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了?”宋闻昭冲她漫不经心的笑了笑。“你不是上火了吗?我不是在帮你吗。”

  叶甄:......

  到底是谁帮谁灭火啊!!!

  叶甄一脸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表情看着宋闻昭。

  宋闻昭见状,轻笑了一声,将她转了个身,让她面对自己。“刺激吗?”

  叶甄:......

  ......

  没人打扰,宋闻昭也没了顾忌。

  结束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左右的事情了。

  为了避免跟小乔他们在酒店撞见,叶甄也不敢下楼。

  宋闻昭让人将午餐送到了房间。

  叶甄只喝了一杯牛奶便再次因为体力不支,昏睡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已经都晚上六点了。

  厚重的窗帘不知何时被人打开,只留下一层薄薄的窗纱。

  屋内没有开灯,透过窗纱,叶甄看到了窗外明亮的灯火。

  卧室里安静的可以。

  叶甄没有在卧室内感受到第二个人的气息。

  她猜,宋闻昭应该已经走了。

  提到这个名字,叶甄脑子里便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两人荒唐的这一天一夜。

  她将脸埋入被子里,羞耻的口申口今了一声。

  好在人走了,她至少清醒后不用面对那尴尬的场面。

  叶甄在床上瘫了小半个小时,直到空荡荡的五脏庙不断发出抗议声后,才挪动了一下身体,想坐起来。

  只一下,她便嘶了一声,浑身一软,重新瘫倒在床上。

  靠......

  “宋闻昭那个牲口!”叶甄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话音刚落,房间的灯便亮了。

  叶甄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门口。

  被称为牲口的男人,双手环胸,依在门口,手里还提着几个购物袋,似笑非笑的看着床上的女人。“怎么在背后骂人呢?”

  叶甄:......

  叶甄表情一僵,人也清醒了不少。“你、你怎么还没走?”

  “你想我走?”宋闻昭啧了一声,径直朝她走来,坐在床边,冲她挑眉。“我走了不就不知道你骂我了吗?”

  叶甄看了一眼他放在脚边的购物袋。“你买了什么?”

  “你的衣服。”宋闻昭闻言,从购物袋里拿出一个小的塑料袋,解开袋子。“还有药,给你......”

  叶甄:......

  “什么药?”叶甄听到这个,心惊肉跳了一下。“你不是戴、戴了那个......”

  叶甄第一个直觉便是泻立停、不是,24小时紧急避险物品......

  宋闻昭闻言两手微微一顿,掀了掀眼皮,黑眸直勾勾的看了她半晌。“谁说是给你吃的?”

  叶甄被他看的头皮发麻,本能的发虚。

  好一会儿,宋闻昭才慢条斯理的道:“是给你抹的。”

  叶甄:......

  ......

第404章 不用这么严谨吧?

  抹的?

  抹什么地方?

  叶甄表情裂开,恨不得原地消失。

  宋闻昭见她小脸通红的半天憋不住一句话来,便低笑了一声。“虽然你骂我,但看在你是个伤员的份上,我就大方的原谅你了。”

  叶甄没想到一个男人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不由得怒吼道:“你、你滚!要不是你……牲口……”

  要不是他,她会变成这样?

  宋闻昭见她气的不轻,不由干咳了一声。“乖,别动气,我给你上药?”

  叶甄闻言,忍着疼痛往后挪了挪,颤抖着小心脏,道:“不要,我、我不疼!”

  宋闻昭:……

  都疼到小脸发白了,嘴还挺硬。

  真把自己当成是叶赫那拉氏·甄甄了吗?

  宋闻昭以为她怕疼,便安抚道:“别怕,我会轻点的,不会弄疼你。”

  “不要!”叶甄拒绝的很有骨气,她看了看宋闻昭手里的不知名药膏,又重复了一遍。“我不要抹。”

  宋闻昭闻言,觉得她的表情活脱脱就像宋尔岚小时候闹着不肯吃药的时候一模一样,不由无奈道:“你破皮了,不上药的话,好的慢,你这几天都下不了床。”

  叶甄:……

  靠!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叶甄一瞬间脸红成了猪肝色。“你、你……”

  宋闻昭见状,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不擦药,可能是在害羞。

  “你在害羞?”宋闻昭挑眉。“害羞什么?你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是我没见过的?”

  “你闭嘴啊!!”叶甄受不了的吼。

  宋闻昭没忍住,笑了出来。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温声笑道:“时间不早了,抹了药我送你回家,还是你想继续住在这儿?”

  叶甄拍开他的手。“我不要你送,你走你走!!”

  叶甄三番两次的拒绝,让宋闻昭失了耐心,他也不跟她商量了,直接掀开了被子。

  叶甄见状一惊,身子往后一缩。“你做什么?”

  宋闻昭耸肩,打开药膏,然后直接上床,轻松将叶甄制在身下。“既然你非暴力不配合,那我只能用强的了。”

  叶甄想挣扎,可刚刚动了一下,便扯到了伤处,整张脸顿时疼出了痛苦面具。

  宋闻昭见状,挤了一点药膏出来。“别动。”

  叶甄想动也不敢动了。

  宋闻昭仔细的给她上了药,看她见了棺材才掉泪后,又忍不住开口逗弄。“原来你喜欢用枪的,那下次我可以试试。”

  叶甄:……

  谁特么还跟你有下次!

  叶甄想翻白眼,又觉得自己现在这个姿势做这个动作实在是太没气势,反而白白让他看了笑话。

  于是,叶甄撇过脸,直接无视了宋闻昭的调侃。

  上过药后,伤口处传来一阵阵清凉的感觉,缓解了火辣辣的疼。

  宋闻昭见她撇开脸不看自己,便附下身子,俊脸凑到她耳边,幽幽道:“抹个药也能有反应,叶赫那拉氏·甄甄,你好贪吃,难道我还没满足你吗?”

  叶甄闻言,小脸爆红,下意识的转过脸来,红唇正好擦过他的侧脸。“你!你无耻!”

  宋闻昭见状,摸了摸被她触碰到的地方,黑眸隔着几厘米的距离与她对视,眼里满是笑意。“我还有更无耻的,想试试吗?”

  叶甄一个刚成精的小白兔,怎么能斗得过宋闻昭这只修炼了上万年的老狐狸?

  她受不了的推开他。“从我身上起开。”

  “叶甄。”宋闻昭却伸手将她放在自己肩膀的手捏在手里,黑眸看着她,嘴角的笑收敛了起来,表情变的认真,语气也多了几分认真。“跟我在一起吧。”

  叶真闻言愣住了。“你说什么?”

  宋闻昭轻轻吸了一口气,像是在酝酿什么似的,随即压低了声音,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眸子,一字一句的重复道:“跟我在一起。”

  叶甄心跳倏地失去跳动。

  过了好几秒后,才恢复了正常、不!是不正常跳动!

  叶甄手心冒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