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身为打野纵观全局节奏,决定最后胜利的其实大多是射手。

她留意了下楚凡和陆甲的对线,开局不到一分钟便拿下了陆甲的一血。

江梧微微惊讶,随即心中底气更足了一些。

几乎将之前的手法全部抛开,完全回归了青训时期的节奏,在上下路乱杀。

十分钟后。

随着基地爆炸的声音,白泽屿的脸彻底黑了下去。

他竟然输了。

第12章

台下唏嘘声四起。

江梧笑着与楚凡击掌。

正准备乘胜追击打第二把的时候,TID突然喊停了比赛,申请中场休息。

江梧看着屏幕上的结算页面,眼中晦暗不明。

“他们现在申请休息干什么啊?”队友不解的问道。

楚凡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发现情敌了,回去重新制定战术去了呗。”

“不过什么战术也没用,射手和辅助实力不允许啊,就是送双杀。”他眼眸弯弯的看向江梧:“是吧?”

江梧挑眉,不置可否。

转而说道:“谢谢你之前在台上给我解围。”

“这也要道谢吗?会不会太见外了?”楚凡百无聊赖的瘫在椅子上。

江梧摇摇头,苦笑道:“以前从来不会有人这样对我,真的谢谢你。”

谢谢他让她知道,原来她是有人在乎的,是值得被重视被维护的。

楚凡眼神微顿,撑着头移开眼神,调笑着说道:“真想道谢就叫声楚哥吧。”

台上住持人宣布休息结束,比赛继续。

江梧认真的看着楚凡那头白毛下略带稚气的侧脸,苦笑不得的揉了揉他的头。

“小朋友。”2

随即在楚凡反应过来前,戴上耳机看向屏幕,一副认真准备比赛的模样。

自然也没看到楚凡身形瞬间僵住,依旧撑着头仰着下巴,一副天高任我飞的傲然模样,耳尖却悄悄的红了又红。

他轻瞥了一眼江梧柔美淡然的侧脸,唇角不受控制的往上扬。

第二场比赛开始。

TID果然调整了战术,由开始的激进换为了更为保守的打发。

可江梧却并没有任何慌乱。

楚凡说的没错,对面的射手和辅助实力并不强,尤其是陆甲,看得出十分想表现自己,可越想表现破绽就越多。

对面节奏一换,江梧这一局便开始不断针对陆甲。

只要他一直被杀,对面的节奏便会不断被中断。

白泽屿找不出LOE的破绽,便只能一直被压着打。

最后一波团战后,TID全灭。

0-2,LOE成功拿下比赛的胜利。

“赢了,我们赢了。”

“我们赢了TID!”

队友们自己都不敢相信,齐齐欢呼。

江梧看着屏幕中的胜利页面,只觉得心中的尘埃终于落了定。

听多了太多的谩骂与贬低,便总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不行。

这些话就像种子,一旦埋在心里,便会不断生根发芽,永远的藏在心底。

即便她加入LOE,拥有了不惧任何比赛的实力,但在比赛前其实依旧没底。

直到此时此刻,身上名为“不行”与“废物”的枷锁才真正被解开。

江梧在队友们的喜悦声中摘下耳机,和旁边的楚凡对视一眼。

“你赢了。”楚凡微微笑着。

江梧摇了摇头:“不,是我们赢了。”

楚凡与她相视一笑,默契的击了个掌。

赢了TID,晁风兴奋的过了头,当即便打电话说包了个餐厅庆祝。

江梧被队员们簇拥着上了车。

车子缓缓开动,她看着比赛的基地释然的笑了笑。

这时,手机突然震动几瞬。

她打开手机,眼神顿时一凝。

委托调查假赛事件的私家侦探终于回了信。

“给你转账的人,查到了。”

第13章

“转账记录显示,给你转账的那个人叫陆甲。”

“同时,我也查到他的账户有两笔大额资金,一百万的资金,汇款人是林妤。”

底下附赠了几张图片,记录十分清晰。

江梧看着这几张图若有所思,她本以为只是诬陷如此简单,不曾想竟然还会牵扯进其它的东西,陆甲为什么要诬陷她,林妤在这里面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她沉默了一瞬,回了句:“还有一笔呢?”

