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掌根抹去额上的冷汗:“我梦见……她去了另一个世界。”

第23章

“王尧黎——王尧黎!”

炙热灼烧的火浪中,那个男人毫无停留地转身离去。

齐雨棠死死盯着他的背影,火焰一下蹿起将她包围其中,她的血仿佛被蒸干了,骨肉仿佛被烧成灰烬。

痛……太痛了……

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救我?

齐雨棠紧紧抱着自己,整个人彻底陷入无尽的痛苦的黑暗之中——

“雨棠?雨棠,快起来了,你等下上课要迟到了。”

一道温柔的女声忽然在耳旁响起。

那灼热的温度一下从齐雨棠身边退散,她在黑暗里挣扎片刻,终于冲破那层无形的阻碍,皱着眉睁开了眼。

首先进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天花板,和一张她再也不能更熟悉的面孔。

“妈……?”

齐雨棠下意识脱口而出,喊完才回神狠狠一怔。

这是怎么回事?

她没死?

不,不可能,当时那几条足有百斤的木头横梁砸在她身上,她不可能活下来……

齐雨棠猛地坐起身来,首先就是先去看自己的手臂、身体、大腿。

结果令她更加诧异心慌——

没有,什么伤疤、伤痕,都没有!

她本能覆上自己的脖子,按理说她在火海里熏了那么久的黑烟,这嗓子不废也得哑了。

可刚才她喊妈的那一声,只带着一点刚睡醒的沙哑和朦胧。

这样的异常让齐雨棠更加茫然。

而她莫名其妙的一系列动作也让一旁的齐母看愣了神。

见她摸着自己的脖子不动,齐母这才小心翼翼地出声问道:“雨棠,你这是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齐雨棠活了二十五年,从六岁有记忆开始,就没听过自己母亲这样温柔的喊过自己。

甚至与那次母亲跪在她面前时,求她去讨好王尧黎放过齐氏集团时的语气都不一样,

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能让人感觉到母爱的一种语气。

可对于齐雨棠来说,这不该属于她。

这样的语气应该永远只对她的姐姐齐明诗,或者她的弟弟齐景翊。

她大脑一片空白,还没想清楚自己为什么还活着,就带着一脸茫然缓缓转头看向了齐母。

这一次她的语气更错愕:“妈?”

其实想问的是:你真是我妈妈吗?

又或者是:你真的看清楚我是齐雨棠而不是齐明诗了吗?

但她没能问出口,而只见齐母怔了怔,忽而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呀雨棠?怎么连妈妈都不认识了?”

摸完却又更不解:“没发烧呀。”

放下手,见齐雨棠还是一副呆愣愣的样子,齐母立马转身走到门口往门外喊了句:“老公,你快回来看看雨棠!”

话音未落,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怎么了,雨棠怎么了?”

齐母拉住他手臂:“不知道,我刚来喊雨棠起床,她醒来就这个样子,好像不认识我了一样。你说会不会她真的把我给忘了?”

她说着,眼眶都倏然泛红。

齐父忙拍了拍她的手,然后小心坐到齐雨棠的床边,小心开口:“雨棠啊,你……你还认得爸爸妈妈吧?”

如果说刚才齐雨棠还是错愕,现在她就是完全觉得自己在做梦了。

于是抬起手,毫不客气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啊!”

第24章

发出尖叫的并不是齐雨棠,而是看见她想打自己,迅速上前伸手挡住她的侧脸的齐母。

这一下打的不算轻,齐母的手背一下就红了,齐雨棠的脸倒是一点事都没有。

而挨了打的齐母丝毫不关心自己的手,一把就将齐雨棠给抱进了怀里,连声音都带上了哭腔:“雨棠你怎么了?你有事和妈妈说啊,你干嘛要打自己啊?”

齐雨棠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僵住了。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就没被爸妈抱过了。

因为那个时候他们有了儿子,而大女儿成绩更好,什么都没有的她自然而然被所有人忽略,别说爱,就连关心都没有。

可现在她竟然被母亲抱在怀里!

齐雨棠更加觉得自己就是在做梦。

但此时此刻的触感不是假的,眼前的一切也不是虚幻的。

所有的人事物都真真切切地展露在她的面前。

如果不是梦……那是怎么回事?

