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吱。

  屋内房门轻开。

  大黄狗从房屋里慢步走出,神情很是迷茫,看着飞梭远去,张了张嘴巴,像是梦呓一般,念了一声。

  “苍茫?”

  天空在此时发出雷鸣,密密麻麻,却又很快停止,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界域的最边陲,号称第五禁区的混沌之地荡起涟漪,一个扭曲的身影在其中显现,身负百万道纹,术法万千,低吟一声。

  “苍茫准帝!”

第221章 格局大开

  千丈飞梭从界域底层直行,朝着中层直去,其中似乎有一道阻碍隔阂,但很快消失不见。

  白劫在一旁解释道。

  “底层进入中层只需要经过一个天幕就行了,不算什么难事,有飞梭带路的话,更是简单。”

  “不过若是从中层到上层去,那就困难了,得经过界域的认可,至少也得是补天境的修为才行,且这才只能让单人独自进入界域上层。”

  “若想举宗进入上层,成为真正的上层宗门的话,就得满足有补天境五重以上宗主坐镇,且宗门内还要有额外两位补天境大能存在。”

  陈夏点头,站在飞梭最高处,好奇的问了一声,“那现在星空丹门有几个补天境?”

  白劫挠了挠脑袋,在旁边低声回道:“现目前有两位补天境大能,一位三重天,一位刚进入补天境。”

  倒海境九层,补天境十二重天,每一重天的差距,都像是倒海境一层到九层这么巨大。

  所以越境厮杀在补天境修士之间尤为困难,只有少数真正的绝顶天骄,大帝苗子可以在补天境达成越境厮杀这个成就。

  且最多越一境厮杀,若是能越两境,那就真算是天骄中的天骄了。

  “才两位补天境,你们就想让我炼大药,晋升去上层?”陈夏再疑惑问道。

  白劫在一旁赶忙解释道。

  “哥,您有所不知,如果真能炼制出大药的话,是能算作一个补天境修士的,且这个名额会一直保存,如此一来只要宗主晋升成补天境五重便能晋升了。”

  “上层有什么好东西吗,怎么这么想去?”陈夏又好奇问道。

  白劫又在旁边回复:“上层灵气丰富,且气运占据了整个界域的七成,更是有机会直接和禁区之主对话,可能得到大造化!”

  “且不是每个宗门都有机会进入上层的,大多只有界域里土生土长的修士才行,那些外来修士晋升的难度极大。”

  “尤其是那些补天境假仙,身为修士心魔,掉入界域之中,便只能有个补天境的修为,从此固定了下来,没上升空间,除非是补天境五重往上,不然是不会被上层大能所重视的。”

  陈夏提了提拐杖,稍稍换了个姿势。

  白劫身子一颤,眉头挑起,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阻挡。

  他谨慎得像是失去了什么。

  “补天境五重有什么说法吗?”陈夏忽得再问,他在苍天剑海是还没了解过这方面的问题。

  白劫微皱眉头,轻声回道:“其实在之准圣之上有过这么一个评价,就是补天境五重天之下不算是真正的补天境,只能算作假补天。”

  “其中的原因,不只是战力的差距,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补天境五重天有小世界,能够将自身领悟的大道具象化,成为一方世界,自身化神!”

  “恁牛呀。”陈夏点评,又想到自己也有一个真正的小世界,就是不知道和补天境五重天的小世界有什么区别。

  白劫在一旁吹捧道:“您以后肯定也能成为这种大能存在,进入上层之中。”

  “不准确。”陈夏摇头,脑袋侧过来,瞧着白劫,轻笑着笃定道。

  “我会超过。”

  白劫神情一僵,有些没反应过来,随后赶忙点头答应道:“如果是您的话,应该远不止补天境五重天,有可能达到十二重天,甚至是摸到准圣的门槛!”

  “不止。”陈夏再是平淡摇头。

  白劫愣住,心想这逼人是真能吹牛逼,但是为了不被打,他也不敢直说,只能点头道。

  “那就应该是准圣了。”

  陈夏皱眉,撇眼看着他,“非要我一个个的否认吗,你就不能直接猜到最高去吗,还留这么些个境界干嘛,给我进步空间?”

  真他吗能吹牛逼!

  白劫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竖起大拇指,谄媚笑道。

  “大帝之姿!”

  “这不就对了嘛。”陈夏拍了拍他的脑袋,动作和训狗没什么两样。

  白劫不敢造次,正好飞梭临近了,他赶忙指着前方喊道:“到了,前面就是星空丹门了,您准备一下,我来帮你引荐。”

  千丈飞梭回宗门,自然是没人敢拦的,一路直行进了内部,悬在空中,停搁了下来。

  门户打开,百位大乘境修士又想出去,搭成人体脊背阶梯。

  白劫挥手骂道:“一群没用的东西,滚开些,别挡路。”

  百位大乘境修士赶忙朝下边逃去,连回头看一下都不敢,很是惧怕。

  白劫干咳一声,先将脸上棍棒痕迹用灵气抹了抹,想要擦拭消除,可因为陈夏用力太大的原因,还是留下了一些细微痕迹。

  这是灵力的痕迹,短时间没办法消除。

  白劫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得直起身子,恢复了起先的高傲模样,朝着下边伸手道。

  “哥,您先请。”

  陈夏撇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这种高傲神情和这种谄媚话语是怎么搭配在一起的,在白劫身上竟然还异常的融洽。

  也许这就是天生舔狗体质吧?

  陈夏杵着拐杖,一瘸一拐的从飞梭打开的门户走下。

  外边已有一些修士等候,瞧见先是陈夏一瘸一拐的走出,神情疑惑,再看见其后跟着的白劫,估计双方已经商量好了。

  前面一位衣着华贵的老者先行走出,眉眼高挑,问道:“你就是那个能炼制一锅上品灵药的铁拐李?”

  陈夏点头,没有回话。

  其后白劫快步走出,神情高冷,朝着老者摆手,不屑道。

  “老东西,这件事情你别掺和,让宗主来,耽误了我哥的时间,等下挨拐杖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白劫说完,又朝着陈夏转头,高冷神情自由切换,变作谄媚笑容,轻声道。

  “哥,这老东西不懂事,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陈夏点头,觉得果然不愧是界域,还就是突出一个民风淳朴。

  这长老被骂了,也没发火,上下打量了陈夏一眼,又与白劫对了一下眼神,一点脑袋,马上笑道。

  “哥,您里边请,我马上去请宗主来!”

  格局这一块,果然还是得看界域修士呀。

  陈夏感叹一声,在一群修士的簇拥下,拄着拐杖一瘸一拐朝着里边走进去了。

  长老则快步朝内走去,应该是先行通知去了。

  白劫在旁边驻足观看,突然喝道:“大哥都单脚走路,你们怎么敢用双腿走的,都给老子跪下!”

  这些修士闻言瞬间跪下,头颅朝陈夏叩拜,祈求原谅。

  陈夏摸了摸脸颊,觉得格局太大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