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气放松地闭上了眼睛,整个人泡在热水里,听着陆风的声音,心里那点不安和难过顿时一扫而空了。

陆风把浴室门关上。

客厅内静得落针可闻。

陆风立在门口,垂着眸轻轻叹了口气,他走到沙发旁坐下,双肘撑在大腿上,弓着身子,将头深深低下。

他扶着额头,脸色苍白难看。

沉思了半晌后,他起身,从柜子里拿了个干净的纸袋,开始整理刘珊珊放在他这里的东西。

*

刘珊珊泡完澡后身子暖呼呼的,准备穿衣服出去,把衣服拎起来时,她不由喃喃了声:“奇怪......”

陆风给她拿来的衣服不是睡衣,而是外出服。

自从他们在一起后,她就拿了几件睡衣来他这里,方便以后在他这儿留宿穿。

他把她睡衣洗了吗?

刘珊珊歪了歪头,也没多想,乖乖把衣服穿上了,然后哼着歌吹干了头发,收拾好后出了浴室。

陆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客厅很暗,他也没开灯。

“这么黑怎么不开灯啊。”刘珊珊说,边把开关打开,屋内一瞬间亮了起来。

随后,她迈步走到陆风跟前,两只手在身前交握,有些忸怩地开口说:“那个......陆风,我有话想跟你说......”

刘珊珊话音刚落,忽然,一阵乒铃乓啷很大的响声,把刘珊珊吓了一跳。

是陆风的手机从他手里掉到了地上。

“喂,没摔坏吧?”刘珊珊问。

“没事。”陆风低声说,他喉结滚了滚,慌慌张张地起身去捡。

“你怎么了......”刘珊珊觉得他怎么怪怪的,这时,她余光忽地瞥见了放在沙发上的纸袋,刘珊珊伸手扒拉了一下,发现里面全是她放在他公寓的东西,包括她的睡衣也都在里面。

“?”

刘珊珊有点懵,愣了几秒后看向陆风问:“你......干嘛把我的东西都装到袋子里?”

“溪溪。”

陆风起身,目光直直地看向她,薄唇开口道:“我们分手吧。”

刘珊珊猛地睁大了眼睛,扶着袋子的指尖微微一抖,她以为自己幻听了,木讷地抬头望着陆风:“啊?”

“你失忆期间,我们交往的这段日子,就当做没发生过吧。”

陆风弯唇,朝她温柔一笑。

“......”刘珊珊垂在身侧的双手逐渐攥紧......

她很喜欢陆风的笑容,那么温柔,总能让她很安心,可此时此刻,她觉得这个笑容就像根针一样深深扎在了她心上。

什么意思,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要和我分手?”刘珊珊问。

“嗯,”陆风对她说,“以前的事情你都想起来了,那你也知道我们以前的关系吧,只是像家人一样的好朋友。”

“你失去记忆的这段时间,说你相比以前完全变了一个人也不为过。”

“你会喜欢上我,或许只是因为我这段时间给了你安全感,所以让你把依赖误以为是喜欢,现在你也清醒过来了吧。”

陆风的视线从她脸上移开,看向其他地方,似是刻意回避,但声音依旧温柔低沉:“这段时间,我也在尽力配合你。”

刘珊珊眸中闪过一丝惊愕,咬着唇强行压制住自己此刻狂跳不止的心脏,有些颤抖着的声音问他:“你只是在配合我吗?”

陆风点头:“你是病人,不能受刺激,我想尽量还是顺着你的想法比较好。”

刘珊珊脑袋里顿时“轰”地一声,身子差点站不稳,脸色苍白地低下了头。

“原来......是这样啊,”刘珊珊垂下眼帘,乌黑的眸子变得黯淡无光,“那你还真是用心良苦。”

刘珊珊心里酸苦交加,她攥紧了微微打颤的手,指尖陷进手掌里,看着他:“那就分手了?”

