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后车队早就散了,不可能还保持着原来的队形,都是约好了会在哪个服务区等,然后补给之后再出发。

车上的人都没有说话,云橙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开了一点点窗,那股风又急又狠,还带着一股子热气,赶紧又把车窗关上。

韩唯播放了音乐,不是那种很炸的车载DJ,而是一些适合和心爱之人一起旅行听的歌曲。

少不了情情爱爱,听着便入了心。

中午,车子停在了必经的天府之都,一行人各自散去,自由行动,吃了午饭再出发。

“韩老师,你一会儿开还行不行?那边的妹纸好像有点感冒,我准备去帮她开一段路。”乌芸走过来,问韩唯。

“没问题。”韩唯说:“你们要是不搭我的车,我也是要一个人开的。”

“那你带林老师,我去帮她们。”乌芸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两个女孩子。

“好。”

云橙盯着乌芸,乌芸拉着她侧到一边,“我真的是去助人为乐的。”

“最好是。”云橙也不傻,知道乌芸肯定是藏着点小心思的。

乌芸笑眯眯,“既然出来玩,那就放松一点。玩嘛,总得看看美丽的风景和好看的男人,才不枉出来这一回。对吧。”

云橙轻哼。

“乖啦。”乌芸摸了摸云橙的脸,便非常放心地把她给甩下了。

云橙无语,却也没有办法。

韩唯给云橙一杯奶茶,“她挺热心肠的。”

“谢谢。”云橙接过奶茶,“她是个好人。”

韩唯笑着推了一下眼镜,“你是不是很怕跟我单独相处?”

云橙微怔,随即笑道:“没有啊。有什么好怕的?”

“那就好。”韩唯感觉得出来云橙其实一直都很拘谨的,她并不是很愿意跟他在一起。

车队又起程了。

韩唯比之前话要多,问云橙教学上的事。

因为都是老师,虽然教的年级不ʟᴇxɪ一样,教学这一块也大差不差。

聊升学这种话题,云橙还是可以的。

忽然韩唯的手机响了,他是连接的车载蓝牙,屏幕上跳出来的名字让云橙忍不住有些紧张。

韩唯很自然地接听,也没有避开云橙。

“妈。”

韩母的声音一下子就在车子里响起,“橙橙应该已经放假了吧,你是不是应该邀请人家到咱们家里来玩?有些时候没联系了,我也不敢打扰她,怕她忙着学生升学压力大。现在已经考完了,也放假了吧。你什么时候带她回来?我还挺想她的。”

云橙听到韩母提了自己,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她听这意思,怕是韩唯都还没有跟家里人说他俩早就翻篇了吧。

第190章他很爱你

韩唯看了眼有些拘谨不安的云橙。

他说:“妈,她这会儿在车上呢。”

“啊?”韩母显然是没想到,略有些激动地问:“橙橙也在车上?”

云橙不得不打招呼,看了眼韩唯,才大大方方地喊了一声,“伯母。”

“哎哟,橙橙,你跟韩唯在一起呢。”韩母语气瞬间高兴了,“你放假了吧。现在怎么样?还好吗?”

面对韩母的热情关心,云橙是有些惭愧的。

不管是韩唯还是韩母,他们对她从来都没有过任何的怨言。

“伯母,我挺好的。”

“你带毕业班,压力肯定大。现在总算是暂时卸下重任,就好好放松一下。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带着你爸妈到咱们家做客。我跟你伯父一直盼着你们来呢。”

韩母的真心是隔着电话也能够听得出来的,不是客套,是真心的。

云橙心里五味杂陈,越发愧疚了。

“妈,我们现在正在高速上,自驾游。等这一趟玩了回来再安排。”韩唯没让云橙去回答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韩母一听,便非常懂事地说:“好好好,你带橙橙好好玩,注意安全,照顾好橙橙啊。”

“嗯。”

“那不打扰你开车了。”

韩母挂了电话,车子里突然就变得很安静。

韩唯看了眼云橙,“对不起啊。”

云橙微怔,“嗯?”

