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两个人的距离突然被拉近,楚迟栖发现自己竟然莫名有些紧张起来。

“你会跳兔子舞吗?”

楚迟栖先是愣了一秒没反应过来,但盯着季辙远认真的脸看了一会儿之后,这才察觉到他不是在开玩笑。

“兔子舞,是我想的那个兔子舞吗?”

“对。”季辙远看着她的眼睛,点点头。

楚迟栖还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直觉,语气里充满了试探意味,“left left right right那个???”

“是的。”

“......”

狗男人的品味还真是比他想象中的独特许多呢。

楚迟栖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终什么都没说。

季辙远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像是盛着一汪清澈又温柔的水,楚迟栖从那里面看到了自己脸的倒影。

“会跳吗?”季辙远又追问了一句。

楚迟栖撒起谎来眼睛都没眨一下,斩钉截铁地吐出两个字,“不会。”

“挽挽在撒谎。”

楚迟栖:“......你又知道了?”

“我知道啊,你每次撒谎的时候都特别一本正经,表面看上去一点儿都不紧张,一般你看上去特别正常的时候,就是在撒谎了。”

“......”

楚迟栖突然就不想和这个人说话了。

“所以你是会跳的,对不对?”

楚迟栖把头扭向一边,不正眼看季辙远,“一点点吧。”

“那可以跳给我看一下吗?”

楚迟栖转过头来和他对视,“季辙远,我发现你真的很幼稚,这是兔子舞诶!小朋友跳的。”

季辙远把下巴搁在她肩膀上,鼻息喷薄在楚迟栖的脖子上,有些痒痒的。

“我知道,但你也是小朋友啊。”

楚迟栖一愣,“谁是小朋友了?我都已经二十多岁了,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鬼。”

季辙远的下巴在楚迟栖的颈窝处蹭了蹭,低沉嗓音带着一丝沙哑性感。

“你是小朋友,永远都是我的小朋友。”

这句甜腻腻的话砸在楚迟栖耳朵里砸得猝不及防,她连撇开季辙远脑袋的动作都忘记了,就这么静静呆住。

呆了两秒,觉得有些不自在,于是伸手想把季辙远推开,一边推一边吐槽,“你太肉麻了,一边儿玩去,我要去给粉丝准备福利了。”

楚迟栖刚从沙发上站起身,就被季辙远一把给拉了回去,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他腿上,下一秒,腰被一双大手圈住。

楚迟栖正要开口说话,季辙远又抱着她把她整个人换了一个方向,让她面对着自己。

“在给你的粉丝准备福利之前,能不能先给你的男朋友一点福利?”

楚迟栖以为他还在纠结跳兔子舞的事情,一想到自己要跳那么可爱的动作,就死活不愿意。

“你在做梦,我不会跳兔子舞的。”

“那挽挽也可以把格局放大,不一定要跳兔子舞,也可以给一些其他福利。”

楚迟栖看着他,“比如?”

“比如......我们一起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季辙远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越来越低,连带着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语气和眼神都变得有些迷离了。

楚迟栖:???

画风一定要转变得这么快是吗?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骚包。

“......你想得美!兔子舞我都不会跳,你觉得我还会答应和你一起干别的事?”

季辙远圈住她的纤纤细腰,微微仰头看着她,“可是你总得选一个。”

楚迟栖沉默片刻,开始思考起来自己要选哪一个。

几秒之后却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等等,她为什么要选???差点儿就被狗男人给带进坑里了!还好她反应快!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楚迟栖直接瞪了季辙远一眼。

“吃屁去吧你,什么少儿不宜的,你想都别想,顶多......”

季辙远一听这话头来兴趣了,“顶多什么?”

“顶多给你一个亲亲。”

季辙远眼睛里的光先是亮了起来,然后又灭了。

楚迟栖瞧着他这表情,冷笑一声,“什么意思?这都拿不下你?”

季辙远和她对视了一会儿,最终决定还是说真话。

“不瞒你说,我现在确实已经不是一个亲亲就可以拿下的男人了。”

楚迟栖看他确实是有点儿委屈,咬着嘴唇思索片刻,郑重其事地给出解决方案。

“那两个?”

季辙远不说话。

“三个?”

还是不说话。

楚迟栖小脸儿一耷拉,“行,我宣布你现在一个亲亲都没有了。”

“......别!”

季辙远见好就收,一把将人扯住。

“三个就三个。”

楚迟栖瞪大眼睛,“被我亲你还挺委屈是吧?”

季辙远赶紧摇头否认,“没那意思,我怎么敢。”

楚迟栖一拳头捶在他的胸膛上,但力道并没有用得多重,然后——

抱住季辙远吻了下去。

第271章 “枕头不垫在脑袋后面垫在哪里?”

说是吻,准确来说是亲,第一个亲亲楚迟栖浅尝辄止,如同蜻蜓点水一般。

幸福来得太快又走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季辙远自然不是很满意,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楚迟栖。

楚迟栖盯着他觉得有些好笑,“你这什么表情?又不是只亲这一下就不亲了,来,继续。”

说完,特别大方地亲了第二下,这一次仍然是浅尝辄止。

第三下,楚迟栖原本打算如法炮制,可季辙远却突然反客为主,抬起右手扣住了楚迟栖的后脑勺,这下,她想浅尝辄止也做不到了。

季辙远撬开她的齿关,霸道而热烈的吻如同攻城略地一般,楚迟栖瞪大眼睛,显然有些猝不及防。

其实从两个人复合到现在不过短短两天时间,也没什么比较亲密的接触。

再加上先是叶鹤谦过来,然后又是祝晚青过来,两个人也压根儿没什么可以亲密接触的机会。

昨天晚上倒是有,但楚迟栖没那个意思,所以让季辙远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

根本没人知道,他憋得有多辛苦。

只是这个辛苦倒不是说非要干点儿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但是,也不能差得太远。

这一次,季辙远的吻热烈滚烫,连带着他身上那股好闻的香水气息,让楚迟栖莫名觉得挺安心。

然而安心之余,基于两个人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又让她觉得有些小羞耻。

可不知道为什么,羞耻着羞耻着,楚迟栖坦然接受了。

回应季辙远的同时她甚至还在反思自己,他们是光明正大复了合的男女朋友,又不是什么不正当的关系,有什么好羞耻的?

想清楚这一点,于是楚迟栖回应得更加认真。

季辙远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内心渐渐融化得更加厉害,在放她喘气的间隙,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角,整个人都透露出一丝淡淡的痞气。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楚迟栖随着季辙远带有侵略性的肢体语言倒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沙发很柔软,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楚迟栖甚至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