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

“一起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第三十五章

许辞没想到,尉风的嗓音唱起歌来莫名的好听。

她缓缓听入了迷,回想起今天的种种幸运。

幡然醒悟,原来这一切都是尉风准备的。

内心某处早已丢盔弃甲,柔软的像棉花一样。

回想起自从与尉风相遇以后,她觉得她的生活充满了色彩。

如果是周落泽是她曾经欠下的孽,那么尉风就是来救赎她的光。

看着台上的尉风笨拙的弹着吉他,许辞的眼眶已经湿润。

一首简单爱过后,许辞看着尉风缓缓放下吉他,拿起一旁早就备好的花束。

那花束搭配的很特别,许辞猜得到,那应该也是尉风之前就准备好的。

只见尉风缓缓走到许辞面前,捧着鲜花,深深吸了口气。

声音中带着一丝紧张和颤抖,不确定的开口。

“辞辞,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好不好?”

许辞的眼中闪过泪花,随后轻声应道:“好。”

尉风的脸从期待转为开心,他望着许辞水汪汪的大眼睛。

他伸手轻轻抹去许辞睫毛上未落的泪珠,低头覆上她的唇。

“别哭了,辞辞,今天应该开心。”

许辞没有回应,加深了这个吻。

大约过了片刻,许辞红着脸,推开尉风,嘴唇被亲的有些红肿。

一脸娇羞的对着尉风开口。

“要喘不过气来了。”

尉风轻笑,只觉得这样的许辞万分可爱。

窗外渐渐飘起了小雪,尉风和许辞手牵手在街上散步。

雪花落在两个人的肩上,头发上。

许辞的脑海忽然飘过一首诗。

“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她望着尉风,像是在想他老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应该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吧。

尉风看着许辞对自己发呆,不由得好奇。

“在想什么?”

许辞回过神来,捏了捏尉风的脸。

“在想你老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是个帅老头?”

尉风不由得轻笑一声,不知道许辞这稀奇古怪的小脑袋总是在想些什么。

随即开口:“不管以后什么样,我都在你身边。”

许辞脸色微红,内心只觉得甜蜜,没想到尉风还有这么一面。

当天晚上。

许母就察觉到了许辞的的变化。

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这次是真的陷入了热恋。

许母语重心长的感慨。

“看得出来,阿尉这孩子靠谱。”

“妈只希望你跟他在一起,能开心快乐。”

“但要是他敢对你不好,你一定不能像以前一样憋在心里了。”

许辞能感觉到许母的关心,但不知道为什么。

她相信尉风不会对她不好。

随后两个人促膝长谈了好久才睡去。

只是欢快的时光总是过的短暂。

尉风将许辞送回家后,第二天就要回实验室。

许辞的假期也快结束了,本来应比尉风晚三天回去。

但显然热恋中的小情侣并不愿分离太久。

所以许辞决定提前两天回去。

临行前,许辞先送尉风去的车站,明明第二天又能见面了。

但二人还是在车站依依不舍了很久。

许辞靠在尉风的肩上,二人十指相扣。

这时,许辞微微开口,没有直视尉风的眼睛。

“阿尉,那个,我们在一起的事,能不能先别告诉大家……”

尉风不解,正欲开口问。

许辞就接着说。

“那个等芯片研发成功,大家彻底休息下来了我们再公开嘛,好不好。”

尉风无奈的点点头,根本无法拒绝撒娇的许辞。

他也明白许辞的意思。

当然实验室的小伙伴都很好。

只是倔强如她,不愿被人误会,他懂她的骄傲

不过这趟回公司,尉风内心却坚定了一个想法,“芯片的研究进度要加快了……”

第三十六章

秦氏,实验室。

年后的第一个组会,许辞为了和尉风避嫌,中间隔了有四五个人。

尉风整个会都开的郁闷无比。

没在一起前,辞辞还能坐他身旁。

谁曾想在一起后,两个人反而隔得更远。

许辞感受到尉风变化的小情绪,趁着实验室没人注意的时候。

轻啄了尉风的嘴角,满眼笑意。

“算是给你的补偿。”

尉风活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点了点头,算是接受。

三个月后,芯片研究已经到了最后阶段。

尉风忙到一连几日都没好好休息。

许辞也很是心疼,但整个团队都奋战。

翌日。

“成功了,芯片研究成功了!!”

整个实验室传出铺天盖地的惊呼声。

尉风和许辞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家辛辛苦苦一年来的付出终于看到了成功。

秦北淮第一时间赶到实验室,激动的抱着尉风转圈。

尉风满脸黑线。

“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接下来就是第一批内测了。”

秦北淮风风火火的进了实验室,又风风火火的出去。

尉风见他着急忙慌的样子,只笑,现在一切就看内测了。

大家都在欢呼雀跃,。

尉风悄悄绕到许辞身后,伸手环上她的腰。

在许辞的耳边低声说道:“我们做到了。”

许辞也感到无比的开心,但看到实验室这么多人,她还惦记着要跟尉风保持距离。

小郑回头,刚好看到二人的小动作。

在一旁笑着说道,“辞姐,你就别推开尉教授了。整个实验室都知道你俩在一起了哈哈。”

许辞觉得不好意思,脸上一红,便也没推开尉风。

只是许辞很是不解,怎么大家都知道了,是不是尉风偷偷告诉大家的。

小郑和旁边的同事对视一眼,向许辞解释道。

“辞姐,就你跟老大每天眉目传情的样子,那眼神都能拉出丝来,明眼人谁看不出来哈哈。”

许辞脸红的能滴出血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嗔怪地看了尉风一眼,“都说了叫你注意点,注意点。”

尉风轻笑,牵着许辞的手,安慰道:“没事没事,现在不用注意了。”

当天晚上。

秦北淮带着尉风还有整个团队出去庆祝。

饭还没上桌,小郑就忍不住八卦尉风和许辞的事情。

二人终于公开了,小郑才敢一脸严肃的问。

“老大,你跟辞姐两个人,几乎都是成天泡在实验室,但也没一直呆在一起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把辞姐追到手的?”

秦北淮想起今年过年的时候,尉风大半夜跑到秦家让他给自己出谋划策,在一旁嘲笑道。

“你们老大放年假的时候就已经偷偷跑去许辞家了!”

尉风没有否认,小伙伴都发出一阵惊呼,没想到那么早。

小郑又忍不住开始八卦。

“好啊,老大,你们瞒了大家那么久,那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辞姐的啊。”

尉风拍了小郑的头,“就你八卦。”

许辞听到这个问题,也觉得好奇。

歪着头看向尉风,期待尉风的回答。

她也想不明白,尉风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的自己。

但见尉风一脸神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随后话题就被转移到了芯片上面,大家都很激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