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他腻味了这段婚姻,或者说对她的人不再有本能的兴趣,她想才应该是她解脱的时候吧。

前后不过才过了五分钟,便有人敲响了寂静的男厕。

慕晴雪眼里有惊恐,她紧张的看了看站在窗边的夜君博。

这个时候的他,像是天子一样,高贵而又不可亵渎。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高贵的男人,醉倒在慕晴雪的心里。

敲门声只持续了半分钟,便又恢复了寂静。而夜君博面色凌厉的走去门口。而慕晴雪以为夜君博就这样离开,立刻抓住了夜君博的裤腿。

她有点可怜兮兮的看着高高在上的夜君博,露出可怜又娇俏的面庞。

“你……你要去哪?”

夜君博淡淡的撇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女人。她坐在地板上,没有穿着衣服,唯一的遮挡物只有那件西服。

但是她向前倾的那个动作,把雪白的臂膀露出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她时,自己会这样失控。

慕晴雪像是发现了夜君博眼里的情欲,慢慢的缩回了手,她曲起双腿,娇小的脸庞埋在西装上,但是她眼里却是悄悄地望向着他的。

夜君博忍住了,他眯着眼睛,缓缓的转过身,快速的打开了门,又迅速的关上了门。

面对慕晴雪的时候,手里赫然出现一套淡绿色的连衣裙。

慕晴雪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紧接着,夜君博把裙子扔给了慕晴雪,他的眸子恢复了清明,低沉的嗓音缓缓的环绕着慕晴雪。

他轻声说道:“说谎的不是乖女孩。今天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

顿了顿,他在打开门之前:“如果你再敢背着我找男人,那我就不是这样了。记住了!”

夜君博走后,慕晴雪立刻把那套淡绿色的裙子穿上。裙子很合身,像是量身定做一样。

慕晴雪虽然心里讨厌着夜君博的霸道,但同时她又感谢他对她的施舍,慕晴雪很矛盾。

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初潮未过,脸色很红润,虽然头发很凌乱,但是却从中有着别样的妩媚风情。

慕晴雪把自己整理了一番,等她出去的时候,迎面来了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巧遇见了慕晴雪。

第14章 幼稚的惩罚

其中一个诧异的看着面前这个从容的女人,脸上的斑虽然有些多,但是她的气质让那个人不自觉的多看了一眼。

而另外一个是真的诧异,一个女人,从男厕出来,而且还很从容,这世道难道变成无论是谁都可以进男厕吗?

其实慕晴雪心里在看到那两个男人的时候,心底是很紧张的。她忽然有些埋怨起夜君博,让她从男厕出来,这就是他幼稚的惩罚方式吗??

来到了哥哥黎明宇的病房,沉默的看着哥哥的睡颜。慕晴雪的心里对黎明宇是有愧疚的,但是更多的是父亲的态度。

慕晴雪坐在黎明宇的床头,看着哥哥黎明宇戴着氧气罩,满手的管子插遍了全身,一旁的心电图正虚弱的跳动着,好像随时会变成一条直线。

“哥哥,你说你在梦里做什么呢?会不会想浅浅呢?”

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只有窗外的鸟儿寻着最后的余晖飞走的声音。

“哥哥,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

“其实,我想吃你做的蛋炒饭了,我好久都没吃了。”

“你能起来给我做一碗吗?就一碗,然后你可以继续睡……”

“哥哥真是讨厌,都不起来陪浅浅玩,我想玩一二三木头人,就像小时候一样……”

渐渐的,慕晴雪趴在了黎明宇的床头,眼里一片清冷。泪,悄悄划过病床上男人的眼角,只是慕晴雪并没有发现。

慕晴雪再次醒来,是被主治医生卢东齐给摇醒的。

“黎……那个,李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睡着的?”

卢东齐是不想把面前这个女人给吵醒了,因为他看她睡觉,简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睡着的她,安静又祥和,并且微微的张着小嘴,格外的可爱。

不过身为医生的他知道,在这睡觉可是会感冒的。无奈卢东齐轻轻摇了摇慕晴雪。

慕晴雪的睡眠一向很浅,但是这回却睡得很沉,可见她真的很困很困。被卢东齐摇醒之后,整个人都是蒙的。

“啊……那个,我不小心睡着了。”

慕晴雪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她站起身来,对卢东齐说道:“那个,还麻烦卢医生好好的照顾我的哥哥,这是一点心意。”

说着从包里拿出五百红票子,卢东齐忙摆手,他正色道:“李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医生也是有医生的原则的。”

