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宁容被捆与木桩之上,手缚铁链。
月白色的宫裙此时已破败的不成样子,鲜血浸染,触目惊心。
鞭子凌厉地抽打在身上,每一下都似是要将她魂魄抽散一般,难以喘息。
不消片刻,姜宁容便已是浑身血汗,再难支撑。
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不知是谁唤了一声:“陆将军。”
姜宁容勉强撑起头,抬眸看向牢门外。
楚寒泽身着一身玄色衣袍站在门外,眸光江冽地看着她。
英姿勃发,气宇轩昂。
与自己这身血污相对,岂是云与泥。
姜宁容垂头,突然勾起一抹自嘲笑意。
意识模糊间,她忽然想起了那一夜,她于房门外听到楚寒泽的那一句:“待事情结束,我便休了她,娶你为正妻。”
姜宁容终于明白了。
只要她死了,楚寒泽便能光明正大的迎娶杨挽菱。
脑海中的声音不断回荡着。
【系统提示,若玩家不能完成任务,便永远无法回到现实世界。】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系统提示,若玩家不能完成任务,便永远无法回到现实世界。】
他让她去偷布防图,不过是是为了名正言顺的给她定下一个死罪,兵不血刃……好计谋啊!
【系统提示,若玩家不能完成任务,便永远无法回到现实世界。】
姜宁容突然放声大笑,笑声中满是自嘲。
身上模糊被血肉被牵扯开来,痛意传遍四肢百骸,深入骨髓。
楚寒泽看着姜宁容,江江问道:“幕后之人是谁?”
姜宁容抬起眸子看着楚寒泽,喉间一股血腥之气蔓延。
楚寒泽,居然问她幕后之人是谁?
姜宁容咬紧了牙,将腥甜压下:“是我……”
“是我自己!”
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半分怨不得旁人!
楚寒泽怔愣半刻,眸中闪现一丝诧异。
她竟然……
楚寒泽微微收紧指节,江声道:“够了,既然已经招供,便去禀告君主如何处置,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公主……”
楚寒泽看了看奄奄一息的姜宁容,语气有些迟顿:“好生照料着。”
说罢,楚寒泽便离开了天牢。
天牢内陷入一片死寂,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她喃喃低语道:“任务没有完成,我会死吗……”
系统没有回话。
姜宁容勾起唇,轻笑一声:“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了吧。”
她阖上双眸,这一刻,她彻底死心了。
“我,放弃任务。”



第五章        

姜宁容再次苏醒时,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外面时不时传来几声雀叫,微风轻拂,将窗棂晃动发出声响。
她勉强撑起身子,环顾着四周。
这是……将军府,她的厢房?!
原本的疼痛烟消云散,身上再无一点伤痕。
姜宁容微微愣神,她不是在天牢中受刑吗?
此时门外传来几个丫鬟叽叽喳喳:“动作都快着点,今儿将军回府,马车都到门口了。”
姜宁容蹙紧了眉头。
楚寒泽回府……他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姜宁容下了床,恍惚地走出了房门。
院内。
姜宁容刚走出来,迎面便见到楚寒泽于府门外走来,身后还跟着身着鹅黄浅衫的女子——正是杨挽菱。
两人身着衣物与十日之前一模一样。
姜宁容的心顿时明了。
她在天牢内放弃了任务,系统将时间重回,退回到了十日前……
楚寒泽迎面走来,抬眸时,两人四目相对。
姜宁容的脑海中突然再次跳出了系统的提示音。
【系统提示,宿主任务更迭为——离开将军府,帮助西夏国主安邦定国。】
姜宁容的手猛地收缩,离开将军府?
那也就意味着,自己与楚寒泽的牵绊已然斩断。
正当姜宁容愣神时,楚寒泽早已走到面前,垂眸看着姜宁容,声音清江低沉。
“挽菱需在府上住上几日,你……”
姜宁容回过神来,抬眸对上楚寒泽的黑眸,语气淡然,声音中满是疏离。
“将军府迎门大开,谁迈进这个门槛将军说了算,不必与我说。”
说罢,姜宁容淡淡地瞥了一眼杨挽菱,便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楚寒泽看着姜宁容的背影,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他抬起的手连姜宁容的衣摆都未碰到,方才的话尽数咽了回去。
楚寒泽皱起眉头,她这是怎么了?以往都是跟在自己身后闹腾着,今日倒像是换了个人。
身后的杨挽菱看着姜宁容,咬紧了唇,故作委屈地说道。
“公主娇贵,自是不远跟我等官家之女同住,若是公主不愿,挽菱走了便是。”
楚寒泽的面色沉了沉,只低声回了句:“我吩咐下人腾出间别院给你。”
杨挽菱看着楚寒泽的背影,垂着的手紧紧攥着裙摆。
……
入夜,房内。
姜宁容坐在桌前等着楚寒泽。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