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些事是和你一起做,就比较有意思啊,你明白吗?”

季辙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笑了,“明白了。”

楚迟栖看着他,没好气的语气里有一丝淡淡的鄙视意味,“你明白个屁,臭直男。”

“......”

季辙远不理解,怎么突然又被骂了?

楚迟栖转身朝沙发走去,刚走了没两步,手腕被季辙远扯住拉了回来,但他的动作比较轻,所以楚迟栖只是轻轻趔趄了一下。

手掌心不由自主地抵在他的胸膛,楚迟栖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干嘛?”

“没事,就是想和你说,我真的明白了,你是觉得两个人一起去逛超市买菜买东西什么的比较幸福,是不是?所以想和我一起去,因为你觉得和我在一起很幸福。”

季辙远这话说得很直白,楚迟栖看着他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瞬间浮现在脑海里的,竟然是刚才两个人在卧室里少儿不宜的画面。

脸上突然臊了一下,楚迟栖手腕微微用力把季辙远推开,憋着笑转身,没说话。

季辙远饶有兴味地看着小姑娘的背影,知道她是害羞了,微微勾了勾唇。

“挽挽中午想吃什么菜?可以开始报菜名了。”

一说起吃的,楚迟栖来了兴趣,“随便报?”

季辙远点点头,“随便报,只要是家里有的食材,我都可以给你做。”

楚迟栖像个小兔子似的蹦蹦跳跳到中岛台边,打开袋子看了一眼里面的食材,短短几秒钟内脑袋里就冒出了好几个菜名。

“芹菜炒牛肉、麻辣花蛤,嗯......这小冬瓜挺可爱的,再来一个冬瓜虾仁儿汤吧!怎么样?”

“没问题。”

季辙远一抬眼,视线落在她的脖子上,突然想起她说录制舞蹈视频事情。

嗯......要不要提醒一下小姑娘,脖子上的吻痕很明显,衣领似乎完全没遮到呢。

思索片刻之后,季辙远有了决定——

不提醒。

如果提醒了,那些粉丝们就发现不了了,作为一个合格的艺人,要学会给粉·福尔摩斯·丝们找一些事情做才是。

至于楚迟栖自己,她原本是留意到了脖子上的吻痕的,但因为刚才跳舞的时候太过投入,所以完全忽略了这件事。

最后视频录好之后也并没有想着要检查一下,选了一个合适的时间点,在吃午饭之前直接上微博发出去了。

发出去之后也没管,手机一扔就吃午饭去了。

吃完午饭拿起手机点进微博,楚迟栖才反应过来哪里出了问题。

私信区和评论区一片热闹,粉丝和围观过来的路人跟过年似的,纷纷发出土拨鼠尖叫。

第274章 是哪个野男人干的?

【这舞蹈!这身姿!这细腰!这长腿!迷死我了!!!梦回《爆裂玫瑰》舞台啊啊啊啊啊!】

【就是说,咱星姐真的不要太大方,我看到她发微博了,这段舞蹈视频是三项粉丝福利之一,也就是说除了这段视频还有两个福利!】

【直播!直播!一人血书星星和我们开直播聊天!】

【这段舞蹈视频真的美爆了,我他妈疯狂舔屏!!!】

【所以,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发现星星的脖子似乎有点儿不太对劲吗?那些印子是怎么回事?受伤了?】

看到这句评论的粉丝们心里一紧张,纷纷开始重新看那段舞蹈视频,这次是都戴上了放大镜的程度。

点进微博的楚迟栖自然也看到了这句评论,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赶紧点进那条舞蹈视频看了看,直接就是一个大无语,“......”

刚才跳得太认真,完全忘记脖子上还有草莓印这回事了,录好之后直接就把视频给发了上去。

楚迟栖闭着眼睛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看了一眼点赞数和评论数,她心里明白,现在删掉视频明显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已经到了广而告之的地步。

就在她思考着办法的时候,微信突然跳出来一条消息,是江枝发来的。

【???宝贝儿,那段跳舞的视频是你本人发的吗?你应该没有被谁胁迫吧?如果你真的被胁迫了你就扣1,管它刀山还是火海,我好来救你啊!】

江枝这番义正言辞的话后面,还跟着一个笑得贱兮兮的熊猫头表情包,令人不忍直视。

楚迟栖:“......”

她直接发语音,“别笑了姐妹,救救我。”

江枝也回复了一段语音过来。

“但问题是我怎么帮你啊?你那些粉丝现在肯定不信啊,那玩意儿看着实在太像草莓印了,说起来,你去刮痧怎么也不叫上我一起啊?还是不是姐妹了?”