慕晴雪见卢医生不接,为难的看了看病床上的黎明宇。卢东齐看到这场景,他上前一步,说道。

“李小姐你放心,身为医生,我自认为还是很称职的。你的哥哥我会好好照顾的,请李小姐放心。”

虽然卢东齐觉得不被信任很不爽,但是为了能挽回美人相信自己的心,他都把自己的信誉给搬了出来,着实很称职了。

见这状,慕晴雪也放心了,她向卢东齐道了谢,就离开了病房。身后的卢东齐虽有遗憾,但不得不让她离开啊。

不过一想到慕晴雪那美丽的侧颜,就心动的不是一点点啊,卢东齐对着门口已经消失的慕晴雪的背影傻呵呵的笑着。

同医院的同事高如松看到著名医师卢东齐那又傻又蠢的笑,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第15章 一场暴风雨

他好不容易接上去,刚想问一下,不料卢东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查房去。”心情不知道有多好。

慕晴雪一离开医院,她就迷茫了,她的家不能回去,一回去就会被各种奚落。去找夜君博?

一想到夜君博,慕晴雪的脑袋就不住的摇头,去找夜君博相当于是去另一个地狱。

她这才发现,她现在是孤立无援,整个一流浪汉一样。

就在这时,慕晴雪的手机铃声响起,拿出来一看,是父亲黎城军。

慕晴雪本来不想接的,但是碍于他要签字,才能送哥哥去芝加哥治病。否则,就是黎城军打一百个电话她都不会接的。

“回家。”

深沉的声音刺激着慕晴雪的耳膜,这声回家是她以前梦寐以求的,可是如今真的听到了。慕晴雪的眼角还是浸上了湿意。

即使不是真的欢迎她,她知道,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天空逐渐没了晚霞,只有一抹飞机飞过云层,在云朵上涂抹出一条若隐若现的痕迹。

回到了家,慕晴雪即使很淡定的走进去了,但猝不及防的被扇了一巴掌。

力道大的让慕晴雪的耳膜震得嗡嗡直响,耳边传来黎城军那暴跳如雷的声音。

“谁允许你把李旺来抛下一个人走的?”

“你知道这要损失多大一笔钱吗?啊?你什么都不懂!你……”

慕晴雪冷冷的看了看黎城军那张扭曲的脸,她冷哼一声,捂着脸的手放了下来。

“我错了。”

即使心里的自尊不允许这样服软,但是一想到在病床上的哥哥还等着去国外治病,她就强忍着痛苦,无奈的对着她,面前那个“父亲”道歉。

“浅浅啊,阿姨也想说说你,你看,你不满意的话,你可以回来告诉我们啊。这……”

蔡春茹脸色为难的看了看黎城军,又看了看慕晴雪那狼狈的样子,其实她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就是要这样,窝里斗,她和女儿才可以渔翁之利啊。

“浅浅,虽然你不喜欢我,我知道。但是你也不能这样自暴自弃啊。”

蔡春茹总是一副乐于助人,善良的人,仿佛所有人都是错的一样,而她自己一个人在那善良的不得了,一副在帮人的模样。

而黎城军在听到蔡春茹说道虽然你不喜欢我的这句话时,他就立刻爆发了。

“她敢!她要是不喜欢你,就是不认同我这个父亲。”

黎城军凌厉的看着慕晴雪,一点情面都不留。即使打了慕晴雪,也没有一点愧疚和念着情分。

“你明天你就去给李家孩子道歉,把婚事定下来,要不然……”

黎城军怒张着大嘴,满身的威胁,直接把慕晴雪关进了房间反锁不让她出来。

慕晴雪拼命的拧动把手,但外面已经被锁死了,门外传来黎城军疲惫又怒气的声音。

“现在你就安分地待关屋子里,今天晚上不给饭吃!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黎城军在门外道,“明天立刻和李家定婚事,人李家那孩子挺好的,你可别不知好歹。错过了,有你后悔的!”

紧接着,是黎城军摔东西的声音,他在门外骂骂咧咧的,而蔡春茹则象征性的说了几句话。

第16章 马上来见我

慕晴雪在房间里冷哼一声,李家,就李旺来那个人,如果自己嫁过去了,简直就是对自己的折磨。

蔡春茹就是想让黎家改名换姓。自从蔡春茹带着她那个宝贝女儿堂而皇之的进到黎家之后,就变本加厉的对付着自己。

不行,慕晴雪眼里迸发出一抹光芒,她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得逃出去,她房间在二楼,不高也不矮。

顾欢按照小说的套路,把床单卷成一团,她系在窗户栏上,顾欢探出头去。

“嗬,真高……”

慕晴雪还是有些畏缩,毕竟她有些恐高,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