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令队员迅速扑出一条防火带,自己则带着人朝火场冲了进去。

冲进着火的仓库门那一刻,夏念汐有一瞬的迟疑。

她想到了肚里的孩子……可下一刻,她便冲进了火场。

仓库内到处都是铁货架和堆得老高的快递纸盒,火势蔓延急速。

夏念汐一路找人,在一处倾倒的货架下找到了一个被困的女孩。

她上前清理压在女孩身上的东西时,耳边忽然传来了女孩带着哭腔的声音。

“你不要管我了,我出不来了……”

夏念汐没有说话,咬牙用尽全力将压在女孩身上滚烫的货架撑开,将女孩拉了出来。

女孩左腿受了伤,夏念汐一路搀扶着女孩朝外走去。

这时,女孩身侧一座正在熊熊燃烧的钢铁货架突然倾斜,朝二人压了过来!

夏念汐下意识将女孩一推!

又用自己的身体硬生生拦住倒压的货架!

……

三日后。

齐司礼坐上了回家的飞机。

飞机上,他从包内拿出那个已经被修好的录音机。

插上耳机,将磁带倒带,他按下播音键,女歌手悲伤的歌声在耳边响起。

——突然我记起你的脸,那触动依然像昨天。

对自己我终於也诚实了一点……

齐司礼的心蓦然空了一下。

一下飞机,他便直接打车回了家。

今天应该是夏念汐的休假日,可是家中却空无一人,齐司礼皱了皱眉。

他掏出手机,给夏念汐打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听。

齐司礼心头忽的窜过一抹不安。

他没有再等,直接冲下楼往消防大队而去。

等齐司礼赶到消防大队,天空下起了雨。

一进营区,齐司礼入眼便是一群身着火焰蓝正装的消防员列队站在操场上,神情悲肃。

国歌声里,夏念汐曾经的老队长捧着一个盖着国旗的盒子走向夏母。

齐司礼瞳孔骤缩,一下被钉在原地!

接着,他就见老队长将那盒子递交到夏母手中。

一夕白发的夏母颤着手接过,眼泪一瞬涌出,这已经是她人生第二次接过相同的盒子。

老队长含泪转身面向全体消防员,哽咽的大声喊道。

“消防一支队:出队23人,牺牲1人,无民众伤亡!”

“请大家记住英雄的名字:夏念汐!”

[removed]history

第十一章

“敬礼!”

随着老队长的一声大喊,全体官兵迅速有力的抬起右臂。

同样是一身火焰蓝正装的李柏年,走到被钉在原地的齐司礼身边,伸手推了推他。

明明只有短短的几步路,齐司礼却觉得举步维艰,几乎寸步难行。

悲痛欲绝的夏母,终是撑着身子,将手中的骨灰盒递给齐司礼:“你来了,就交给你吧。”

齐司礼下意识接过,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声音:“妈……”

“向家属致敬!”

老队长大喊一声,朝着齐司礼、夏母等人敬礼。

随即,全体官兵立正敬礼,齐声大喊:“向家属致敬!”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回荡在操场上空,齐司礼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手中捧着的骨灰盒明明很轻,但齐司礼却觉得如有千斤。

便是在前线抗疫几天几夜不睡觉,他也未曾觉得如此沉重过。

安葬仪式结束后,夏母看着墓碑上女儿的照片,眼中含泪。

“一路走好,妈妈以你为傲。”

齐司礼在旁边扶着夏母,一言不发。

从墓园出来,齐司礼和李柏年一起将夏母送回了家。

将夏母扶到床上躺下,齐司礼开口说道:“妈,我明天来看您。”

夏母看着齐司礼惨白如游魂一般的神态,心中也是不忍。

她嘴角勉强笑了笑:“是念汐对不起你……”

齐司礼没有说话,帮夏母盖好被子后,便出了房间。

回到家中,齐司礼看着客厅里的行李箱,整个人忽然陷入了迷茫。

眼神黑漆漆的看不到半点神采,幽深的仿佛能将人吸进去。

房间内寂静的可怕,只听见墙上时钟滴答走过的声音。

齐司礼坐在沙发上,感觉不到饿,也不觉得困,整个人如‘石头’一般。

没有知觉,没有反应。

“叮铃铃——”

一阵急促刺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齐司礼骤然回过神来,拿起手机接听。

话筒那边顿时传来同事着急慌张的声音:“齐医生,你快来医院!”

