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朝阳升起,她再等不下去,出门去寻。
可听雨客栈,早已人去楼空!
她心里慌张,连忙问掌柜。
只听掌柜说:“听说锦衣卫们都回京了,还带着昨日那姑娘。”
南溪雪顿时耳鸣目眩,差点没站稳。
薄宴深带了江晚玉回京,却把自己一个人丢下了?!
心里如同被万针刺过,深埋的委屈一滴滴溢出来,让她无所适从。
太阳照在身上,却敌不过内心蔓延开来的冰冷。
许久,南溪雪才收起信件,收拾东西坐上了回京的马车。
四日后,南溪雪抵达了京城。
顾府门前。
南溪雪被门卫拦住。
跟在身后的贴身丫鬟顿时怒了:“好大的胆子,没看到是夫人吗?”
门卫满脸不屑:“什么夫人!大人已经向圣上请旨,将夫人的位置让给了江家二小姐江晚玉!”
这话如同雷鸣重重击中了南溪雪的心扉。
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胡说!”南溪雪唇角颤抖,“薄宴深呢,我要见他!”
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薄宴深的母亲,亦是当今长公主走来,冷冷扫了她一眼。
“你得不到渊儿的欢心,诞不下麟儿,早该被休。如今只是换个人,全了江家的体面,你还闹什么?!”
此话一出,瞬间夺走了南溪雪全身的力气。
她跪地俯首请求:“母亲,求求您,我不要和时昭分开……”
她爱了薄宴深这么多年,更有五年的夫妻之缘,怎么可能就这样放手?!
长公主一听:“那可由不得你!”
她甩袖要走,脚步一顿:“你既跪了那就一直跪下去,说不准本宫哪时心情好,便遂了你的愿。”
说完,她便差人将跟着南溪雪的丫鬟也喊进了府。
南溪雪孤身一人跪在地上,看着紧闭的顾府大门,不知跪了多久。
直到薄宴深从皇宫回来,见状微微蹙眉:“怎么回事?”
门卫回:“她与长公主殿下起了冲突,被罚跪在这。”
薄宴深双眸一凝:“既如此,就让她跪着。”
“是。”
眼看着薄宴深从身旁掠过,南溪雪想伸手拉住他,但是她四肢麻痹,毫无力气。
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府门里。
没过一会儿,天下起了雨。
冰凉的雨水砸在南溪雪的身上,寒冷彻骨。
她再熬不住,眼前坠入一片黑暗。
……
南溪雪醒来后,只觉得额头滚烫,喉咙干哑,显然受了风寒。
“你醒了?”
南溪雪转头看去,发现居然是一个乞丐。
他十六七岁的年纪,衣衫褴褛,脸上脏兮兮的,一双瞳孔却澄澈清亮。
“我叫小六,看你晕倒在顾府门口,外面又下着雨,我只好带你来这里避雨。”
闻言,南溪雪意识到是这个人救了自己,本想留些银两以示感谢。
可不知何时钱袋不见了。
最后,她拿出随身玉佩递给小六:“日后你若有事,便拿着此物去江府找我。”
随后便撑着孱弱疲软的身体离去。
她没有去顾府,而是回了江府。
南溪雪薄宴深小说免费阅读-南溪雪薄宴深无广告全文阅读
闻讯,母亲柳氏慌慌张张赶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语彤,你去哪儿了?昨夜时昭来找你,说你不见了,可把我们吓坏了!”
南溪雪想起昏迷前听到的那些事,这一刻,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人。
“母亲,薄宴深正妻的位置,是你同意换给晚玉的吗?”
一听这话,柳氏顿时心虚。
“语彤,晚玉是你的妹妹,她好不容易遇到心悦之人,你让让她……”
这话彻底惹怒了南溪雪,她甩开母亲的手,悲戚道:“又是让她!我从小到大让了她多少次?!为什么这一次还要……”
后面的话噤声在母亲愧疚又无奈的目光里。
到最后,南溪雪只能提起那段延续了五年的婚事:“母亲,薄宴深他是我的夫君!”
柳氏也觉得对不起大女儿,喃喃絮说:“晚玉从小体弱,小时候都喘不过气,吃了很多苦。”“语彤,你该是理解娘的,她是我的命啊——”
南溪雪却一阵心灰意冷:“她是您的命,我难道就不是您的女儿吗?”
南溪雪不明白,也无法理解!
突然,江晚玉不知从哪儿冲了过来,挡在柳氏身前:“姐姐,都是我的错,你不要逼母亲!”
看着妹妹和母亲的泪水,南溪雪只觉得窒息。
到底是谁在逼谁!
这时,只听薄宴深的声音从身后冷冷传来:“忤逆母亲,嫉妒胞妹,南溪雪,你竟如此不孝!”
“我没有!”南溪雪第一次对他大声说话。
可还没等她将心里话说出来。
就听江晚玉喊了一声:“够了!”
她泫然若泣:“我是配不上时昭哥哥,可昨晚与乞丐共度一夜的姐姐你,就配吗?!”
一句话瞬间怔住了所有人。
他们这才发现南溪雪一身凌乱,像是印证了江晚玉所言。
柳氏惊恐地捂住了嘴巴:“语彤,你……”
就因为江晚玉空口白牙一句话,母亲竟不信她!
南溪雪下意识看向薄宴深。
他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嫌弃。
一霎间,南溪雪心脏被一双大手死死捏住,难以跳动。
“那个乞丐只是救了我而已……”南溪雪看向自己的亲妹妹,“你为什么要胡说?”
“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这件事在京城里都传开了。”
这话如同利刃刺入南溪雪的心脏里!
她的名节……毁了!
南溪雪只觉得浑身滚烫,好似掉入火炉,紧接着眼前一片天旋地转,再无意识。
再次醒来,南溪雪躺在了未出嫁的房间里,这里每一处都让人熟悉。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