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看在眼里,突然猛地冲向她,甩了她两巴掌,然后飞快地退了回来。

  她动作太快,等退回来的时候,陈嫣然母女才反应过来。

  陈嫣然尖叫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脸颊,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

  陈母见状又心疼又气愤:“反了天了,秦棠棠,我还在这你,你就敢打我女儿。”

  “陈怀洲,你看看她,她这么对你妹妹,不把我放在眼里,你还一门心思喜欢她,这种恶毒的女人,你喜欢她干什么!”

  陈怀洲将秦棠棠护在身后,担心这对母女狗急跳墙伤害她。

  陈母见他这动作,更加气了。

  “你还护着这贱人,你看看你妹妹脸上的巴掌印,你怎么忍心!”陈母说着深吸了一口气:“我也不让你惩罚秦棠棠了,现在立刻,把她给我赶出去。”

  “不可能。”陈怀洲在她话音刚落下,就说出这三个字。

  他说完,在陈母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淡漠地说道:“你们要是看不惯,可以自己走。”

  “什,什么?”陈母愣住了,颤巍巍地伸手指向秦棠棠:“她打人了……”

  “打她是该的!”陈怀洲眼神冰冷,看着陈嫣然的目光就跟一个陌生人一样:“你刚刚抢手机,为什么要从棠棠的左边冲过去?”

  他就站在秦棠棠的左手边,陈嫣然就算要抢手机也要顾忌他吧。

  不仅如此,陈嫣然站着的位置,其实右手边更适合。

  人在突然反应的情况下,都会选择最短距离,可偏偏陈嫣然舍近求远,这就耐人寻味了。

  秦棠棠俏脸阴沉,紧紧盯着陈嫣然。

  她也是反应过来后,意识到这点,才想通陈嫣然的险恶之心。

  陈嫣然刚刚就是故意的。

  她左手边站着陈怀洲,又有陈嫣然冲过来,肯定会往右边躲,而陈嫣然冲过来的时候,“不小心”踢了个东西在她的右脚边。

  就这么“巧合”下,她就会摔倒。

  恶毒的人是陈嫣然才对!

  陈母被陈怀洲的话惊到了,她嘴巴张了张,干巴巴解释:“你妹妹怎么可能有这么恶毒的心思,她肯定不是故意的,这就是个巧合,巧合而已。”

  “是吗,那未免太过巧合了吧。” 乔明瑞声音温润地说道。

  陈嫣然闻言,眼睫颤了一下,心虚地盯着自己的鞋子。

  陈母撞了她一下,拼命示意她。

  就算是你做的,也不能表现出来,不能心虚!

  陈嫣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捂着脸抬起头,眼里蓄着泪水,委屈地看着陈怀洲和乔明瑞。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知道你们讨厌我,但是我真的没有你说的那种想法。我是任性,但是也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第229章 你女儿什么德行

  秦棠棠看着陈嫣然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内心没有半分波动,冷冷地“哦”了一声。

  陈嫣然眼泪僵在了脸上,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哭。

  除了母亲,恐怕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相信她的话。

  陈嫣然觉得有些尴尬了。

  她心口憋着一口气,手指揪在自己衣摆上搅来搅去,半晌才幽怨地说道:“我为我之前不小心撞了你道歉。”

  陈嫣然加重了“不小心”三个字,摸着自己微肿的脸颊:“你没受伤,还打了我,这件事就算扯平了。如果你以后拿这个出去说事,败坏我的名声,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名声?”秦棠棠冷笑了两声,陈嫣然还有名声可言吗?

  要不是看在陈家的份上,她这种人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不过这件事他们心知肚明,没有证据,陈嫣然死不承认,他们也拿她没办法。

  秦棠棠皱了皱眉:“打了你两巴掌后,我心里也舒坦多了。这件事我就先不和你计较了。不过,花瓶的钱还是要赔。”

  陈嫣然滞了一下,看着她毫不退让的模样,咬了咬牙:“好,我赔!”