听完之后的楚迟栖:“......???”

这个女人她在说什么?她以为她脖子上那些印子都是刮痧刮出来的?果然是纯情小冤种一枚,就离谱啊。

楚迟栖实在忍不住吐槽,“枝枝宝贝啊,你是真的活该单身啊。”

这句发出去之后,想了想,决定告诉江枝实情。

“要不要告诉你,我脖子上那个玩意儿本来就是草莓印,不是什么刮痧刮出来的,你今天眼神儿怎么这么不好使呢宝贝?”

季辙远听到她在和谁说话,听见了几个关键词,走过来问道:“你在和谁讲电话呢?”

想到自己刚才那自信满满的语气,还提到了“草莓印”三个字,季辙远突然这么冒出来,楚迟栖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反应极快地把手机往胸前一扣,紧接着就是一个战术性后退,“你走路为什么总是没有声音?吓死我了。”

季辙远看着她,带着笑意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语气像是在和小朋友对话一样温柔。

“所以,你在做坏事吗?”

楚迟栖心里一紧,立刻否认,“我没有啊,我做什么坏事了?”

季辙远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英国梨的味道,比较清新,很好闻,但楚迟栖不知道是来自于他用的香水,还是他用的洗衣凝珠的味道。

季辙远声音轻缓,“我刚才好像听到你在和谁说什么草莓印。”

说完这句,他的视线控制不住地往下移动,最后落在了楚迟栖脖子上,感受着他的眼神,楚迟栖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胸脯往前一挺,瞪着季辙远,“看什么看?没见过草莓啊!”

这怒气冲冲的小语气,成功把季辙远给逗乐了,他想都没想就来了一句,“我没见过,我只种过。”

楚迟栖:“......”

正要激情开麦,捏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楚迟栖拿起来一看,是江枝打过来的微信视频。

她一愣,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季辙远,“......你闪远点儿,我要接个视频。”

季辙远看看她的手机,表情坦荡,“谁打的?我还不能在旁边?”

“江枝打的。”

“那我为什么不可以在旁边?”

“......”

楚迟栖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索性没管了,但按下接听键之前还是和季辙远嘱咐了一句。

“你要听的话就在旁边静静给我待着,不准随便乱说话。”

季辙远听话地点点头,做了一个“ok”的手势,“没问题。”

楚迟栖点了一下绿色的接听键,一接通,视频那头就传来了江枝狮吼一般的咆哮——

“楚迟栖,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什么草莓印?你说你脖子上的印子是草莓???”

视频里,江枝在外面,打扮得漂亮精致,脸上却满是疑惑,表情已经完全裂开。

楚迟栖有些无语,“姐妹,你淡定一点。”

站在大马路牙子上的江枝早已经将公主形象抛到了九霄云外,对着手机镜头激动得不行。

“我淡定什么我淡定!我淡定不了!说,是哪个野男人把我的星星宝贝给拐跑了!”

楚迟栖:“......”

韩·野男人·司白:“......”

他嘴唇一动正要说话,被楚迟栖一个眼神给瞪闭了嘴。

季辙远心里有些郁闷加小委屈,自己被其他人骂是野男人,自家小姑娘不帮他说话也就算了,他自己想着解释一下她竟然也不让他张嘴。

真的是好过分哦。

楚迟栖在沙发上坐下,用眼神示意季辙远也可以坐下,但必须要和她保持一小段距离,季辙远知道自己犟不过,于是乖乖照做了。

楚迟栖看着江枝,“我可以把事情的细节告诉你,但是你听了不许激动,也不准声张。”

“好,没问题。”江枝一口答应。

“我和季辙远复合了。”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空气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江枝以为自己听错了。

“星星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我和季辙远复合了,就前两天的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

反应了大概有五秒钟,江枝终于慢悠悠开口,“所以我刚才说的那个把你脖子弄上草莓印的野男人,是季辙远???”

“对。”

第275章 季辙远:“你居然把别的人叫宝贝。”

江枝的表情瞬间僵在脸上,忘了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

下一秒,她的目光下移落在楚迟栖脖子上,语气里有一丝试探意味,“所以,你俩是刚复合就那啥了?”

江枝这句话季辙远也听到了,楚迟栖用眼角余光淡淡瞥了他一眼,发现这人嘴角正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收回视线看着江枝,“大家都是成年人,这么操作实属正常。”

江枝点头如捣蒜,“非常同意。”

说完又想起什么,“那你和季辙远现在在一起吗?还是你们各在各家?”

楚迟栖抿唇思索一秒。

“嗯......也可以说是在一起,也可以说是各在各家。”

江枝:“什么意思?”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