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想因为昏沉的感觉还没有消失,这一次,他放心地睡了过去。

当路过从昏睡状态中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时间看到的是额头上湿润的毛巾。

他拿下毛巾,随后视线看到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路过嘴巴微张,惊讶地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对方不是他以为的江珊,而是自已的亲生母亲……

声带下意识地就要发出每个人生下来学会的第一个字,但路过终究还是没能喊出口。

厨房里,韩熙把做好的菜盛到盘子里,一转身,就看到了已经坐直身体的路过。

脸上闪过愧疚的神色,韩熙不自然地笑了笑,“你醒了?”

路过摸了一下自已的额头,试了试额头上的温度,感觉不是太热后,看向韩熙淡然问道:

“你怎么来了?”

“是江老师告诉我的……”

路过还以为是自已消息发错了人,但从韩熙那里听到是江珊做的后,他点了点头,心里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情绪。

“毛巾是你放的吧?谢谢了。”

韩熙把菜放在饭桌上,听到路过疏离的言语,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

“你睡了有一阵了,先吃饭吧。”

“妈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本来还想多做两个的,既然现在醒了,那就现在吃一口吧。”

路过挪动脚步,坐到了饭桌前,韩熙在端上来最后一道菜后,坐到了路过对面。

“吃块红烧肉。”

“多吃点这个,对身体好。”

“还有这道菜,是你过去……”

刚吃了一口的饭上,忽然多了好几筷子的菜。

在说出最后一句话后,韩熙伸到一半的手忽然停在了半空中。

路过专心吃着饭,头也不抬地开口道:

“给我吧。”

原本还有些局促的脸上多了几分欣喜,韩熙想不通,为什么只是一句平常的话会让她这么激动,高兴地让她流出了眼泪。

她捂着嘴,不想发出声音打扰到路过吃饭,可哭声还是顺着指缝传递了路过的耳朵里,让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路过微微皱起眉头,抬头看向了韩熙。

心脏跳动的速度忽然快了几分,明明什么也不想说,可声音还是不由自主地发了出去。

“你……”

韩熙抽抽鼻子,故作坚强地摇了摇头,“妈没事。”

“继续吃饭吧。”

“多吃一点这个。”

路过是想好好吃饭的。

可胸口迸发的莫名感情让他无法对眼前这个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给自已夹菜的女人视而不见。

终于,韩熙夹菜的动作停止了。

因为韩熙情绪激动地离开了座位,把路过抱在了怀里。

毫无波澜的内心随着这一刻的到来似乎掀起了一道涟漪,脑袋同时感到一丝疼痛。

抽泣声越来越大。

路过能感觉到韩熙哭泣时身体在微微颤抖。

“让妈好好抱抱你。”

“是妈不好,过去一直忽视了你,以后……妈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

被不算有力的拥抱抱住,路过没有强行挣脱,反而放弃对身体的掌控,眉宇也逐渐有所舒缓。

胸口中积蓄的情感愈发激荡,大脑中传来的刺痛也愈发明显。感受着怀中的温度,路过匪夷所思地张开嘴,低声说出了那个他最先学会的那个字。

“妈……”

后背的胳膊一下子收了回去,韩熙惊讶地看向路过,红肿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泪光里包含着渴望,激动,以及一丝难以置信。

“能不能……再叫我一遍?”

大脑转瞬间恢复清醒,路过看向韩熙,面无表情地回应道:

“我刚才什么也没说,你听错了。”

“吃饭吧,吃完就回去上班吧。”

“我和公司请假了。”

路过低声说道:“下午我还要去接宁宁。”

韩熙欲言又止,踌躇许久,心绪纷杂的她轻声开口道:“这几天工作不忙,后天或者周末我来给你做饭。”

沉默了一会儿,路过轻轻哼出了一句:

“嗯。”

第66章 偿还恩情还是恩将仇报?

“不用收拾了,我放学回来经常收拾。”

吃完饭以后,韩熙就开始收拾起了厨房,收拾完后又开始打扫客厅,路过怕自已再不开口眼前的女人会将他的房间以及路宁宁的房间打扫一遍。

韩熙把水杯整齐地放在托盘里,兴致盎然地回道:“你一个人在外边住,就算经常收拾有些地方也顾不到。”

额头、两鬓下已经渗出一丝汗水,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忙碌的韩熙四肢虽然有些轻微的酸痛,但从心底溢出的欣喜让她一点也不觉得累。

她没办法天天过来,路过也还没做好准备和她回家,她能做的似乎只有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如果不是打扫用具太少,韩熙还想更细致地收拾一下。

只是时间不等人,韩熙没办法继续待下去了。

“妈要走了,有什么事随时给我发消息。”

韩熙本想着说打电话,可她忽然记起自已的电话号码似乎已经被路过拉黑了,话刚要说出口,这才改成现在这样。

“你一个人在外边如果待的不习惯,妈随时都可以过来接你回家。”

路过虽然面无表情,但言语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充满对韩熙的排斥。

“嗯,我知道了。”

韩熙刚要走,下一秒又想到了什么事,看向路过轻声开口道:“对了,江老师替我照顾了你这么久,还帮你找了住的地方,如果有时间的话妈想请她吃一顿饭。”

路过摇了摇头,“江老师不会同意的。”

韩熙没有多说,临走之前拿出一张银行卡。

“这里面有一些钱,密码是你生日,没多少,交完房租剩下的也够你花了,你拿着。”

路过轻叹一口气,没有伸手。

“钱我就不要了,我现在没用钱的地方。”

“而且……这房子也不用钱。”

韩熙秀眉微挑,表情有些讶然。

“没要钱?”

路过想起江珊自作聪明的赌约,开心的笑了。笑容持续的时间虽然短暂,但韩熙看得一清二楚。

“这件事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

韩熙怔在原地,瞳孔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但回想自已过去的所作所为和儿子刚刚发自内心的笑容,百般心绪最终凝成了一句话。

“妈知道了。江老师虽然年轻,不过妈能看出来她是一个好老师。”

“嗯。”路过徐徐颔首。

“只要是你想做的,妈都不会反对。”

本以为是随口寒暄的路过忽然觉察出不对,疑惑地抬起脑袋。

“我就先走了。”

韩熙没有给路过说话的机会,最后看了一眼路过,转身离开了这里。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