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逢贺牧辰过来。
薛惜寒正要开口,却见贺牧辰先去看了杨嫣儿的状况,随即皱眉看向自己:“我收留嫣儿的事已解释清楚,何必还要为难于她?”
犹如当头棒喝。
薛惜寒不可置信地僵住了。
她攥紧手,声音几乎是从喉头酸楚中挤出来的。
“如果我说我没做过,你是信我还是信她?”
贺牧辰眸色一滞,他从未见过如此充满敌意的薛惜寒。
他转眼,杨嫣儿立即低下头挡着脸哭泣:“世子,女子脸面何其重要,我怎会用自己的容貌来做戏?”
听见这话,贺牧辰神色动容。
沉思许久,他最终对薛惜寒道:“此事我不会让人追究,但下不为例。”
这一句话。
他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薛惜寒心一瞬仿若被什么包裹得密不透风,又堵又闷。
沉默许久,她才深吸口气,紧盯杨嫣儿问:“我再问一次,你确定是我送的?”
围观之人的目光不禁再次看向杨嫣儿。
杨嫣儿则低下头,嘤嘤啜泣:“香包印记何处作假?”
闻言,薛惜寒立时冷笑一声。
当即凛声吩咐丫鬟:“春玉,去报官!”
霎时,众人都愣住!
薛惜寒语气冰冷:“事关我的名声,我自不可能任你冤枉!”
“春玉,现在就把全府下人都喊过来!咱们报官查清楚,看看从昨夜到今日,谁见我或是我身边的春玉去过杨嫣儿那儿?或是又有谁被我使唤过送这香包去杨嫣儿那儿!”
这话一出,显然一下就将事态严重化了。
眼见着春玉要动身去报官。
杨嫣儿慌乱起来,匆忙喊:“我记起来了,这香包好像是我在路边随手买的,这上边的红梅印记跟许姑娘的太相似,才一时引起误会。”
此言一出,哪还有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薛惜寒嗤笑一声,便转身离开。
才进屋。
身后传来急促追赶的脚步声。
“枝儿!”
是贺牧辰追了上来。
闻声,薛惜寒心口揪起,终究还是停下了脚步,背对着贺牧辰哑声道:“我说过,不是我做的。”
贺牧辰心口一紧,立即郑重道歉。
“抱歉,刚刚是我误解了你。”
他的道歉让薛惜寒心头酸楚。
可还不等她说什么,就听见贺牧辰又道:“我也替杨嫣儿跟你道歉,她是我的师妹,亦算是你的师妹,你莫要同她多计较,这事就此翻篇可好?”
字字入耳,犹如冰水迎头浇下。
将薛惜寒浇得透心凉。
凭什么?凭什么要她去原谅一个恶毒算计她的女人?!
她很想这么质问,可话到嘴边,她终究还是咽了下去。
有些争执,她前世已经说得够多了。
今生,她只问:“你对我承诺过的话,可还记得?”
贺牧辰微拧眉,但还是点头:“自然,我此生只会有你一人,你放心,我对杨嫣儿不过是报恩师之情,并无男女之情。”
薛惜寒深深看他:“好,你记住你所说的。”
过没几天。
薛惜寒亲手绣了荷包,想去送给贺牧辰。
刚到他屋子前,她的脚步却骤然止住。
她看见屋内。
杨嫣儿正扑在贺牧辰怀里哭泣。
而贺牧辰,并未推开她。

第7章


登时,如雷轰顶。
薛惜寒僵在原地,心口一瞬被密密麻麻的酸楚痛意击穿。
她捏紧了荷包,听见自己竟然很冷静地问:“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听到声音。
贺牧辰立即推开了杨嫣儿。
杨嫣儿随即可怜巴巴的解释:“许姑娘,您别误会,刚刚是我与世子聊到家父,一时情难自禁,失礼了。”
贺牧辰还想说什么,薛惜寒打断道:“君泽,我亲手绣了荷包,想来送你。”
见状,杨嫣儿神色一僵,但见贺牧辰看也没看她,只得低下头道:“世子,我就不打扰你与许姑娘了。”
待杨嫣儿离开。
贺牧辰松了口气,将荷包珍视收入怀里:“很好看,我会随身带着。”
顿了顿,他还是开口跟薛惜寒解释。
“刚刚之事,确实失礼不妥,不会有下次了。”
“好。”
薛惜寒微笑点头。
可她心里却在想:贺牧辰,不要踩过我的底线。
再来一世,她的心眼太小了。
小到想起前世她想起自己一个人在房中等着贺牧辰过来的每个日夜,都觉得窒息。
……
由于姑姑许玉婵离府时间过于久。
尽管有老夫人的严申禁令,这事虽未曾传出侯府,却在府内传得沸沸扬扬。
薛惜寒不过是在后院散心。
就听见几名修剪花枝的下人在窃窃私语。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