因为在火灾里没能救出她,所以他的父亲母亲为此感到愧疚和后悔?

不,不对。

齐雨棠猛然发现自己所在的房间,就是齐家大宅,就是她自己的房间!

大宅明明……明明被烧了!

就算是花大价钱,请数十个工人,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将一间房子给修缮到最初的样子。

而且这房间也不与她记忆里的房间一模一样。

现在的房间更加的……华丽。

齐雨棠脑中思绪更乱了。

“妈……”她轻轻推开齐母,眼神在父母两人之间打了个转。

她很想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一道声音比人更快到达:“二姐!”

只见一个半高的少年风一样的冲进房间,然后一下就钻到了她和齐母之间,紧紧抱住了她的腰身,而后撒娇道:“二姐,你去给我开家长会吧,别让大姐去!”

他无疑就是齐家最小的儿子齐景翊。

但他的出现却让齐雨棠无声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仅是因为他对自己的亲密举动,更因为他样貌彰显出来的年龄——

他明明应该十八岁了,可现在的他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

不等她捋清思绪,房间门口又出现一道人影。

齐明诗抱着双臂在胸前,举起食指隔空用力的点了点齐景翊:“你少缠着你二姐,雨棠马上毕业了,最近熬夜画作品写论文,你让她看你考试的那几个分,不给她添堵吗?”

齐景翊抱着齐雨棠摇头:“我不,二姐更好看,上次她给我开家长会,我同学都夸她漂亮,我倍有面子!”

齐明诗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扭头看向齐父:“爸——”

齐父立马上前抓住齐景翊的衣领:“没听你姐姐说雨棠要忙毕业嘛?赶紧给我上学去!”

齐景翊不情不愿的被抓走送去上学,齐明诗解决完他也拎着包去医院上班了。

房间一下又空下来,但齐母还是担忧的看着齐雨棠:“雨棠你没事吧?是不是最近熬夜太辛苦了?我这就去让齐妈炖点老母鸡人参汤给你喝……”

明显年轻的一家人,还没发生火灾的大宅,还有毕业,她竟然还没毕业?

齐雨棠脑袋疼的快要爆炸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重生?复活?

齐母刚要走出去,齐妈却在这时走了进来。

“二小姐,王先生的车已经到门口了,还要他在外面多等一会儿吗?”

齐雨棠猛然抬起头:“你说谁?”

第25章

接下来的半小时,齐雨棠在洗漱穿衣的空隙中将目前发生的一切都给整理了遍。

刚才她已经看过日历,方方正正的黑字写着她今年二十三岁。

她的第一反应是重生到了二十三岁那年。

可是不对。

就算她回到了二十三岁那年,她父亲母亲,姐姐弟弟对她的态度也不该是那样的——

那是一种从内心发出来的真诚的爱。

不管是父爱,母爱,还是姐姐对妹妹的宠爱,弟弟对姐姐的依赖,都不是演出来的。

他们不屑,也没有理由演出一副很爱她的样子。

就像是……就像是换了一家人给她一样。

他们与她记忆中的家人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的上是让她受宠若惊,不知所措。

而齐妈刚才来说的话,更让齐雨棠心慌茫然。

王先生,王尧黎。

如果在这个世界一切都是相反的,那王尧黎对她又是什么样的感情?

在她的记忆里,这个时候的自己已经和王尧黎在一起了,并且已经是第三年。

听齐妈的语气,王尧黎绝对不是第一次来接自己去上学。

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齐雨棠在齐母的注视下喝完一整杯牛奶,然后被齐母轻轻推着走向大门口。

她的鞋子被整整齐齐摆放在玄关处,一看就被擦拭的干干净净。

齐雨棠的心像是被狠狠撞了下。

不为其他,只因为她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别说是鞋子,曾经的她就连衣服都要自己拿去洗衣机洗,家里的帮佣完全不把她当成二小姐。

齐雨棠坐在矮凳上,不由得陷入伤心回忆,久久都没有动作。

还是齐妈出声提醒了她:“二小姐,王先生还在等你呢。”

齐雨棠倏然回神,点了点头,套上鞋子就往外走。

走出院门,果然看见王尧黎的那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