陆风点了下头。

“好的......那就这样吧,”刘珊珊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干笑一声,“那......我再待在这儿也不合适了,我回家吧。”

“我送你回去。”陆风起身。

刘珊珊转身往门口走,背对着他说:“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行了,不麻烦你了。”

“行。”陆风也没坚持。

忽然,他瞥见沙发上的袋子刘珊珊没拿,拎起来递到她跟前去:“溪溪,你的东西忘拿了。”

“哦......”刘珊珊转身,低着头,伸手把袋子接过来,看她握稳了提手,陆风才缓缓把手松开。

可还没等他的手抽离,女孩豆大的泪珠忽然像泉涌一般,控制不住地滴了下来,一滴滴落在他修长的手上......

陆风看到她的眼泪,登时全身一僵,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第50章 别抛弃修勾勾

刘珊珊也愣住了,她没想在陆风面前掉泪,想着至少忍到离开这里。

她晃过神来,惊慌失措地抹了把眼泪,逞强一笑说:“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顿了顿,她又说:“我就是觉得自己挺倒霉的,喜欢季廷远好几年,什么都没得到,最后落得出了车祸他都不来看一眼的地步。”

刘珊珊抽泣了一声:“现在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值得信赖值得依靠的人,结果又被甩了......”

说着说着,刘珊珊自己都被气笑了,边掉眼泪边笑:“我的感情路怎么这么坎坷。”

陆风抬眸,茫然地看着她:“溪溪,你......”

刘珊珊的怒火彻底绷不住了,她用力咬了下嘴唇,手一挥,把袋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里面属于她的东西哗啦洒了一地。

“不用费心帮我收拾东西,这些我都不要了,你直接扔了吧!”

刘珊珊脸上讽刺一笑:“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难为你还要假装喜欢我,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

“陆风,今天我踏出这里一步,我们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以后见了对方就绕路走!”

这个混蛋。

刘珊珊心脏难受得简直快要死了,她用袖子胡乱地抹了一把眼泪,转身准备走人。

手腕忽然被一把拽住。

“别走。”

身后,陆风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她被一个熟悉的怀抱环住身体,男人的喉结抵在她颈窝来回滚动,他声音微颤,“溪溪,不要走,好不好......”

刘珊珊攥着拳头的手在发抖,随后直接从他怀里转身,踮起脚尖,一口咬住了他的唇。

她步步逼近,双手推着陆风的胸膛迫使他后退,退了几步后,陆风的背重重地撞到墙面,刘珊珊双手撑在他身子两侧,将他抵在墙上,狠狠地咬着他的唇。

刘珊珊下了狠,直接把陆风的嘴唇咬破了,血腥味在两人口中蔓延。

陆风一双好看的眉吃痛地皱了起来,长长的睫毛在微微打颤,但他没有躲,乖乖地让她咬,任她发泄。

不知过了多久,刘珊珊冷静了下来,松开了他,两人都大口喘着气。

刘珊珊用手背擦了擦唇角,咬牙瞪着陆风,她吸了吸鼻子,满脸的泪痕还没干。

她扬起手,“啪”地一声扇在了陆风的脸上。

“陆风,你这个混蛋!”

刘珊珊愤怒地对他大吼:“这种时候跟我提分手,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陆风靠在墙上,抬手蹭了蹭唇上的血渍,他低着头,白皙的脸上有一片红红的掌印,额前的碎发遮住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半晌沉默后,他唇边小声呢喃着:“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刘珊珊皱眉:“你说什么?”

“所有事都想起来以后,我怕你不要我了。”

陆风承认,他确实是有私心的。

以前的刘珊珊对他没有爱情,所以他利用她的失忆对她嘘寒问暖,让她依赖自己。

季廷远当初骂他骂得没错。

他就是个卑鄙小人。

“谁说不要你了!”刘珊珊反驳道,“那你呢?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对我是不是真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