下一刻,齐司礼已经冲出家门朝医院而去。

又是接连好几台手术。

等齐司礼从手术台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让他短暂性的忘掉了夏念汐。

于是,他也将自己整日困在医院里,逃避着。

两日后,中午十二点半。

齐司礼从食堂回来经过护士站的时候,护士长突然叫住了他。

“齐医生,有人找你,我让他去你办公室了。”

齐司礼点头称谢,朝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内,老队长将一个文件袋端正的放到齐司礼身前。

“这是念汐留在队里的东西。”

齐司礼心头促然一怔,半晌才缓缓伸手接过。

老队长叹了口气:“其实在这件事发生前,念汐已经提交了停职报告申请。”

听着老队长的话,齐司礼只觉脑袋嗡的一下,整个人直直愣住。

晚上下班的时候,他将文件袋原封不动带回了家。

这几天,他将家里关于夏念汐的东西全部收进了次卧封存起来,强迫自己忘掉关于夏念汐的一切。

可就当齐司礼要将文件袋放进箱子里的时候,心头忽然闪过一丝不安。

最终,他还是打开了文件袋。

文件袋里是一些日常笔记,最底下,是一张B超单。

看着B超单上的检查日期,齐司礼瞳孔骤然一缩,脸上血色尽失。

第十二章

齐司礼盯着B超单上的那个小小的黑影,颤着手伸手摸向它。

这是他和夏念汐的第二个孩子。

哪怕他脸上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却能清晰感觉到他情绪上的崩溃。

……

夏念汐行走在一片黑暗之中,像梦一样。

忽然,她听到好像有人在背后叫她的名字。

夏念汐因这背后的呼喊停下脚步,转身朝那声音走去,却看见前边天光大亮,身体不由自主追寻着光亮而去。

夏念汐像是被蛊惑了一样,直直穿进了那刺目的光中。

她猛地睁开眼,不住的喘气。

“念汐,你醒了?!”身侧响起一道满是惊喜的声音。

夏念汐循声望去,眸色一震,下意识叫了声:“妈。”

夏母满是欢喜的应了声“哎”,急忙按下了床边的呼叫铃。

夏念汐坐在床上,看着围拢过来的医生护士,内心满是疑惑。

她不是死了吗?

医生在夏念汐身上检查了许久,最终得出了结论。

“已无大碍,接下来只要安心休养基本没什么大问题了。”

夏母脸上的喜悦已经掩饰不住:“谢谢医生。”

医生走后,夏念汐看向夏母,声音有些忐忑。

“妈,我这是怎么了?”

“你为了救人,被货架压住,已经昏迷了整整一个礼拜。”

说完,夏母连忙掏出手机,给齐司礼发了信息过去:念汐醒了。

夏念汐听着夏母的话,心头一片骇然。

她颤着声音,问“是仓库货架吗?”

夏母放下手机,还有些心有余悸:“是啊,你被救出来的时候,防护服都被黑了。”

“那个被你救出来的小姑娘左腿骨折,就住在隔壁病房里。”

听完夏母的话,夏念汐促然瞪大了眼。

那日被货架压住失去意识的感觉仿佛就在昨日,一个荒唐的念头从脑海冒出。

她这是,重生了?!

突然,夏念汐想到了肚子的孩子。

她猛地摸向腹部,神色有些惶恐:“我的孩子呢?”

夏母一脸疑惑:“什么孩子?”

看着夏母的反应,夏念汐猝然一愣。

难道孩子又没了?

她攥着被子,大脑一片混乱。

还想开口问什么,门口忽然传来声音。

是齐司礼。

“司礼,你来了。”夏母说道。

齐司礼提着两个保温桶走近,淡淡开口:“这是我妈刚送来的。”

夏母有些惊讶,笑着说:“有劳亲家母了。”

齐司礼将保温桶放在夏念汐旁边的床头柜上,叮嘱道。

“念汐这几天的饮食需要多注意,妈您就别单独做饭了,到时候我会直接送来。”

夏母想了想,开口应道:“好。”

从齐司礼进来后,夏念汐便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

等齐司礼走后,夏念汐才缓缓抬起头,看向夏母问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出事的当天晚上。”

“淞南市突发疫情,他作为第一批支援医生,本应该继续在前线抗疫,但听说你出了事,就提前回来了。”

夏念汐满是震惊,下意识开口,

第十三章

夏母看着夏念汐的反应,叹了口气。

“去支援疫情这件事还是他医院同事告诉我的,他不告诉你真相,应该是不想让你担心。”

夏念汐攥着手,内心情绪翻涌。

傍晚的时候,夏母突然接到学校的电话,说是有高年级学生打架。

夏念汐知道夏母担心她的学生,便让夏母先去处理学校的事情。

“要是有事就喊医生,知道吗?”夏母不放心的说道。

夏念汐连连点头。

就在夏母离开后不久,齐司礼来了病房,手中还提着一份食盒。

此刻齐司礼已经脱了白大褂,应该是已经下班了。

看着突然出现的齐司礼,夏念汐没由来有些心虚:“你怎么来了?”

“妈走前,给我打了电话。”

夏念汐垂下眼帘,浅浅应了声:“哦。”

齐司礼将带来的清粥端出来递到夏念汐手边:“先吃饭吧。”

夏念汐抬手接过,齐司礼从旁边拖了张椅子坐下。

她想问孩子的事情,可又怕和4年前一样。

齐司礼看着夏念汐欲言又止的模样,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