侦探:还有一笔我查不到了,不过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拜托另一个人,他应该可以,只是比较贵。

江梧不假思索的回道:“好,帮我查一下,越快越好。”

等到侦探准确的回了信息,江梧这才放下手机,看着窗外的景色,若有所思。

到了饭店。

晁风站在门口,看起来似乎等了很久。

江梧一下车,便被抱了个满怀。

“恭喜。”

江梧心中蓦然一暖,回抱了他一下:“别像个小孩子一样。”

晁风松开了她,眼眶有些微红:“真的很替你开心。”

江梧心中万分感慨,三年不见,晁风依旧那么了解她。3

明白她并不是需要旁人认可,而是需要自己的认可,他永远明白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好了,别再搂搂抱抱了。”一旁的楚凡凑了上来,垂着眸没什么精力般说道,“什么时候开饭啊,我快饿死了。”

大抵是每天不是在基地就是躺家里的原因,他皮肤透着长年不见阳光的白。

配上一头白色的碎发,倒真像虚弱的漫画美少年一般。

若不是知道他戏精本质,还真容易被忽悠。

江梧不禁笑了笑:“走吧走吧,别把小朋友饿死了。”

队员们听到这个称呼忍俊不禁,楚凡微微红了耳尖。

聚餐在欢快的气氛中开始,结束时已经是半夜了。

结完账后晁风送江梧回家。

路上,江梧的目光始终看向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忍了又忍,依旧没忍住地问道。

“你为什么不打游戏了。”

她尚还记得青训时,晁风有多爱电竞,甚至于比她更爱。

三年前她跟白泽屿去了TID,晁风亲口说过要顶峰相见,可比赛刚开始,晁风便退了赛。

之后消失了整整一年,回来后便组建了LOE。

每场比赛都报名,明明还是热爱电竞的,可却再也没碰过键盘。

江梧握紧了手:“你受伤了吗?”

车猛然停下,江梧看见晁风脸色有些苍白,他转过脸来漏出了一个安抚的笑。

“是受了点伤,不过已经好了,只是不能打游戏了。”

江梧心下微微酸软:“抱歉,那个时候……我不知道。”

那时的TID刚刚起步,她一心在白泽屿身上,全然没注意到这个曾经的弟弟。

晁风摇了摇头:“你能重新回到赛场,做你最想做的自己,我很开心。”

“我已经上不了赛场了,所以你也要带着我的那份遗憾,一直站在电竞场上啊。”

车只能停在小区门口。

江梧和晁风简单告别后走进了小区。

一走到门口,便看见有人正坐在公寓下的长椅上。

江梧微微一怔,走近了才看清那人的脸。

“林妤?”

第14章

江梧看着眼前眼眶红肿,眼神愤恨的人。

不解的问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她自认从未有做过什么欺负林妤的事情,在TID向来是她被林妤排挤,怎么现在看起来像是来找她算账一般?

林妤咬着牙,开口就哽咽了:“我和尘哥分手了,你开心了吧!”

江梧挑眉反问:“你跟他分手了关我什么事?”

“还不是因为你!”林妤声音陡然增大,“就因为你换了个身份勾引尘哥,不然怎么会我一问你,他就跟我提分手!”

江梧皱眉道:“少看点电视妹妹,他跟你分手纯粹是因为他三分钟热度,你没让他感兴趣的点了,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林妤压根不信:“别再狡辩了,我最后提醒你,离尘哥远点,我能让你从TID滚蛋,我就也能让你从电竞圈消失!”

“你让我从TID滚蛋?”江梧抓住重点,冷笑问道,“你怎么让我滚蛋的?”

“这就不用你管了,总之你最好记住我的话!”

林妤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江梧看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

上了楼。

手机便收到了侦探发来的信息。

“我那位朋友说,不帮。”

江梧叹了口气,正准备回复,那边又发了过来。6

“而且他还提醒你,让你也别查,那笔钱他会阻止你查下去。”

江梧愣了愣,没理解错的话。

那个人似乎知道是谁转的钱,甚至还在维护转账的人。

她沉默了片刻,倒也没再纠结。

“好的,麻烦帮我查一下林妤给陆甲转账的原因。”

由于昨天赢得太漂亮,经理特意放了天假。

江梧一到LOE基地,里面拉着窗帘关着灯。

只有一台电脑仍然亮着,楚凡一头白毛上戴着耳机,修长的指尖在键盘上迅速滚动。

他半垂着眼帘,眼睛却格外的亮。

江梧多看了两眼,才发现原来他的眼睛是浅浅的琥珀色,看起来格外纯净,却总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