“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跟爸妈说我俩已经分了,所以……”韩唯很无奈地耸了一下肩膀,“他们一直以为我俩还谈着呢。”

云橙知道他没说。

这也不能怪他,自己也有责任的。

当初没想好就轻易做出了承诺,结果两方父母都见了面,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的和谐,结果是她,把事情搞得一发不可收拾。

说起来,是她给韩唯添麻烦了。

她的反复无常,给旁人带来了无法解释的麻烦。

“是我的错。”云橙主动承认错误,“要不是我,也不会让你陷入两难。”

她完全能够理解韩唯的心情,说傅暄渣,她在韩唯这里,她和傅暄也没有什么区别。

自己是为所欲为了,丝毫没有想过也会和她一起承担这个后果的另一个人。

韩唯笑了一下,“错不在你,而是在我。谁叫我不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呢。”

云橙胸口一紧,像有什么东西往心上狠狠敲了一下。

被爱的有恃无恐。

不管做什么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不爱的那个人。

又是四百多公里,总算是到达了第一站,康定。

提前就定了民宿,安排了房间。

云橙和乌芸住一间房,把洗漱用品都摆到房间,一行人就出去吃晚饭。

民宿很漂亮,这会儿就在窗口坐着就能看到日落金,美得不像话。

享受着这么绝美的风景,一路的疲劳都在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

队友们都吃着当地的美食,感叹着祖国的大好河山,心胸都变得异常的开阔了。

云橙拍了很多美景发给了爸妈,乌芸非要给她拍照片,她也大大方方地摆好姿势让她拍。

“韩老师,你也来。”乌芸招呼着韩唯。

韩唯愣了一下,看向了云橙。

他并不觉得云橙是愿意和他拍照片的。

“我就不拍了。”韩唯不想让云橙为难,先拒绝了。

“哎呀,你过来嘛。不拍正脸,就拍个剪影。这里拍一定好看得不得了。”乌芸去拉韩唯,硬把人给拉过来了。

她给韩唯摆着姿势,也教云橙该怎么站。

两个人并没有面对面,而是相对低下了头,也不知道乌芸兴奋的什么劲,一直很激动。

这一幕,云橙想到了过年在村子里支教的那个画面,也是乌芸给拍的照片。

“太好看了。”乌芸拿着相机走过来给他们看,“你们看,是不是美炸了?”

两个人相对而站,看不清脸,但是五官轮廓勾勒得非常清楚,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站的位置非常的妙,再加上乌芸的拍摄技巧,他们硬是勾出了一个爱心的图案出来。

要是分割开,就可以做情头。

云橙看着照片,她承认很美。

“能不能把照片传给我?”韩唯征求。

“当然了。”乌芸说:“这是给你俩拍的,必须得给你们呀。”

乌芸拍了不少照片,有他俩的,有云橙单独的,虽然都没有拍正脸,但是把云橙的那份美完全捕捉到了。

晚上乌芸把照片都整理出来,发给了云橙和韩唯。

“你俩真的好般配啊。”乌芸趴在床上翻看着照片,发出啧啧赞叹。

云橙洗完澡出来坐在床边,看着乌芸跟她展示今天的成果。

细想起来,她和韩唯认识的时间不长,却有了无数个同框的镜头。

好像每一次她心情不好的时候,韩唯似乎都陪在身边。

“喂,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他?”乌芸突然盯着云橙,“我都快要为他心动了。”

云橙擦着头发,“那你追他啊。”

“不要。”乌芸翻了一下身,平躺着,举着手机看照片,“我明知道他心里喜欢的人是你,去追他这不是自讨没趣吗?再说了,我觉得你俩还有戏,更不能去挖墙角了。”

云橙叹了一声,“你觉得我跟他还有戏?”

“当然了。”乌芸坐起来,非常的严肃,“你没发现他看你的眼神还是带着光的吗?就算是你不喜欢他,他也不会那么快的放下对你的感情的。”

云橙抿着嘴唇,她折着毛巾,“我不想再伤害任何人。”

“你以为是伤害,可他觉得是希望。”乌芸跳到云橙的床上,盘腿坐下,“老实说,你到底要不要给他一个机会?也是给你们一个机会?”

云橙望着乌芸,神情有些呆滞。

“还是说你根本就放下不那个人?”乌芸皱眉,“他伤你这几次,还不够吗?”

“不是没放下。”云橙这会儿吸一口气胸口就有点疼,“只是……不想再去伤害另一个人。”

乌芸是能理解她的,拍拍她的肩膀,“死心吧。不管你对他有多深的感情,也经不起他这么伤害。越是这样,你在他那里越是一文不值。何必呢?其实爱情到最后,就是亲情。爱自己的和自己爱的,不妨选一个爱自己的。至少,你不会那么痛苦。”

云橙又平摊开了毛巾,“我不能只着一个人伤害吧。已经伤过他一次了,在不能确定前,我不想再做个不负责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