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正是阿瓦达。

元珈罗想绕过去。

然而阿瓦达身旁站着的貌美女人,却让她移不开眼。

那个女人的美貌程度可谓惊为天人,像是港星。

那个女人也看到了元珈罗,她居然抛了个媚眼。

元珈罗先是愣住,但是下一秒就明白,这是那个女人在宣誓主权。

侧边,一个大佬走来,对着元珈罗很是热情地伸手:“陈老板,好久不见啊。”

元珈罗的脸上又展露出应酬时特有的礼貌微笑:“好久不见。”

但她其实不认识面前这个人。

谁知这个大佬的手居然握住元珈罗的手不放,手指还在她的手背上油腻地摩挲几下。

对待这种情况,元珈罗已经很熟练了。

她刚要开口,谁知阿瓦达走了过来:“李书同志,好久不见。”

李书这才松开手,随后有些尴尬地看向阿瓦达:“陆团长,你怎么到海市了?”

阿瓦达面色平静:“军部的职务我已经卸下了。”

李书惊讶:“哦?陆同志居然这么果断?莫非是在海市有了心仪的人?”

听到李书这话,一旁的元珈罗心里有些难受。

阿瓦达的心上人,怕不就是刚才站在他旁边的貌美女人。

果然,刚才挽住阿瓦达的貌美女人走了过来,声音甜腻:“其实时恒他……现在和我住一起。”

第25章

貌美女人这话一说出口,周围男人都投过来目光。

他们又围住阿瓦达,拍着阿瓦达的肩膀哈哈大笑:“陆团长好福气!”

虽然阿瓦达已经卸下军部的职务,但他们还是习惯叫他团长。

元珈罗攥紧手,她压抑住内心波涛汹涌的情感,对着阿瓦达微微一笑:“那我也祝福陆团长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

会议结束,便是宴席。

元珈罗坐在满桌美食前,却没什么胃口。

她以为她自己早就将阿瓦达放下,谁知得知阿瓦达有了新女友后,她的心中还是很难受。

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那个貌美女人居然直接坐在元珈罗旁边。

这个女人主动伸手:“陈同志,我听说过你。”

元珈罗回握住,随后礼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不想理这人,可周围这么多双眼睛,她也只能将客气装到底。

貌美女人笑了笑:“我叫凡莺,时恒他喜欢叫我莺莺。”

元珈罗的手指不自觉抖了一下,随后她收回手。

凡莺在旁边双手交叉托着下巴:“我听说呢,你是时恒的前妻。”

元珈罗另一边的手已经攥紧了,不过她面上还是很平静:“你想说什么。”

凡莺笑了,眉眼弯弯:“时恒她不喜欢事业心太强的女人。”

元珈罗的眉眼很是冷淡,她一下子就能猜出凡莺的想法是什么。

但她也不戳破:“那凡莺小姐大概事业心不是很强。”

凡莺纤纤细指摸着自己柔顺的直发:“没办法,时恒他就是喜欢我这种温柔类型的……”

谁知背后,突然传来阿瓦达冰冷的声音:“凡莺,你玩笑开得太过了。我刚才已经跟他们解释清楚,你只是我表妹。”

……

宴会结束。

凡莺在场馆外睁着圆圆的眼睛,眉毛委屈地成了八字眉:“时恒,虽然我是你表妹,但是我从小就喜欢你,你是知道的。”

元珈罗站在不远处正在跟人寒暄,她自然也听到了凡莺说出的话。

她一边跟人聊天,一边耳朵竖着听着凡莺和阿瓦达的对话。

她很想知道,阿瓦达对待凡莺究竟是什么态度。

虽然这和她今天前来这个宴会的目的无关。

谁知一个女秘书走来,对着元珈罗耳边轻语几句:“陈同志,我老板找您。”

元珈罗这才把注意力转回来,她点头:“好。”

她此番参加宴会,其实就是为了探政策方向。

所以任何一个谈话的机会,她都不能错过。

她毫无警戒心地跟着女秘书进了场馆。

场馆内绕了好几下后,才到达目的地。

眼前的会议室里,只有李书一个人。

李书正是刚才趁着握手的功夫揩她油的高层大佬。

元珈罗皱眉,直觉不安:“请问你找我……?”

