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要把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娴薇。”

等到十二点来临时,沈母就为她准备了生日礼物。

那是一双在灯光下美到发光的舞鞋,她欢呼雀跃的程度不比现在的沈明珠少。

只是,原来那样的宠爱不是属于她姜昀念。

而是属于沈家真正的千金,属于沈明珠。

那段美好的回忆,那些疼爱,都是她偷来的……

眼眶瞬间发红,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冰冷的地板上,落在姜昀念的光脚丫上。

清脆又闷疼。

只是谁也听不见。

房内,属于沈母和沈明珠的母女情还在继续。

“好了,等倒时你和泽川订婚时穿上,你就一定是全场最美丽的女孩。”

沈明珠将沈母抱在怀里,甜甜的撒娇:“谢谢妈妈,妈妈我爱你。”

刺眼又刺心。

姜昀念再也待不下去,起身走去了沈父的书房。

她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怎样。

如今她只是一个灵魂,没人看得见,来去自由,就连沈父的书房她都能进去了。

却没料到沈父竟就在书房里,差点她想要转身离开。

后来又自嘲一笑,她死了,没人看得看的到她。

这时,就看到沈父背对着她,来着一家人的全家福出神,突然,心口发酸。

难道父亲是在乎自己的吗?

一想到这世上还有人疼自己,姜昀念就忍不住走上前。

下一秒,却怔在原地。

她听到沈父将照片上的姜昀念撕了下来,然后说:“孩子,你和咱们家无缘,下辈子就别投胎来我们家了。”

第15章

一瞬间,姜昀念大脑一片空白!

还来不及思考,就看到沈母也走了进来,接过沈父手里的照片碎片,又是用力一撕。

“不是让你都毁干净吗,别让明珠看到糟心。”

说完,沈母就打开抽屉,拿出全家人的相册。

里面有姜昀念从一岁到二十岁的所有照片,所有重要人生时刻的记录。

可如今,都全被抽了出来,变成了沈母手中的碎片。

沈母绝而用力的撕着,就像一把捡到剥着姜昀念的心。

她痛到向后踉跄,撞到了门上,手肘立刻红了一大片,可都不如她血淋淋的心痛。

她不明白的大喊:“难道你们就从来没有把我当过女儿吗?”

“难道小时候对我的疼爱都是假的吗?”

可是,没人听到她的嘶吼,就像没人相信她是被陷害一般。

直到这一刻,姜昀念终于明白,哪有什么沈明珠的只字未提,根本就是连沈父沈母也毫不关心。

不关心她活着。

更不关心她死了。

早早的就知道了她的死讯,却没想过带她回家,没想过她躺在那里会不会冷。

在乎的都只是赶快抹去属于她在沈家的记忆,免得让沈家真正的千金沈明珠难过。

“原来是这样啊……”

我在期盼什么啊,期盼在他们眼中那微不足道,甚至是错付的恩情吗?

说着说着,姜昀念就笑了。

或许是哭不出眼泪了。

荒唐啊,荒唐的一生啊,突然,姜昀念的眼眸就变得猩红。

眼里居然升腾起了一丝恨意。

十分钟后,将书房打扫干净后,沈父和沈母才离开。

到了餐厅,沈明珠看到两人,不解的问:“爸爸,妈妈你们去哪了?”

“明珠怎么起来,你们就不见了。”

闻言,两人视线交撞。

下一秒,沈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般,随意找了一个理由:“你爸处理公事,妈妈去叫他了。”

听着沈母眼不红心不跳的谎话。

姜昀念自嘲一笑。

不禁觉得:“难怪你们才是一家人,一样的虚假。”

接着,她看着一家人温馨的用着早餐,她其实早就不想看了,也不想再在沈家停留。

只是,没有去处。

当爱消失,只剩虚假的时候。

姜昀念想,那就让她彻底的心死吧,反正都已经疼到麻木了。

一个小时后,沈家大小姐沈明珠终于用完早餐,在佣人的陪同下准备去公司。

太阳伞下,沈母还是不放心。

“明珠,别太劳累了,晚上早点回来吃饭,妈给你准备乌鸡汤。”

“你看你最近都瘦了。”

沈明珠却摇了摇头,解释道:“妈,我这是为了做陆时谦的新娘子,所以在减肥。”

“你别担心我,我去公司了。”

说完,就坐进车里。

接着,沈父也上了车。

车窗外,沈母继续交代:“你心疼点女儿,别什么事都让女儿做。”

沈父虽不赞同,但像来疼老婆出了名。

也只能回:“我知道了。”

接着,二人便走了。

看着他们一家人幸福的背影,姜昀念只觉得自己荒唐又可笑。

第16章

她没再跟上去,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

周围人看不见她,不会伸手对她指责,也不会向她扔矿泉水瓶、臭鸡蛋。

难得这次没有那么狼狈,姜昀念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啊……

她无处可去,最后只能来到了墓园,看望裴妗妗。

这是世间她唯一对不起的人。

姜昀念蹲了下去,看着裴妗妗的照片,喃喃自语:“妗妗,你怪我吗?”

