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

那边信息马上回复。

【那我们明天校后门见!】

谢君唯关上机,走到一个巨大的白板前,上面贴着江轻轻的照片周围还画了一个圈。

谢君唯伸出手,伸出大拇指和食指,中指比成枪的样子,对准江轻轻。

“砰!”

第二天晚六点。

谢君唯骑着自车到达约定的位置,江轻轻穿着天蓝色的骑行服姗姗来迟,脸上还带着妆。

“不好意思,来晚了。”

谢君唯温柔看着她,“没关系,我也刚来不久。蓝色很适合你。”

江轻轻面色泛红,“谢谢。那我们开始骑吧,第一站白水湖可以吗?”

谢君唯点头。

后面的奶店传来两个女声。

“那是芹曼和谢君唯吗?”

“哪里是啊,郑芹曼更高挑,也不知道是哪个妖魔鬼怪在模仿她,以为跟她穿一样的颜色一样的衣服就能跟她比。”

“也是,郑芹曼可是校花,仿她的肯定不少。”

“一点自之明都没有。”

江轻轻脸一时面红耳赤,无所适从。

她看向谢君唯着急解释“没,没有,这是我买的!”

谢君唯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嗯,我们开始吧。”

说完他就往前走了,江轻轻咬紧下跟在他后面。

江轻轻停下自车瘫坐在长椅上,谢君唯把水递给她。

“谢谢,正好渴了。”

谢君唯坐在她旁边,看着她,耳朵微微泛红。

“轻轻,我今天是想你说一件事。”

月亮渐现,影在白水湖上水波粼粼。

谢君唯澈的黑眸更加令人动容。

江轻轻心动不停,心里忍不住雀跃。“……你说。”

她下意识喝了一口水。

“就是,”谢君唯低下头,声音愈来愈小。“喜欢……”

江轻轻没听太,凑近他的唇边。什?”

“我喜欢芹曼,“”谢君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是她唯一的性朋友,可以告诉我她的喜欢吗?”

江轻一怔,“哈哈,就个啊,就这个当然可以。”

谢君唯咧嘴一笑,“谢你,轻轻。”

“小事,小事。”江轻轻苦笑着看着他。“你这么好她肯定会喜欢你的。

“你可以先暂时帮我保密吗?我先确定她的心意在表白。”

“怎可能!”

郑芹曼不可思议地看着江轻轻。

“我怎么可能喜欢谢君唯,就把他朋友!”

“哦~那好吧!”江轻轻我看你现在和他很亲密的样子,以为你喜欢人家。”

“江媒婆少八卦!”

江轻轻朝她吐舌,然后跑回自己位置。

……

轻轻醉醺醺抱着酒瓶,听见交谈的声音。

好吵。”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见谢君唯和郑芹曼在开心地聊天,谢君唯眼里都是笑意郑芹曼也看他微笑,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红血丝渐渐爬满江轻轻的眼睛,嫉妒抑不住。

她捏紧酒瓶,“郑芹曼,你不是说不喜欢吗凭什么我喜欢的你都要抢走!”

看着她向她走来,她立马闭上睛。

“你对我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第23章

郑芹曼和谢君唯在江轻轻楼下等了两小时。

终于等到了来买东西的江轻轻。江轻轻脸苍白,失魂落魄地从大门出来,后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轻轻。”

江轻轻愣了,张腿直接往前跑

“轻轻,停下!”

郑芹曼紧追在她后,她拦下想追上去谢君唯。

“女生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

谢君唯停下,“好,注意安全。”

郑芹曼不再管他继续追上。

江轻轻渐吃力,转头向郑芹曼大吼。

“别跟来了!”

郑芹曼鼻头一酸,眶渐渐红润。

“轻轻!为什么,为么你要这样对我!

江轻轻停住了脚步,面色阴沉。

“还好意思问为什么?郑芹曼,我们认识三年,这三年我一直把你当成做好的朋友!而你呢!”

郑芹曼几近崩溃,声颤抖。

“难道我不是吗?我全全意相信你,我父亲的情只告诉了一个人。你说想一起考大学,我帮你补习。你想要什么,我都尽力满足你,你告诉我,我做错了什?”

江轻轻冷笑,眼睛猩红。

“你从未真心在乎过的感受!你昏迷的半个月,你知道我多着急吗!我每天下课就去各个医院蹲,结果你醒后却没有立刻联系我!你回来后绪不佳,我想方设法让你开心,可你呢!我喜欢的我珍惜的全都被你抢走!我欢的衣服你也喜欢!我喜欢的人也全都喜欢你!”

郑芹曼泣不成声,无力解释。

“我没有!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从来未有其想法,我有喜欢的西都会分享给你,我以为你一样!你喜欢的人我从来不有过其他想法,在我心里谁都比不你!”

江轻轻泪如雨下,委屈一涌而。

“郑芹曼,你知道吗?三年没人记得我叫江轻轻,只记得我你郑芹曼的狗!”

郑芹曼想伸手抱住她,

“轻,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跟我说啊,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你的不开心。求求你,你不要这样对我。”

江轻拍开她的手,满腔怒火。

“滚!你根本就是只乎自己从来不考虑旁人!我再也不见到你!”

说完她就拂袖而去,郑芹曼想去追她,去被石子绊倒,脚伤复发。

她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抱头痛哭。

谢君唯出现跟上来,蹲下来抱住她。

“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离开我,我做错了什么……”

“不是你的错,曼。”谢君唯轻拍她的背,“就算是世界抛弃你,我都不会离开你。”

郑芹曼回抱住他,低声泣。

“还好有你陪我。”

……

郑芹曼与江轻轻争吵的频被人传上贴吧,一时间又登上了芜城一中头条。

“这是不是就是汉子婊x绿茶婊的决裂。”

“楼上,能云多云。”

“笑死,两个四个人的小时代都没她勾心斗角。”

“真丢我们芜城一中的脸……上次我初中同学还问我认不认识郑芹曼,那个人犯的女儿。”

“碰到她,芜城一中你有难了。”

骂声四起,她们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每天早上,她们的桌上都会被满各种涂鸦,抽屉里有各种莫名的东西。

江轻轻的心理力越来越大,有了自残况。

在父母的逼问下,她说明了情况。

的父母决定帮她办理转学手续。

江轻轻抱书本面无表情走到郑芹曼面前。

午君下意识住她。

江轻轻冷冷勾起唇角。她对上郑芹曼的眼睛,

“郑芹曼,后会无期。”

第24章

江轻彻底从郑芹曼的世界走了,郑芹曼生活一湖死水。

郑芹曼越来沉默,明亮的眼睛越来越暗,她把所有心思放在了学习上。

这个校,她能说上话的朋友只有陈午君谢君唯了

这件事过去半个月了,元旦即将来临,学校举办一场元旦汇演。

文艺委员刘艺也是李娇的小跟班之一拿着一张报名表放在郑芹曼桌子上。

“郑芹曼,今年文艺汇演你要不要报名。”

郑芹曼只是扫了一。

“不要。”

“以前高一高二的时候你不是积极报名。每年都拿第一,今年么不继续抢风头了?”

刘艺不屑地看着她。

芹曼瞪回去,“今年没,我要学习。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