有点孤傲。
“这是明先生的外甥,裴明州。”校长说:“裴同学之前一直在国外念书,这个学期开始,他会跟一班一起奋斗。”
云橙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说不的权力,人都带来了,这只是通知她。
她就是没想到,傅暄有这么大个外甥。
她是不想和傅暄再有任何交集,可孩子到了她的班,傅暄作为家长,保不齐会见面。
头疼。
“林老师,裴明州在国内的监护人是我,以后有关于他的事情,直接联系我。”傅暄语调冷冷清清,仿佛他们是初识。
云橙也当他是个陌生人,应了一声“嗯。”
校长见状,赶紧说:“那留个联系方式吧。有什么事可以第一时间通知。”
云橙还想装模作样一番,就听傅暄说:“林老师应该没有删我手机号吧。”
目光带着点攻击性,过于不怀好意。
校长愣愣地看着云橙。
裴明州也多看了云橙两眼。
前者只是好奇云橙和傅暄认识?
后者则意外舅舅的电话号码为什么会给除了家人以外的女人?
……
云橙带着裴明州走出校长办公室,心情不太好。
“你跟我舅舅是什么关系?”裴明州很敏锐。
“没关系。”
裴明州一副看穿她的样子,“急于否认,说明关系匪浅。”
云橙蹙眉,正要再辩解几句,裴明州拧着书包走在前面,大摇大摆,“你要是想当我舅妈,我劝你死心。我舅舅是个不婚主义。”
云橙胸口闷痛,这小子是来给她下刀子的吧。
“我有男朋友。”云橙不想让自己难堪撒了谎。
裴明州回头打量她一眼,忽地笑了,“那是我想多了。你压根就不是他喜欢的款。”
云橙不动声色地走过去,“你个小屁孩知道什么款。”
“我当然知道。我舅舅喜欢小白花一样干净清纯的。”
云橙心尖一颤,有点点刺痛。
第一次见傅暄他就说过,她长得过分妖艳,像妖精,怎么都无法想象她的职业是老师。
他说这样长相的老师,能好好教书育人吗?
云橙当时知道是被他歧视了。
质疑她能不能做好老师,现在还把他外甥送到她班上来,不怕带不好?
云橙把裴明州安排好就回办公室了。
“林老师。”傅暄站在办公室门口,姿态慵懒,凉薄的唇第一次这么喊她。
云橙以为他走了。
她端起了架子,“这位家长,有事吗?”
傅暄一本正经,“裴明州性格不好,脾气大,所以请你多多担待。”
“都说外甥像舅。”看到他神色微变,云橙继续说:“他现在是我的学生,我会好好教育他。当然,你们做家长的平时也要给孩子树立一个好的榜样。老师也只起到一个辅助作用,毕竟以身作则才是主要的。”
傅暄那双深情的桃花眼微敛,“我只是提醒你,别有事没事给我打电话。毕竟有些老师为了接近家长,会专门挑学生的刺。”
云橙胸口闷,被他气的。
她拿出手机当着傅暄的面,把他的号码翻出来,狠狠地拉黑,删除。
傅暄脸色沉了下来,不似前一秒那么傲娇。
云橙解了气,深呼吸,露出标准微笑,“这位家长还有事吗?”
傅暄眯眸,薄唇轻启,“你好样的。”
云橙气走了傅暄。
突然发现傅暄似乎很容易被她气到,以前没觉得。
大概以前她也没有这么“叛逆”过。
……
云橙观察过裴明州,毕竟是前任的外ʟᴇxɪ甥,难免会多注意一点。
发现裴明州不爱学习,一上课就趴着睡觉,和同学也不和睦,人家主动去接触他,他也是高傲不理人。
那傲娇的劲儿,跟他舅舅一个样。
云橙打算过两天再好好跟他谈谈。
周五放学,云橙还在办公室没走,就有老师跑来,“林老师,你班新来的那个学生在校外跟人打起来了。”
裴明州把人家的下巴都打脱臼了,鼻青脸肿的,别提多惨。
把人送到医院,云橙叫裴明州给傅暄打电话,裴明州是打了,不过对方没接。
云橙恼了,拿出手机拨那个根本不需要专门存下来的号码。
电话接通,很嘈杂,云橙眉头一皱,“明先生……”
“你哪位?”低沉磁性的嗓音透着陌生的味道。
听着那边的声响,云橙索性就挂了电话。
先垫付了医药费,跟受伤学生的家长解释了一下,然后带着裴明州去找傅暄。
推开包间的大门,里面烟雾缭绕,骄纵奢侈,画面不堪入目。
云橙让裴明州在外面等,怕他看到少儿不宜的画面。
男男女女都停下来盯着云橙,只有音响还放着音乐。
云橙扫了一眼,就看到坐在黑暗角落的傅暄。
他抽着烟,火光因为他吸的动作变得更亮一些,棱角分明的五官在阴暗的角落变得异常的凌厉。
轻弹烟灰,叫人打开了灯,那双深邃的桃花眼带着打量,“谁叫来的?”
众人面面相觑,见不是傅暄的人,胆子大一点的准备上手,还是被旁边的人拉住,小声警告他,“熠哥的人,别瞎动。”
对方闻言,立刻乖乖坐好。
云橙无所谓傅暄这态度,她走到他面前,“裴明州把人打进了医院,你作为家长,是不是应该去看看?”
