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都很平和!

季桁坐在起居室里,桑蕴进卧室收拾行李,她要的东西不多……就是平常穿的衣裳还有她自己购买的一些小首饰。

衣帽间,是她回忆最多的地方。

多少个清晨,她在这里为季桁熨烫衬衣,心中满是新婚的甜蜜,后来又有多少次她听见他去H市见白筱筱时,她一次次收获的失望……

桑蕴压抑住伤感,匆匆收拾了行李。

她要离开时,身子却被人抱住……

那熟悉的体息让她红了眼眶:“季桁你放开我!我们已经算是离婚了!你现在这样……算什么呢?”

季桁抱得很紧,他的面孔烫得吓人,紧紧地贴在她的颈侧。

他的声音更是压抑:“小熏,再给我一次机会!”

他说这话时几乎颤抖,他也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骄傲才这样求了她一句!

他不想放开她,不想松手,不想听见她跟别人在一起的消息。

她是他的妻子!

她喜欢了他那么些年,怎么能……喜欢别人?

季桁拥紧她,他甚至捉住她的手,穿过他的外套又解开两颗衬衣的扣子,他让她贴着皮肤摸他的心脏……

温热,有力地跳动!

他拥着她,紧闭着双眸:“桑蕴,这里有你!”

桑蕴被他按在怀里,她的脸贴着他的心口,她觉得难过……他为什么在他们彻底分开后又说这样的话?这里有她又有什么用,关键的时候他永远选择的是白筱筱,关键的时候他永远不顾ᴊsɢ及她的心情对她粗暴!

但她还是哭了,眼泪将季桁心口弄湿,湿湿热热的很不舒服!

她伏在他怀里。

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

她的声音压抑而坚决:“季桁没有用了!我们结束了!别再挽回我了!”

她伸手推开他。

她的眼角还有眼泪,她就这样退后几步,在他的目光下掉头离开……

卧室门,吱呀一声开了。

门板合上的时候,轻轻晃荡……

第107章 情在不能醒:季桁他后悔离婚了

桑蕴下楼的时候,碰见了秦秘书。

秦秘书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脸上有着淡淡的倦容,应该是等了很久了。

看见桑蕴下楼,她站起身:“陆太太!”

桑蕴停住了脚步,轻道:“刚刚我跟季桁签了离婚协议,从现在起我已经不是陆太太了!”

秦秘书觉得可惜。

她犹豫了下,还是开口:“其实陆总很在意你!他跟白筱筱并没有实质性的男女关系,桑蕴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你们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的。”

桑蕴低头看向手臂上的绷带,喃喃地说:“是啊!我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的!结果全都毁了!”

秦秘书也有些难过。

而桑蕴已经朝着外面走。

她走得很坚定,她说过,她不想留下来当季桁的药!

秦秘书站在厅里,一直看着她的背影到看不见为止,她才缓缓上楼……

二楼灯光明亮,

过道是那样的长,像是永远也走不到尽头,让她感觉到压抑。

秦秘书在起居室里见到了季桁。

他靠在沙发上,英挺面孔没有多少表情,黑眸更是注视着茶几上的一份离婚协议书,他似乎知道是秦秘书进来,很淡地说:“这份协议书让赵律师尽快处理!还有股权转让书也一并备案!明天股东大会用得着。”

他很平静,却有说不出的落寂。

秦秘书忍不住叫了一声:“陆总!”

季桁微微仰头靠到沙发背上,喉结上下滚动,嗓音沙哑得像是含了口热沙子:“我就这样让她全身而退了?”

秦秘书没敢接话。

季桁缓缓睁开眼睛,他看着上方的水晶吊灯,眼角有着一丝亮光。

他想,他是舍不得的。

但是,他应该不会后悔!

正如桑蕴说的那样,像他这样的人心里权势才最重要……所以,为什么要后悔呢!拿回股权,接着推进那个千亿的项目,才是他最正确的选择不是吗?

可是,他心里空荡荡的。

……

他们正式换证,是一周后。

有季桁的关系,是特殊办理的,工作人员花了两分钟就将两本热气腾腾的离婚证交给他们,同时心中还怪可惜的。

样貌真般配!

桑蕴拿着离婚证,轻摸了很久,耳畔响起季桁的声音:“恭喜你,你自由了!”

桑蕴勉强一笑。

她没有说话,起身准备离开,季桁却轻捉住她的手:“我送你!”

既然离婚了,就没有道理再坐他的车,再说她并不想跟他相处,桑蕴拒绝了:“我自己打车。”

季桁没有松手,他目光灼灼:“最后一次了!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仍是那辆黑色宾利。

她仍是坐在他的副驾驶座,但正如他说的那样,最后一次了。

车内有着方才夹带进来的冷空气,闻着都觉得冷清,正如他们失败的婚姻那样,没有给彼此留下一丝温度。

隔着一道车挡玻璃,

桑蕴看见外面飘起了细雪,她恍惚又想起书房那晚,她恍惚想起今年似乎下过好几场雪,她恍惚想起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又是格外的漫长,比过去三年的冬天加起来还要漫长。

她不禁目光湿润。

季桁握着方向盘,却久久没有发动车子。

良久,他终于侧头看她低低地说:“这几天,小雪莉总在找你!”

桑蕴蓦地把脸别到一旁:“开车吧!”

季桁收回目光,他静静看着正前方的方向,约莫五秒后他发动了车子。他开得很慢,名贵的黑色宾利穿过那些细雪,缓缓行驶在街道上,带着他们去看他们不曾看过的风景。

婚姻三年,他们错过了太多。

一直到现在分开,回忆起往事,竟然想不起来几件甜蜜来……剩下的不是伤害就是欺骗!

20分钟的车程,季桁足足开了一个小时。

但是车速再慢,路总有尽头,终于车子停在了她住的楼下,季桁侧身看她轻声说:“到了!”

桑蕴点了下头,打开车门下车。

季桁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轻轻蜷了一下,但最终他没有阻止。他看着她下车,看着她走向电梯,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口。

车前,雨刮器左右摆动,

模糊了他的眼睛!

许久,他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打开,里面是桑蕴戴过的婚戒……跟他指间的那枚光芒交相呼应。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