  她没有流动资金,最后只能拿自己的首饰做抵押。

  看着秦棠棠拿走一件件自己的心爱之物,陈嫣然心痛的都要滴血了。

  指甲都快掐断了,不过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秦棠棠愉快地让人将这些首饰,还有从秦家弄来的东西全部搬进库房锁上。

  做好这一切后,身体的困倦涌了上来。

  昨晚一晚上没睡,又经历了这么多事,她感觉头昏脑涨,眼皮不断地往下耷拉,走路都摇摇晃晃。

  陈怀洲见状,揽住她的肩膀:“去卧室睡会吧,床单被褥都是昨晚新换的,很干净。”

  秦棠棠闻言,猛地清醒了过来,想到秦奇说过的话,看向陈怀洲的眼神十分复杂。

  她神色淡淡地将陈怀洲推开,说道:“我去客房睡吧。”

  陈怀洲只感觉她对自己的态度一下子疏远了,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

  他觉得秦棠棠应该是心里还有芥蒂,也没勉强她,让佣人带她去了客房。

  秦棠棠进入客房后,直接扑向大床。因为实在太困了,她几乎是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陈怀洲站在门口很久,听到里面没动静了,才离开去找老爷子。

  乔明瑞原本想在陈家待一会,但是陈嫣然一直缠着他,再加上秦棠棠睡觉去了,他直接向老爷子提了告辞。

  一站起来,就脚步匆匆朝门外走去。

  陈嫣然也跟着站起来,着急地跟在他身后。

  陈母看着女儿亦步亦趋跟着乔明瑞离开的背影,眼睛动了动,笑着对老爷子道。

  “爸,然然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

  陈老爷子老神在在喝了口茶,说道:“你是她妈,她的婚姻大事你做主就好了。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这件事插不上手。”

  陈母笑容僵了一下,不过为了女儿的幸福,强忍着尴尬继续说道:“我心中是有个合适的人选,乔明瑞就不错。然然从小就喜欢他,两人知根知底长大,彼此也了解。陈家和乔家也是世交,再合适不过了。”

  她说着,看向陈怀洲:“乔明瑞和怀洲关系好,小时候天天来陈家,我也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他性情温柔,品性善良,一定会对然然很好的,对吧。”

  “你在问我吗?”陈怀洲抬起头,眼睛如同一弯冷月,十分薄凉。

  陈母硬着头皮点点头。

  陈怀洲唇角勾了勾:“乔明瑞确实很好,家世优良,品性不错,年轻有为,是个很好的女婿人选。”

  陈母闻言,脸上涌出惊喜:“你也觉得很适合你妹妹,对吧。”

  她说完,激动地看向老爷子:“爸,你要不要抽空哪天去乔家提一下这个事,只要您出马,他们家……”

  “等等!”陈怀洲抬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啊?”陈母愣住了。

  陈怀洲冷笑了一声:“乔明瑞确实是个优秀的男人,但是你女儿可不怎么样,配不上他。”

  “你!”陈母猛地站起来,脸上满是怒气:“你怎么能说这种话,然然不是别人,是你的妹妹。有这么贬低妹妹的哥哥吗!”

  “我倒是很想夸她,但是她可没有什么值得我夸奖的地方。”

  陈怀洲神色未变,声音淡漠。

  陈母气得胸口不断起伏:“怎么没有,然然长得漂亮,聪明活泼,天真可爱……”

  “啧啧,你的母爱滤镜可真够厚的,这种话也能说得出口。”陈怀洲摇摇头,打断了她的话。

  陈嫣然除了长相稍微好点,其他的可跟“聪明活泼”“天真可爱”这两个词完全不沾边。

  人蠢不说,自大跋扈,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乔明瑞可不会搭理陈嫣然。

  乔家人更不用说了,打心眼里觉得陈嫣然配不上自己的儿子,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再也不提两人订婚的事情了。

  陈母还想反驳,老爷子不耐烦地打断了她:“行了,你自己的女儿什么德行,你比谁都清楚。别祸害人家明瑞了。”

  老爷子这话丝毫不客气,陈母脸颊涨红,羞愤至极。

  “你要是坚持,就自己去向乔家提,我是不会替你做这种事情。”

  要丢人她自己去,他人都老了,还想让他晚节不保。

  “自己提就自己提。”陈母心中憋着一口气,对两人气冲冲说道:“你们不欣赏然然,别人可都是眼明心亮的。等着看吧,乔家人肯定会同意这桩婚事!”

  说完她就冲出了门,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陈老爷子和陈怀洲对视了一眼,谁都没理会她。

  乔明瑞是家中长子,乔家重视着呢,绝对会尊重他的意见,不会让他将就。

  “我待会和乔家知会一声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