傅暄冷眼看她,“要多少钱?”
云橙胸口堵着气,当老师的最见不得这种不可一世的家长。
“现在不是钱的事,是裴明州把人打进了医院,你当家长的难道不应该去看看孩子,去给家长道歉吗?”云橙耐着性子,压着脾气,不想被人说为人师表缺乏耐心。
傅暄偏头看向那个穿得花里胡哨的男人,“陆铭,叫他们出去。”
看热闹的人被撵出来,音响也被关了。
傅暄懒洋洋地吸了一口烟,靠着沙发吞云吐雾,挑着眉斜睨着她,“电话上都能说清楚的事,为什么要跑来找我?”
“……”这是什么意思?要不是他这边太嘈杂,她说什么他都听不清,她会跑来吗?
云橙没见过他这么倒打一耙的嘴脸,忍着怒意,“你是裴明州的监护人,他在学校打架斗殴,把人打进了医院,你是不是应该去医院看看?”
“并不是非要现在就做的事,你急匆匆跑来,确定不是想见我?”傅暄优雅地掸掉烟灰。
“……”云橙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来找他就是个错误,浪费时间。
她刚走出去,傅暄拎着外套出来,瞥了眼脸上挂彩的裴明州,“把别人打进医院不是本事,真有本事别让人来找麻烦。”
云橙在前面听得清清楚楚,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说出了这种话。
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因为他们谈不到对孩子教育这样深刻的问题。
不过,现在算是知道了,他这种教育方式,可怕。
裴明州像只小奶狗跟在傅暄这条大狼狗后面,云橙则是牵狗的主人。
“你往哪走?”傅暄走到车旁,问还在往前走的云橙。
云橙淡淡地说:“打车。”
“你看不到我的车?”
云橙瞥了一眼,继续往前走,路边招车。
傅暄气笑了。
裴明州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俩,跟傅暄说:“好好哄哄她,不然她会给我穿小鞋。”
傅暄剜了他一眼,走向云橙,抓住她的手就拽。
“放手!”
云橙用力甩,他却抓得格外紧。
傅暄眼神坚定,“跟我走。”
“明先生,你再这样拉拉扯扯,我要报警了。”
“呵,拉扯就报警?当初我把你压在床上的时候你怎么没说要报警?”傅暄不怀好意。
云橙吸口气,心口都是疼的。
她的口才不差,但是面对他,就像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傅暄没松手,拉着她到车旁。
云橙瞪着他,不愿上车。
傅暄微微挑眉,凑到她耳边轻声说:“林老师,你不想当着你学生的面被我亲吧。”
云橙脸瞬间像被火烧一样火热,狠狠地瞪着他。
眼角的余光看到裴明州坐在车里一副吃瓜相,更是恨傅暄不分场合的胡说八道。
怕傅暄做出过激的动作,云橙不得不坐进副驾驶。
“安全带。”傅暄语气很淡,透着强势。
云橙在他的注视下,不情不愿地系好安全带。
傅暄把车门甩上。
路上,傅暄问裴明州为什么打架。
裴明州摸了一下被打破开的嘴角,十分桀骜不驯地说:“因为我长得帅。”
云橙蹙眉。
傅暄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拿出烟放在嘴边点上,吸了一口,“别给你林老师添麻烦。”
云橙抿着嘴唇,好看的脸上并没有为此感动。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教的。别人打我一巴掌,我得还一拳头。”裴明州那股子叛逆的劲儿实在是让云橙头疼。
傅暄倒看了眼后视镜,“我还跟你说过,没本事就别动手,动了手就处理干净些。不要让别人给你擦屎屁股。”
裴明州顿时蔫了。
“你就这么教孩子的?”云橙不敢相信。
傅暄瞥她一眼,“有问题?”
云橙现在才算是真正领悟到那三年白跟他在一起了,除了床上那点功夫,她是一点也不了解他。
到了医院,受伤学生的家长自然是要讨个说法的。
云橙从中调解,问事情起始原由。
鼻青脸肿,接好下巴的初三同学说完之后眼神在闪躲。
裴明州则十分狂傲。
“让你上学,不是让你去争风吃醋的。”对方家长掐了一下儿子的手臂,“没出息的东西。回家!”
傅暄双手插裤袋里,打量着裴明州,“可以呀,刚去就有女生喜欢。”
“那是。外甥像舅,我不能拖了你的后腿。”裴明州略有几分得意。
傅暄伸手就敲了一下裴明州的头,“给我收敛点。”
裴明州摸了一下头,看了眼云橙。
云橙严肃地说:“回去写份检讨,周一到学校交给我。”
说完就先走了。
裴明州碰了一下傅暄,“舅舅,我能不能在学校好好的,就看你了。”
“关我什么事?”傅暄盯着快要消失在医院门口的背影。
“你对她不好,她就对我不好。”裴明州拍了拍他的肩膀,“为了我,麻烦你好好对人家。”
傅暄眉头一皱。
“赶紧追呀。”裴明州推了他一把,“我自己打车回去。你今晚可以不用回家,祝你好运。”
裴明州在傅暄扬起手时就跑了,还回头鼓励他,“加油。”
傅暄想打死这臭小子。
加什么油?他不要的女人而已。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