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已经十分笃定,似乎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过是再问自己一下而已。

他知道了什么?这么多年他对自己深信不疑,为什么突然怀疑自己?

苏浔烟都已经被自己弄死了,他没道理再知道什么啊?

傅淮川静静的看着她,又问了一次:“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江瓷借着整理衣服,避开了他的视线:“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当年就是我把你救上来的,你怎么突然又问了?”

他问过她很多次,问了很多细节,她全都回答对了,是因为她曾经看过苏浔烟的日记本,苏浔烟在日记中曾经写过那天的事情,不止一次。看到之后,她记了下来,然后就把苏浔烟的日记本烧掉了。

她不能让傅淮川也看到那些,一旦看到,他就会知道真相。

对,现在苏浔烟已经死了,日记也烧了,死无对证,江瓷终于定了心。

傅淮川站在她一步之遥,并不靠近:“江瓷,你跟我很多年了,如果你骗了我什么,最好自己藏好,如果不小心被我查到了,你就自求多福吧。”

懒得多看江瓷的表情,傅淮川转身离开了。

他不指望她能说nnzl实话,如果她想说,这么多年她早就说了。

所有的事情,他不会等着答案自己送上来,也不会再被任何人欺骗,他将会一一查明。

——

整个城市的地下世界都在风起云涌。

因为有一个金主,出了高价,要买很多信息。

整个城市的黑暗力量都蠢蠢欲动。

而源源不断的信息,被送到了傅淮川手里。

他看着手上厚厚的一叠叠的文字资料和照片,极有耐心的慢慢翻看。

这是苏浔烟和江瓷从小到大的生活痕迹的证据。

他看着苏浔烟从一颗小豆丁,到慢慢长成一个可爱的小丫头,又长成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笑容抑制不住的留在他的脸上。

苏浔烟家里她的照片,可是他从来没去看过,竟然不知道,原来光看她的成长经历,就是如此有趣的事情。

陡然,傅淮川的视线凝固住了。

十几岁的苏浔烟穿着一个漂亮的小裙子,出现在他家宴会门口,被宋父牵着手,正在往里进。

那个宴会,苏浔烟去参加了!

那个人,真是是她!

傅淮川几乎是强制自己去打开江瓷的资料,她基本上是跟着母亲一起长大,十几岁的年纪,她身边就换了好几个举止亲密的男人。

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她没有出现在那个宴会附近。

他曾经也怀疑过,问江瓷的时候,江瓷骗他说,她因为是私生女,所以被宋父偷偷带进去的,也因为这样,她才出现在后院游泳池,正巧将他救了。

这种事也经常有发生,有私生子混入是很正常的事,是以傅淮川没有再怀疑。

但是现在,事实昭昭,江瓷骗了他。

那个救他的人,是苏浔烟。

第二十六章复原录音笔

虽然已经知道可能是这个结果,可是这个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傅淮川还是颤抖了。

照片雪花一般,从他手里掉落,散了一地。

傅淮川揪着头发,深深地痛苦的垂下了头。

她救了他,明明是她,为什么她甚至都从来没有辩解过?

哦,是了。

他从来没有跟她好好说过话,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他内心的这一段情感。

是他自己,他没有给过她辩解的机会。

也没给过自己得知真相的机会。

是他断送了他们感情的可能性。

原来,他已经按照他承诺过的,娶了她。

可是他却没有做到更重要的,照顾她,对她好。

他娶了她,不过就是把从人间地狱,送到了真正的地狱。

真正该死的人,是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淮川才重新抬起头来。

江瓷骗了他这么久,他说过,后果她将承受不起。

起身的时候,他的脚下踩到了一张照片,他一顿,起身捡了起来。

那是江瓷和院长站在一起聊天的照片,虽然看起来不亲密,但是他本能的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有问题。

莫非她不但骗了他那天救他的事情?连院长的事情也有黑幕?

傅淮川捏着那张照片,几乎要捏破了。

苏浔烟和院长之间的情事,是在他对他的情感中,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他忍耐过了她有男朋友,忍耐过了她想要对别的男人下药。他每次跟苏浔烟上床,都要强调她给他下药,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可悲的一种心理暗示。好像多说几次,他就能忘记,她想要下药的另有其人,喜欢的另有其人。

可是,他忍耐过了这一切,却实在无法忍耐,她跟他结婚后,继续同人偷情——还换了个男人。

所以他愤怒到失去了理智,愤怒到把她扔进了看守所,愤怒到默许宋家将江瓷扶正的意图,甚至在宋家的新闻发布会上现身,宣布订婚,暗示宋父将苏浔烟驱逐出宋家。

他因此而毁掉了苏浔烟的一切,而现在,事实告诉他,他可能一开始就是错了?

苏浔烟到死,每一件事都是冤枉的?

门突然被敲响,秘书小心的进来,递给他一个小小的U盘:“戚总,有一位叫宗泽的先生,上一周在前台给你留下了一个U盘,技术部门已经检验过,确认这个优盘没有种植恶意病毒或者木马程序,应该是安全的,所以现在给您送过来。”

宗泽?

他给他送什么?

傅淮川几乎是立刻抢过来,奔过去插到电脑上,动作大得瞎了秘书一跳。

优盘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音频文件,文件名叫做“录音笔”。

傅淮川几乎颤抖的点了上去。

这个音频是原文件,滋滋作响了几分钟之后,江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反正你也出不来了,告诉你也无妨,流产证明是我让院长作假的;我的身体也根本不需要代孕,只是想让你受罪,还有不想亲自经历生孩子的痛苦罢了;院长强奸你是我跟他策划的。喔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当初那个春药,也是我下的。雲铮最厌恶被算计了,既然戚家觉得我私生女的身份上不得台面,非要雲铮娶你,那我就让你永远都被他讨厌。”

傅淮川几乎崩溃,泪流满面。

优盘里面还有一个文档,他打开来看,里面是宗泽的留言:“我想了想,她虽然死了,但是不能让她带着污名死去,所以找人修复了录音笔里的文件。宗泽留。”

第二十七章复仇

江瓷的家里,突然冲进来几个黑衣大汉,看起来就不是善茬。

她惊恐的想要报警,却看到黑衣大汉身后,傅淮川走了进来。

她立刻扑了上去,想要抱住他的大腿:“雲铮,他们都是什么人?差点吓坏我,幸亏又看到了你……你怎么了?”

傅淮川脸上的表情十分奇特,他低头看死人一样看了看江瓷:“跟上他们,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江瓷觉得他今天很奇怪,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