“当时车祸发生后,我不是估计不救你的,我真的想救你的……”

“可是我没来得及……”

那次的车祸,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噩梦。

没人知道,这些年她都会仿佛梦到那场车祸,梦到满头鲜血的裴妗妗。

姜昀念曾不只一次的对裴妗妗道歉。

“对不起,要是那天我带着你出来逛街就好了。”

“对不起,要是我再忍着点痛,就能将你拉出来了。”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姜昀念又哭又笑:“现在我也来陪你了。”

不,她都没法去陪裴妗妗,因为她没有人认领,所以没有转世投胎的机会。

天空开始下雨,很快就淋湿了墓碑上裴妗妗的照片。

她试图擦了好几次,都没有擦干净。

正要起身离开时,看到远处撑着一把黑伞的人影朝这边走过来。

朦胧中,沈明珠看不太清,但也没想过躲起来。

很快,男人就走了过来。

姜昀念认了出来,是萧烨磊,陆时谦的死党。

“他为何来此,以前从没听说过和裴妗妗有任何接触啊?”

萧烨磊将手里的向日葵放了下来,摘下了墨镜,捏了捏眉骨,才蹲下来。

轻轻的将照片上的雨水擦干净,然后才温柔的看着她。

“妗妗,我来看你了。”

“你个小没良心的,走了这么久也不托个梦给我,亏我当初好吃好喝的照顾你。”

萧烨磊的声音有些哽咽,让一旁的姜昀念微微一愣。

“难道萧烨磊对妗妗?”

很快,心中的疑问都得到了证时。

她听到男人说:“我后森*晚*整*理悔了,要是当初前一晚,我答应了你的告白,是不是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

听到这话,姜昀念脑海中的记忆也渐渐清晰起来。

所以当初,不是她非要缠着裴妗妗出来逛街,而是裴妗妗本来就想要出来散心。

要是早知道,她一定会好好劝。

转念又想,连自己的爱情都是一败涂地,她又有什么资格去劝别人放下呢。

姜昀念自嘲的笑笑,不想再打扰两人的相处,打算起身离开。

可接下来却听到萧烨磊继续说。

“你知道吗?听说当初害你的姜昀念已经死了。”

闻言,姜昀念脚步一顿。

原来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她害了裴妗妗啊,不由的自嘲一笑。

接着,继续朝外走去。

这时,却又听到了男人接下来的一句话。

“可是我信你,你说不是姜昀念害的你,我信你。”

听着这话,姜昀念眼睛瞬间就红了。

终于有一个人信她了,她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

绵绵细雨中,隐隐夹杂着女人的哭泣声。

一阵风刮过,萧烨磊想要听得再仔细些,却发现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他的失落地抿了抿唇,许久后,才起身准备离开。

临走之前,又舍不得般回头,佯装轻松般道:“小丫头,你不给我托梦没关系,可你哥昨晚找我喝了很多酒。”

“你关心他一下吧,除了你的话,他谁也不停。”

第17章

听到陆时谦喝酒的事。

姜昀念黯淡的眸子好似有了丝光亮,她下意识地问出口:“是因为我的死吗?”

说完,才觉得自己可笑。

这怎么可能?

而且萧烨磊也听不见自己说话啊。

她低着头,将这个不切实际的设想收了回去。

可是下一秒却听到萧烨磊说:“他是当局者迷,其实我看得出来,他不讨厌姜昀念的。”

男人叹息一声。

“只是……”

话没说完,萧烨磊便走了。

直到背影消失,姜昀念还怔住在原地。

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陆时谦并不讨厌自己。

这是真的吗?这是在她活着的时候都不敢想的事。

突然间,不知道是自尊心作祟,还是只想要一个答案,此刻,姜昀念都很想见到陆时谦。

抹去脸上的泪水后,便朝裴家跑去。

裴家别墅,助理拘谨站在门口。

手反复抬起来又放下去,始终没有按下门铃。

今日陆时谦没去公司,堆了很多的文件需要签字,要不是乙方公司催得紧。

他也不敢冒着被骂的风险来到裴家找陆时谦。

做好一系列的精神建设后,才两眼一闭按响门铃。

“叮——叮——叮——”

门铃连续响了好几声,里头都没有回应。

“裴总,裴总你在吗?”

助理不放心的又对着门缝喊了好几声,还是迟迟没有回应。

最后,只好又一次拨打了陆时谦的手机。

“嘟——嘟——嘟——”

又是一连串的呼叫声,在助理以为陆时谦不会接起时,终于听到了一道低沉嘶哑的声音。

助理悬着的心才放心来。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