谁知她刚走进去,背后的门就一下子被关上。

元珈罗赶紧去转动门把手,却发现怎么都转不开。

李书乐呵呵的:“陈同志,我也不是想强迫你。但是你做我女朋友,我就给你特批让你继续做外贸,如何?”

第26章

听到李书这话,元珈罗只觉得可笑:“我没兴趣。”

李书有些恼羞成怒:“我又没强迫你!”

元珈罗指着门:“如果不是强迫,又何必把门从外面锁上。”

李书怒目:“元珈罗,你给我等着!我在海市商界看你不顺眼很久了,你偷偷搞出口的事我一直在调查,你就等着被我举报吧!”

李书愤而要走,谁知元珈罗却侧过头:“如果我答应做你女朋友呢?”

李书先是愣住,随后很是欣喜:“真的?”

元珈罗理了理自己的卷发:“假的。我不会为了工作出卖自己的肉体,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准则。”

李书这下是真的被激怒了,他一把上前拖拽住元珈罗:“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突然,门一下子被踹开。

阿瓦达那副阴沉到极点的脸出现在门口。

至于他旁边,还站着别的一些大佬。

他们互相小声交谈,看向李书的眼神都不太好。

李书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对元珈罗说的话都被听到了。

他羞得无地自容,直接离开。ʝƨɢ

……

阿瓦达的车内。

阿瓦达给元珈罗倒了杯热水:“喝点,压压惊。”

元珈罗接过,她看着杯中慢慢升腾的热气:“你怎么知道我在那?”

阿瓦达看着元珈罗的侧脸:“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消失在我面前。”

元珈罗有些恍惚,她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前方车外人来人往的场景:“阿瓦达,你在跟踪我。”

阿瓦达将头别到一边,不说话。

元珈罗将水杯放到一边,她抓住阿瓦达的衣领,一下子吻上她。

阿瓦达立刻回抱住她的头,吻上去。

车厢内暧昧的气息在弥漫,一些压抑已久的感情似乎立刻就会被释放——

可是在阿瓦达将手覆在元珈罗身上时,元珈罗却制止了。

她垂着头,发丝有些遮掩住自己的神情:“你帮我弄特批,让我的生意继续做下去。”

阿瓦达看着她:“好。”

元珈罗又抬起头,她的眼睛中似乎下定了决心:“我可以用身体跟你做交换。”

……

车内喘息了好一会,阿瓦达这才松开了元珈罗。

外面已经是黄昏。

元珈罗穿好衣服,准备离开,但是阿瓦达从后面抱住了她:“再陪我一会。”

元珈罗就这么任由她抱着。

她心里其实有些后悔,和阿瓦达做这种交易有违她内心的道德准则。

可是能凭借着情人的关系和阿瓦达亲热,似乎又能安抚她内心对阿瓦达深藏的情意。

阿瓦达抚摸着她的头:“和我一直这样吧。”

元珈罗自嘲:“一直做情人?”

阿瓦达又将下巴在元珈罗头侧蹭了蹭:“不,是一直被我抱着。”

在阿瓦达说出这句话后,元珈罗就不动了。

她的心脏跳动的声音很大,阿瓦达环住她身子的臂膀一定能感受到。

有那么一刻,她想要让这温馨的画面久久定格。

可是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这片宁静。

阿瓦达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是威严:“时恒,你怎么能惹莺莺生气?她可是你的未婚妻。”

第27章

元珈罗自然听到了这话,她瞳孔震颤:“凡莺是你的未婚妻?!”

她这就要下车,但是阿瓦达一把就挂断电话:“这件事我也不知道。”

元珈罗甩开阿瓦达的手,她咬着嘴唇:“阿瓦达,你现在是把我当方晓倩了是吧?兜兜转转,居然开始让我做小三!”

说完,她就打开车门,头也不回离开了。

……

团结小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